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well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light!
本站所有作品仅供同好之间交流,欢迎打赏,禁止转载
【未成年人请自觉回避本站限制級文章】
关注一周以上可添加评论

【Bleach|蓝平】既望雪(六)

目送着平子真子带队走入黑腔之中,蓝染的眸色有些暗沉。

“别担心,”站在他旁边的京乐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一笑啊,惣右介,平子队长不在的话,就要靠你来守护五番队了。”

那金色的长发隐藏在兜帽之下,即将进入那漫天的白沙中。蓝染是去过虚圈的,为了收集素材,他也奔走了不少地方,收编了一些有智慧的亚丘卡斯。

这次死神们进行虚圈远征,他也提前通知了那些大虚,想来他们都会自动避开远征队保住自己的性命。若是有那么一两只不识相的,也只能说他们命该如此,蓝染也并不需要那样不听话的下属。

在平子不在的这三年中,他也获得了足够的时间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打心底高兴着的蓝染,在送别了自己的队长后回到了五番队。也许是平子一时的疏忽,临走的时候他并没有关上自己的唱片机。这个唱片机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平子队长托人从现世带来的,一并带来的还有几张唱片。注视着黑胶唱片在上面微微跳动着旋转,蓝染站在原地,将音乐听完,一直听到手摇唱片机的发条走尽,唱针离开了黑胶的表面。

本该在办公桌后偷懒的男人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桌面也是难得的干净和整洁,一时间蓝染有些不太习惯。

那个男人,应该不会有事。作为队长,他肯定有着非常强大的实力。

——一定是这样,所以无需自己担心。


(六)


平子队长敬启:

近日五番队文书量激增,队员们也倍感压力。毋须担心,在下将文书工作诸多手续简化了一些,京乐队长也帮助了在下很多,四十六室通过新的手续以及核办等诸多事宜,皆有京乐队长帮忙。

您出征后庭院里那株八重樱也凋谢了,虽然很漂亮,但总教人生出一种惆怅之感。上次您托小林去现世选购的黑胶唱片,我也已帮您放入新送来的书架上。

此番出征,还望队长多加小心。

副队长 蓝染惣右介

敬上

 

给惣右介:

这边都是沙子,每天吃的也只有带来的干粮,你这种干巴巴的信让我根本食不下咽。写信还需要我教你吗?说一点有意思的事情给我,不要婆婆妈妈地交代那么多。

墨水有限,一会还要去大虚之森附近。有难处理的事情不要自己拿主意,去问京乐队长。手续简化是好事,但注意不要触到那帮老头的底线,有些东西自有其存在的道理,想好了再做事。

平子真子

 

平子队长 敬启:

信一来一往已到秋日,想必回信之时您已结束了对大虚之森的探索。夏日时静灵庭举行了烟火大会,然比起志波家在流魂街的烟花表演,还有诸多不足之处。我应邀去了西流魂街观看志波家的焰火表演,同行有猿柿副队长,四枫院队长以及志波三席。志波三席谈及队内事务,似乎不愿接下副队长职务。京乐队长同浮竹队长对他再三劝说,志波三席也只说考虑。志波三席为人正直,言辞恳切称自己资历不足,然在下看来其实力已经足够上任为副队长。

秋日里工作不算很多,五番队也举办了秋之宴,于红叶下喝酒放松。众人都期盼您能够平安归来,届时我也会组织一场宴会为队长接风。队长有什么偏爱的食物,可以书信告知于在下,方便准备。

流魂街依旧有大虚出现,数量未曾减少,四十六室对于十二番队的结果颇有微词,曳舟队长已经再三说明远征于虚出现的频率无关,但无果。

盼队长能够平安归来,请务必珍重。

副队长 蓝染惣右介

敬上

 

惣右介:

我在这边啃着干粮还要想着自己喜欢吃什么?越想越吃不到,很痛苦的啊!

看得出来你最近过的不错,不过十三番队副队长的事情关你什么事?下次多说说自己的事情。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下次写信告诉我。

明年春天真央学生毕业,给我弄几个文书工作好的毕业生回来。鬼道能力很重要,别忘了考核这个。你今年同谁一起守岁?若是诸事正常,就给自己时间稍微休息一下。

这边得到了命令要再远征两年,现在已经结束一年,剩下四年别给我弄出什么乱子。队长级别的公文一律送至京乐队长处请他过目定夺,切勿擅作主张。

万事谨慎,我已经叫京乐队长和曳舟队长对你多加照拂,不明之处可询问他们。

平子真子

 

平子队长 敬启:

新年时五番队轮值到第二天值班,我同九番队的东仙一起守岁。东仙是一位盲人,但是能力出色,也是一名席官。他另有一名好友,在七番队工作,身形高大,常年遮住面容,是一位忠于职守的死神。

