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well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light!
本站所有作品仅供同好之间交流,欢迎打赏,禁止转载
【未成年人请自觉回避本站限制級文章】
关注一周以上可添加评论

【蓝平】五番队育儿日记(1)

·蓝染=灵王私设注意

·听说名字亲民会有人看系列 都是些小段子 不定时更一更 估计两三篇就能写完


1.

在发现蓝染变成小孩子的时候,正是平子与蓝染结束情事后;平子懒洋洋地躺在蓝染怀里,嘴上说着“热死了快放开我粘糊糊的好难受”,手上却没有动作——或者说已经累的抬不起手了。

蓝染轻笑:“不拿出点实际行动的话——”

话音刚落,面前的人忽然停住话头,脸上表情紧绷。在平子还未反应过来之前,面前的人忽然被一阵白光包围,紧接着……

“……您是?”

柔软的棕色发丝,眼角略有些上挑的大眼睛,还有肉呼呼的脸。

平子惊恐的目光中,小孩在蓝染穿的中衣里艰难地钻出来,揉了揉眼睛。

 

现在五番队就莫名其妙多了一个长得跟蓝染差不多的小孩子。实际上,这个小孩,虽然第一天平子是拒绝承认这个事实的,然而这可爱的天使一样的孩子,就是蓝染本人。

“呜哇——居然这么可爱!来!举高高!”

第二个知道真相的小桃,兴致勃勃地举起穿着死霸装,眨着眼睛冲她伸出手要抱抱的蓝染。

“桃姐姐,队长大人呢?”

“啊,队长在办公,要去看他吗?”

“欸……会不会打扰到队长大人呀?”

旁边第一个知道真相的人,浦原喜助,在旁边以一种难以言喻的目光看着那个小孩。

如果不是全身检查后认定了这就是蓝染本人,浦原自己也不想相信这个孩子会是蓝染。检查中无论怎么折腾,都乖乖照做,甚至浦原自己一时没忍住哄骗他穿上带着蕾丝荷叶边的小裙子说这个是病号服的时候,蓝染虽然表现出了怀疑(“真的如此吗,浦原先生?”)一边乖乖换好了衣服。

“你真的不怕他恢复了之后来找你算账吗?”

看了全程的一护在旁边冷冷地吐槽,但是眼睛一刻没离开那个在夜一面前端正坐好的蓝染。假如蓝染恢复了正常大小,又保留了缩小时的这段记忆,大概会直接把浦原杀掉也不一定。小小只的灵王尚不知道长大的自己是一位何等可怕的大魔王,还张着嘴一脸乖巧地等夜一把金平糖扔到自己嘴里。

“那时候我会躲起来的嘛——啊真可爱!”

虽然一护也觉得这样的蓝染十分新奇,然而少年还是不明白这帮大叔和大婶们为什么对这个可爱的蓝染这样疼宠有加。尤其是平子,当他把蓝染抱到浦原商店的时候,正在喝茶的一护听到这可能是蓝染而一口茶喷出来时,平子的目光让他前所未有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太可爱了……他要是一直保持这个样子,世界就和平了不是吗?”

平子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捏捏蓝染的脸。白净的小脸上有点发红,但是蓝染没有任何不满,反倒是拉着平子的手站在平子身后。

总之一切检查完毕,浦原仍旧不死心地跟到了尸魂界。小桃抱着蓝染,工作效率直线下降;这可能对于她来说是好事,因为平时她的效率经常被其他队评价为工作狂才有的效率,现在反倒是跟其他队一样恢复了到了正常水平。

平子说的没错,如果蓝染真的保持这样,世界就和平了。

“桃姐姐还要工作,惣右介就跟我来吧!”

抱着蓝染离开办公室,桃还依依不舍地看着趴在队长肩膀上的小小的蓝染。

“桃姐姐真的很忙呀。”蓝染点了点头,“确实我不应该打扰她。那么真子呢?”

