Blackwell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light!
本站所有作品仅供同好之间交流,欢迎打赏,禁止转载
【未成年人请自觉回避本站限制級文章】
关注一周以上可添加评论

【蓝平】刹那的人鱼姬(完)

·儿童节贺文

·写手真不容易啊逢年过节角色过生日……都要写文…… 


1.

最近新闻说有人鱼出没。

不过这个传说倒是让自己的海滩生意好了起来。海滨浴场出租阳伞和沙滩椅的店家们收钱收的合不拢嘴,这片沙滩的所有人平子真子自然也是高兴的不得了。他在海滩上面的山上有一栋别墅,每天眺望着大海,晚上还可以去溜达一下,就有大把的金钱入账。他每天就是过着这样满足的生活,时不时出去旅游写一些游记,倒也颇受欢迎。

“不过怎么可能有人鱼呢喜助!都说了,你一个科学家,不要总想着什么不存在神秘生物嘛!”

“平子学长,您也考虑一下嘛,要是发现人鱼,就带给我怎么样?你可是有着一大片海滩喔!”

到了晚上海滨浴场关闭,这时候正片海滩就是平子一个人的了。漫步在海滩上,在黑夜之中倾听着海浪的声音,实在是惬意不过。下次要去哪里游玩呢?平子还没有定好。毕竟这片祖上留给自己的沙滩,他可是从小看到大,看腻味也是在所难免,散步也只是因为小时候保留下来的习惯而已。

然而刚同自己的后辈否认了所谓人鱼的存在,他便看到了海滩上躺着的不明生物。

远远看过去像是一个人,穿着白色的衣服,躺在海滩上生死不知。

“喂!喂振作一点!”

一边喊着一边跑过去,平子走进了才猛然停住脚步。

下半身是乳白色的鱼尾一样的东西,上半身是白色的皮,似乎裂开了;头部没有头发也没有眼睛……是因为他面朝下趴着吗?

不对……这个,人身……鱼尾……这是人鱼?人鱼有这么丑的吗?白色的还没有头发?

然而那个人鱼突然动了一下,平子连忙伸出手,抖抖索索地探入那个裂缝中。察觉到这个白色的东西可能是一种“皮”,平子好奇心和救人的心思占了上风,一狠心将那个白色的皮撕开,从上到下整个裂开的皮里,是一名身上赤裸的男子。

棕色的头发,微微上挑的眼睛,胸前不知道镶嵌的什么紫色的圆形的东西,更重要的是他有着双腿。

他半死不活地睁着眼睛,似乎是看了他一眼,随即就昏了过去。

 

2.

在浦原喜滋滋地将那个白色的“鱼皮”带回去研究之后,平子救起来的这个人鱼也已经适应了陆地上的生活。起初他并不会走路,总是摇摇晃晃的,也不喜欢身上的衣服,似乎布料对于他来说是一种折磨。

尽管这个人鱼嘴上不说,但是平子看得出来,他只是用微笑掩饰住了自己不愉快的真实心情。

“喂,我说你,除了微笑没有别的表情吗?”

平子看着穿着围裙,正在给他洗碗的人鱼,而人鱼只是回了他一个微笑,上挑的桃花眼看起来漂亮极了。俊美的脸让平子忍不住有些咂舌,这样的话也带不出去啊,会被小姑娘们围住搭讪吧?从自己的抽屉里翻出了一副黑框平光镜给他戴上,人鱼头微微一歪,看起来有些迷惑。

不过戴上眼镜后那看起来犀利的眼角便被柔和了下来,整个人看起来温润如玉。

“啊,这样的话带出去就不会有问题了。”平子满意地点点头。

随即,他又看着人鱼,好奇地问他:“对了,你有名字吗?你叫什么?”

人鱼笑着摇摇头。

“你没有名字?”

人鱼还是摇头。

“你不能说话?童话里都这么说啊,上岸的人鱼无法说话……”

这回人鱼蹙起了眉毛,困扰地看着他。他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是说了些什么。

“你说什么?”

平子凑近了人鱼,人鱼也凑了过去,嘴唇离他越来越近。

一个冰冷而柔软的东西落在平子的嘴唇上。

那是来自一条人鱼的吻。

 

3.

因为被一条人鱼非礼了,平子最近有些闷闷不乐。倒是这条人鱼,现在已经可以很自然地用手语和海滩上的客人们交流了。作为救生员来打工的黑崎一护和井上织姬也同这条人鱼熟络起来。他们都不知道这个被他们当作是聋哑人士的青年是人鱼变的,就是那种上岸了不能说话,吃一口他的肉就可以长生不老的人鱼。

而且还是随时随地会上来咬你一口的那种食人鱼,大概。

话说人鱼不都应该是漂亮MM么,为什么他捡来的就是一个只会非礼别人的男人鱼?