我喜欢豆腐,对于煮鸡蛋有些适应不良,每每吃完总会腹痛。近日并无大事,队长级别公文皆交由京乐队长批阅,队长无需担心。

为考察真央学生之能力,在下申请了真央特别讲师一职,教习鬼道及书法。卯之花队长也在真央进行插花及剑道授课,我曾前去观摩,卯之花队长剑术高超,令人钦佩。真央授课趣事颇多,文笔无法一一赘述。

上次回信您未谈及您偏好的口味,可以的话,请您这次回信告知在下。

今年的樱花开的尤为早,春雪落下,在下组织队员清扫时,发现队舍道路旁的樱花首先绽放。但是春雪寒意袭人,恐怕樱花会很快凋谢。

请队长在虚圈万事多加小心,盼您平安归来。

副队长 蓝染惣右介

敬上

又:为了证明我所言非虚,我擅自将那支樱花折了下来,交予信使一并带去。

 

惣右介:

我收到了你的信还有樱花,想不到你也变得有意思起来了啊!回去之后一定给你放假,就当作是这件事的奖励了。

在上次的袭击中松冈不幸重伤殉职,大家的兴致都不怎么高昂。我将樱花同松冈的尸体一并掩盖,告诉了队员们他的殉职是有意义的。这里的大虚有一些对死神似乎并不陌生,有些还有着特殊的能力。好在我反应及时,组织了队员们撤退。下次进攻一定会将他们尽数剿灭。

我喜欢的啊,辣味明太子算一个,清酒也不错,梅子味的清酒很好喝,惣右介若是饮酒的话,也推荐你尝一尝。回去之后别的不论,宴会上一定要有烤肉才是啊!还有刺身也不错,这边粮食很少,都是定额数量,如果可能的话,说不定还要去吃虚。

经过队员提醒我才发现自己的头发变长了,发梢参差不齐很是难看,刘海也是这样。每日辛苦不提,根本没有办法洗澡,感觉非常难受。

若是有什么新奇的小玩意,托人带给我看看也好,不保证能够带回来。

平子真子

 

平子队长 敬启:

这次托人给您带了祭典上买的苹果糖,希望您喜欢。

静灵庭万事一如往常,并无大事发生。但是近来七番队一人练成了卍解,重重考验后定为七番队队长的候补人选。六车队长,浮竹队长和曳舟队长皆为期推荐和证明,不日我代替队长前去参加队长就任仪式。

射场副队长谈及此事,称没有队长的话队里人心也不易安定。近来我也发现五番队队内对队长延期归来一事颇有微词,但我已经尽力安抚他们,请勿担心。

由于非护廷十三队队员不得与远征队通信,久濑夫人将信件寄给我,里面谈及了诸多事宜。久濑夫人对您表示了关切和担忧,希望您能够早日归来。她为久濑家诞育一千金,闺名弥月。待到身体稍好些时,她会同丈夫一起与千金照相,给您寄来近照。

夏日来临,若说究竟同去年有何不同,那便是温度过于高了。时值初夏,却同去年盛夏时分温度相差无几,不少队员因此中暑,送去了四番队休养。

希望您同其他队员们都能够平安归来。

副队长 蓝染惣右介

敬上

 

惣右介,

最近我总是失眠,虚圈的鬼天气让人觉得很不爽。上次你寄来的苹果糖我刚拿出来时就被糊了一半的沙子上去,我只好吃掉了没有沙子的那半面。

伊花一切平安就太好了!她本身就是一个美人,想必小弥月长大后也会是一个漂亮的贵族千金。代我对新任的七番队队长送上祝贺,这样一来,也就只有被灭队的十番队和三番队没有队长了。四十六室那帮人,总觉得只要队长们都能齐全就像是能守护的了静灵庭似的,哪里有那么好的事啊,也有能力足够却装模作样的人在吧?比如之前那个朽木家的女婿,最后还不是一人杀了两个队长,三番队队长之前也是因为被重伤,后来受不住打击才在任上病逝吧?能够卍解,又有实力的人其实大有人在,你也要万事注意。我知道你很有能力,所以更要小心。

中暑什么的你给队员们放个假,去四番队领一点冰块。队内厨房的地窖里应该也存着冬天做的冰块,拿出来一些分给队员们,顺便找找队里谁的斩魄刀是冰系的。我记得前些年有冰系斩魄刀的染谷转队去了八番队,真是被京乐队长钻了空子啊!