在平子的强烈要求下,小小的蓝染从一开始乖巧的“队长大人”到“平子先生”最后就变成了“真子”。若是放在平时,蓝染在普通的场合下直接叫平子的名字,后者非常可能恼羞成怒。“真子”的发音与“真实”差不多,从蓝染嘴里说出来,总像是在嘲讽他一样。

但是此刻,这个乖巧的小孩还是没有做出那种天怒人怨的事情的时期。软软的声音喊着平子的名字时,平子觉得自己毫无抵抗力。

“我可是队长啊。”平子漫不经心地说。

“那么队长是比副队长要更厉害了?”

“是啊,惣右介。”

“那么真子不应该比桃姐姐还要忙才对吗?”

平子被这句话噎的当场沉默,几秒之后抬起手摸摸蓝染的头发:“惣右介饿了吗?想不想去吃点什么?”

“……嗯,想要吃羊羹。”

吃甜食吗,果然还是小孩子啊!就在平子这样想着的时候,蓝染把脑袋埋在他的颈窝里,轻轻地蹭了蹭。

平子觉得自己的血槽已经被蓝染清空了。

 

蓝染很聪明。

虽然对于他早年的天赋和才华已经有所见识,但是看着蓝染炫耀一般将鬼道大全还给伊势七绪时,他还是有一种挫败感。

伊势七绪抬手示意蓝染在她身前坐下,翻开鬼道大全:“都背下来了吗?”

小小的蓝染点了点头,沉稳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自己当年初见的那个棕发戴着眼镜的青年一般:“全部背下来了!”

仅仅用了三天时间,将这本书翻了一遍,真的就可以了吗?不禁平子怀疑着,七绪同样也心存疑惑。

“破道之三十三是什么?”

“苍火坠。”

“背诵一下鬼道的咒文,蓝染君。”

“君临者,血肉的面具,万象,振翅高飞,冠以人类之名者,真理与节制,仅以爪牙立于不知罪的梦壁上。”

带着非常认真的神情,蓝染流畅地将咒文背了出来。

“下一个,破道之九十是什么?”

“黑棺。”

这可是蓝染最喜欢也是最拿手的鬼道,平子虽然没见过,但是对他用咏唱破弃的黑棺重创前七番队队长狛村左阵可是有所耳闻;在和一护的战斗中,一护也表示他用了加了吟唱词的黑棺。

“隐隐透出浑浊的纹章,桀骜不驯张狂的才能;潮涌、否定、麻痹、一瞬,阻碍长眠。爬行的铁之公主,不断自残的泥制人偶,结合、反弹、延伸至地面,知晓自身的无力吧。”

恰好这时候一护像是往常一样到一番队来拜访,路过的时候恰好就听到了蓝染清脆的声音正在背着鬼道的咒文。

虽然听到这清脆中带着稚嫩的熟悉的声音背着令自己毛骨悚然的鬼道咒文,一护还是好奇地停下来看着蓝染。

他天生才华横溢,因此注定身居顶端,也因此找不到能与他站在同一高度的同伴,所以感觉到的孤独。

他也看到了短发的平子穿着队长羽织,坐在蓝染的身后。

金发的男人以一种非常温柔的眼神看着认真背诵鬼道的蓝染,而小孩子模样的蓝染看起来甚至还有点紧张,双手放在膝头,长长的睫毛翕动着,脸上也没有眼镜,刘海也是自然放下来的状态。

一切都结束了,这时候一护才有了一种释然的感觉。

能够令他们这样放松,享受着和平,真是再好不过。

他悄悄地离开了副队长室的门口,没有注意到背完鬼道咒文后的蓝染,向着门口的方向轻轻看了一眼。

不过并没有什么关系,那双眼中只有属于孩童的天真和好奇。

尚没有那些狡猾的聪敏,也没有令人心醉的温柔。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61 )

© Black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