虽然戴了眼镜,又不会说话,人鱼依旧受到了海滩游客空前绝后的欢迎。这些因为人鱼传说而来度假的游客并不知道,他们现在接触的就是一条货真价实的人鱼。

最近人鱼一直在阳光下工作,有时候看起来病病歪歪的。平子的眼神看过去时,他注意到了平子的目光,就会忽然打起精神开始工作。

这也是平子对他说的:“不工作的话就不养你了。”

于是青年人鱼每天都在尽心尽力地接待着游客。托年轻女性们的福,虽然这个海滩上有着一个长相很小混混的橘子头海滩救生员,但是同样有一个俊美温柔的海滩工作人员在,照片在社交圈子里转了又转,大家一边唏嘘着这个男人聋哑的事情,一边感叹着他的气质和容貌。

于是海滩的游客更多了。

平子躺在太阳伞下,关闭了自己的社交软件后,打开和后辈发送的邮件。最新回复的邮件上写着:“平子学长,注意要关照好人鱼喔,说不定是为了见王子殿下的人鱼,得不到王子殿下的爱就会化为泡沫了~”

王子殿下指的是谁啊!

平子把手机甩了出去,撇着嘴默默地想。

只见一只手伸出,捡起了那支手机,又将手机温柔地交还给了平子。

“你……”

——得不到王子殿下的爱,就会变成泡沫哦!

啊啊喜助!你乱说什么啊!虽然这条人鱼和童话里一样,被我在岸上捡到,变成人,还不会说话……那也不代表没有爱什么的他就会变成泡沫啊!

正在想的时候,他的头顶被人鱼的阴影笼罩。

人鱼俯下身,又一次吻在了他的嘴唇上。

 

4.

“我不能总是叫你喂喂的,也不能叫你人鱼啊……”

平子看着他,为难地说:“你真的不能说话吗?”

在一阵尴尬的沉默后,人鱼张开了嘴。

一阵嘶哑的声音,就像是把木锯放在正在转动的电锯上一样,这样的声音从人鱼的嗓子里冒了出来。

看到平子难受的表情和捂住耳朵的手,人鱼闭上嘴,委屈看着平子,仿佛是在说“是你让我说的”。

看到人鱼的表情后,平子放下手,表情复杂地走过去摸了摸他的头。

“是我不好,”他说,“没事没事,谢谢你愿意开口说话。”

于是人鱼又开心地笑了,低头吻在了平子的唇上。

夏天已经过去大半,平子习惯了家里有一条人鱼的存在,也习惯了人鱼动不动就吻过来的行为。

老实说,那种冰冰凉凉的感觉还不赖。或许因为是鱼类,他的体温比正常人类要低,夏天抱着他睡觉的话也非常凉快。

但是人鱼会非常热吧?有时候他会这样想着,就示意人鱼睡在床上,自己去别的地方睡。但是人鱼总会拉住他的衣角,最后他还是和人鱼躺在了一起。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人鱼的预料之中。

人鱼的笑容温柔而美丽,但净给他一些虚幻的感觉。人鱼又不会写字,自己也不知道他叫什么。

人鱼身上还有很多谜团,可是平子已经被人鱼弄清了喜欢吃什么,早上几点起床,甚至人鱼会用早安吻叫醒他,从客厅里飘出来早餐的香气。

平子心里多少会有点不爽。

 

5.

“你叫什么名字?”

他仍旧锲而不舍地问着人鱼,虽然这多少像是一个习惯。

人鱼歪着头看了他一会,举起手开始比划。

“这么大……水?你要这个?……不要别人在场的意思吗?”

人鱼点了点头,眼睛又柔和地眯起。平子一方面是真的很好奇,另一方面也是想要知道这个人鱼到底怀着怎样的心思上岸。

“浴室不可以吗?”平子把他带到了浴室里去看。人鱼摇了摇头,表示不够。

“那也只有大海了,你会下海吗?”

刚问出这句话后平子就想打自己的脸,人鱼当然对海没问题啊!自己在想什么?!

看到平子略有些懊丧的样子,人鱼又轻轻地笑了出来。

不同于以往的笑容,他这个笑容很浅,但带着真实的笑意。在阳光下,人鱼的睫毛因为笑意而微微颤抖着。

平子看的呆住了。

 

6.