头发越来越长了,刘海也很挡眼睛,用刀稍微修理了一下,但还是参差不齐。等我回去之后估计看着跟野人也差不多了。

平子真子

 

平子队长敬启:

这次为您准备了枫叶,希望您能够喜欢。我特意请教了曳舟队长,这枝枫叶的凋零时间会延后很多,是曳舟队长用特殊技术处理过的。

曳舟队长最近正在研究一项发明,似乎是人造强化魂魄,已经引起了四十六室的重视,副队长之间传言曳舟队长将会退休,猿柿副队长看起来颇为不高兴,反驳了我们,曳舟队长也出面解释了事情。

至于退休的传言,似乎与她的发明没有关系,而是因为曳舟队长对四十六室多次谏言,称大虚异动与远征无关。

请您万事多加小心,最近队员们听说了曳舟队长的举动,也建议说上书四十六室将队长迎回。我自知此事不妥,询问京乐队长后也对队员们做了安抚。

希望您能够早日归来。

副队长 蓝染惣右介

敬上

 

平子队长敬启:

这是第二封信,信使说同您的部队失去了联络,故而折返。希望您能够看到这封信,那将证明您一切安好。

冬季来临,实在是没有什么能够带给您。

这次令信使给您带了一件披风,听闻虚圈内只有漫漫长夜。夜里寒冷,请注意身体。

曳舟队长似乎并没有要隐退的意思,但似乎正在与其他人有着什么接触。队长们对这件事保持缄默,猿柿副队长最近很是不安,但每每焦虑时,都会被新任的七番队队长爱川罗武阻止。

久濑夫人的第二封信也送了过来,我回信只说您一切安好,但是内心深感不安。

副队长 蓝染惣右介

敬上

 

给惣右介:

我没有事,不要那么担心。

右手稍微受了点伤,这是口述找人代笔的。披风很不错。

不要大惊小怪,远征跟人失去联系这种事之前也有,反正我还活着,只是有三名队员殉职。

我会将他们的斩魄刀带回,队葬时代替他们。他们分别是五番队的镰谷直人,七番队的山崎大作,九番队的新见立之助。

平子真子

 

遣人将殉职的噩耗送往其他队后,蓝染读着那封简短的信,表情晦暗不明。

是时候该回信了,信使只会在外面停留半天。每次开黑腔时由于灵子的乱流的干扰,正确的坐标只会停留半日,过了半日后便无法正确定位到平子他们的位置。

抚摸着信纸下面一角上褐色的痕迹,他的手指细细捻过那被血滴过的一处,看起来多少有些不愉。

这并非他的本意,他也没有指示那些大虚去围剿远征队;他当然知道是谁做的,于是他提起笔,开始给平子回信。

那个人的头发也不知道有多长了。

天色是一如既往的昏暗,这也是冬日才会有的场景。外面不知道何时又飘起了雪花,整片天空都是暗橙色的,天地之间的声音被落雪吸收,耳边只有微弱的风声。

收回自己的视线,在摇曳的烛火下,他提起笔。

“平子队长敬启……”

写点什么好呢?蓝染一时犹豫起来。他已经将队长交代的事情尽数办好,京乐也跳不出错出来,新来的真央毕业生也非常聪明,又尽职尽责。

可是在蓝染看来,这只是“应该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值得记录的必要。其实就连寄信本身这种事,也是因为平子要求了他这样做,他才会给平子写信。写信的意义是什么呢?待到归来之时,也可以将所见所闻交流一番,并不用特意将每段时间发生的无聊的日常写下来。

但是信使还在等着,马上就要到时间了,他只得匆匆忙忙地写下开头。

“队内事务繁多,信使来时,仍有大部分工作积压。听闻您平安,在下非常高兴。”

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呢,他是队长,如果就这么轻易丢掉了性命,蓝染倒是会怀疑这个男人到底值不值得自己在意,他看透了自己的伪装的事情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天色很是昏暗,进来落雪很多。我想起两年前临近新年时,您曾发过烧,去了四番队休养。今天的天色一如那时昏暗,静灵庭内也很寂静。”

但是无论如何,即使是再怎样寒冷压抑的天气,比起虚圈那永不圆满的弦月和无尽的黑夜,都显得更有生机。

“还请队长多加保重,在下会在您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守护好五番队。”

只要这里还有他留守的必要,那么他就会一直留在这里等着平子回来。如果没有自己的这个队长,想必那时候自己也能够有着完全的准备与静灵庭对立。

“副队长,蓝染惣右介,敬上。”

 

左手拿着信,右手伸出让随性的四番队的队员换药,平子一边皱起眉头忍着疼痛一边读着蓝染的信。

一直以来逼迫这小子给自己写信还真是辛苦他了,看来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虽然没能够学会跟人正常交流,但是总算能够说点关于他自己的感想了。不是关于别人的事情,也没有展露出自己的好奇心,也有可能是他摸透了自己的心思,才写出了这么令他忍不住笑出声的信。

“平子队长,你在笑什么?”

一边四番队的席官怯怯地问着带队的队长。平子摇摇头,单手将心小心折好塞进衣襟里。

“我家副队长想我了啊。”

一边调侃着这样说着,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

在旁人看来,只是淡淡微笑着的平子队长,看起来就没有平时那样喜欢搞怪了。

那是看起来非常满足,非常温柔的微笑。

似乎他本人都不知道自己露出了这样的笑容。


=TBC=

评论 ( 3 )
热度 ( 42 )

© Black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