大晚上两个人做贼一样来到了海滩。平子手里拿着潜水灯,带着潜水镜和呼吸器,而人鱼只围了一条沙滩巾。

——一条人鱼肯定每天都在大海里游泳,身材比自己好也正常。平子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这样安慰自己了。

脱下鞋,将带来的衣物用重物压好防止被吹飞,两个人手牵着手踏入了冰冷的海水中。看到平子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人鱼伸手将平子捞起来,抱在了怀中。

被人鱼微凉的体温所包裹,在进入冰冷的海水中时,居然也不觉得有多么寒冷。

这大概就是人鱼的魔力。

潜入了海水中,打开探照灯后,人鱼放开了手,而平子也得以窥见人鱼真正的样貌。

棕色的短发在一瞬间变成了长发,飘在人鱼周围;他睁开眼,没有了眼镜的遮挡那双眼中似乎变为了海底的星辰。

他修长的双腿重新变回了鱼尾,纯白色的鱼尾在摆动时鳞片之间偶然可以窥见神秘而优雅的紫色,与这条人鱼相衬极了。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平子才确认了面前的青年千真万确是一条人鱼。

“平子先生……”

醇厚温柔的嗓音,和陆地上那难听的嘶鸣完全不同。

“我叫惣右介。”

 

7.

“我告诉你名字不是为了让你告诉其他人。”

一边打着电话,平子无奈地说:“那个,总之我是被家里的人鱼这样说了……”

“啊呀,你没有看我给你发的人鱼饲养守则吗?”

那边浦原的声音还带着点欢快:“只能在水下正常发声,吃的大部分东西应该是鱼类贝类和海藻,还有就是……人鱼的嫉妒心比较重喔。不过还是感谢你告诉了我他的名字。惣右介是吗,还不错嘛。”

“音节听起来是啦……而且说话还挺好听的……”

水下那美丽的场景仿佛是梦境一般,平子每次回忆起来时都会忍不住怦然心动。

人鱼飞快地掌握了人类文字的书写和运用,有时候还会担任平子游记的整理和润色。

上面对平子生气时也是用加粗的黑体字工整地写出来,尽管人鱼的表情还是微笑,但却多了一些森然可怖的意味。

“嫉妒吗,嫉妒什么啊……”

作为海滩工作人员的织姬正在和惣右介连说带比划地解释着什么,惣右介一边微笑着一边点头。

怎么看自己应该是嫉妒的一方吧?

意识到这点时,平子愣在了原地。

 

8.

如同童话一般盛夏的幻梦。

在自己熟悉的海滩上捡到一条人鱼,照顾他起居,教会他人类的文字,与他一起生活,晚上还可以抱着他入睡。在闲暇时,还会把他放进浴缸里用刷子擦洗那条银白色泛着紫色光芒的漂亮鱼尾。

说来也不知道为什么,离开了海面后惣右介的头发又会变回短短的样式,明明在海中长发更符合人鱼的形象才是。

与他相处过的点滴细节,站在海风中一一回忆起来。

“果然是童话吗,哈哈……”

挠头笑着,平子向着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走过去。

 

9.

某日浮在海面上时,看到了那个男人独自漫步在沙滩上的模样。

金色的短发在风中微微晃动着,海风掀起他鬓角的发丝,露出他白皙的脖颈。

不同于看到其他人类时,只会将其当作食物的欲望。在蓝黑色的夜晚中,那一截白皙的脖颈吸引住了自己的目光。

作为人鱼的“王”,并不懂得什么是爱,靠着强大的实力统治海底,掀起波浪摧毁人类的船只,让手下用歌声使那些水手迷惑,船只触在礁石上。

这丝毫不能让自己感觉到有趣。

直到浮出海面时,看到夜风中漫步在沙滩上的那个男人。

真有意思,自己的目光居然会被一个普通的人类吸引住。

就在此时,胸口的崩玉发出了光芒,回应了他的愿望。几百年来人鱼族之间流传的只有王才能持有的至宝,在此时回应了王的心声。

——去找他吧。

就像是自己的祖先那样,追随着人类的脚步,离开大海。

那并非是毫无意义之事,自己也绝不会化为泡沫。

笃定着这一点,他任由崩玉的力量包裹了自己。

 

浮出海面,看到自己的王子殿下,与王子殿下相爱。

即使爱恋犹如泡沫刹那间破碎,也比海底那寂寞的时光更加绚烂。

王在上岸后,才学到了一个人类的词语形容那晚看到男人时的怦然心动。

一见钟情。


=END=



为什么明明蓝染是人鱼中的王,这篇文却叫刹那的人鱼姬

是因为有一首歌叫刹那的人鱼姬……你们可以去听听看……

评论 ( 13 )
热度 ( 68 )

© Black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