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well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light!
本站所有作品仅供同好之间交流,欢迎打赏,禁止转载
【未成年人请自觉回避本站限制級文章】
关注一周以上可添加评论

【Bleach|蓝平】[Macross Paro]钻石星尘(07)

07.Mission (02)


“这两个人怎么回事……”

蓝染是幸运的,虽然强烈的撞击使他受了伤,但是并没有任何诸如脑震荡或者平衡力下降的后遗症。在山田医生的嘱咐中,蓝染头上又包着绷带走出了医院。夜一提议“难得遇到不如逛逛街之类的放松一下吧”,结果就发展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两个人走在前面,明明说着人类的语言,但无论是夜一还是平子一句话都听不懂。而且看起来明明相处的很是和谐,却总有一种微妙的不协调感在其中。一定要形容的话——

“为什么他们两个这么排斥对方?”

平子一手捏着下巴,严肃思考着。按道理来说,蓝染虽然平时就喜欢装模作样,试图在自己面前扮演一个听话的下属的角色,所以也万万不可能在人前就对一个刚认识同级表现出如此大的敌意。

“而且明明是找到了能说到一块去的朋友,喜助看起来却一点也不高兴,这不是这家伙的作风啊!”

实在是看不下去前面两个人虚情假意维持着热络的样子,平子不得不出声:“等等,惣右介还有喜助……”

“怎么了,队长?”

“有什么事吗,平子先生?”

两个人带着令后面两位上司毛骨悚然的微笑一齐回过头,平子被那两道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只好硬着头皮干笑着说:“看你们说了这么久了,要去找个地方坐下喝点东西吗?”

“这个嘛——”

浦原笑逐颜开,看起来一脸高兴的样子,这倒不似作伪,而是真的因为平子提出了这个提议而高兴:“那就听平子先生的好了,要去哪里?”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平子觉得蓝染周身的气压变低了,虽然他看起来还是温和微笑的样子。

“唔——我想想看,去伊花那里吧!”

听到队长如此决定之后,蓝染微微点头:“好的队长,需要我先预约一下吗?”

平子微微一愣,点头说:“没有问题。”

平常去伊花那里的话,是不用打电话预约或者是怎样通知的。

朱司波伊花是自己的前上司朱司波征源的妹妹。在哥哥战死后,作为普通人的妹妹伊花在入驻要塞后开了一家传统料理店“瀎水镜”,也因为自己战死的哥哥受到了军部很多人的照顾。

蓝染拿出终端,将连线接过去,于是浦原看着蓝染面带微笑熟练地对着那边的人说:“是朱司波小姐吗……是的,我是蓝染。是的,队长要带人去……现在方便的话,我们这就过去,一共四个人……嗯,非常感谢。”

看着蓝染的举动,平子眼神一暗,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但随即他又撇撇嘴,举起手转着手中的钥匙:“我们走吧?”

 

“这是——?”

从门口进入餐厅时并没有注意,从隔间中出来,走向洗手间的时候,平子注意到了放在一楼新增的游戏机。

“啊,这个呀!”一边路过的服务员笑眯眯地说,“是伊花小姐新买的,说是给来光临的各位军部人员解闷用的游戏机。”

最新款的游戏机,界面看起来就像是第七代ZP战机的机舱一样。平子在街机游戏厅中看到过,这是可以模拟空中对战的全息街机,两边各有一个模拟座舱,中间则是全息投影,用于展示对战界面的。

“伊花真是细心啊。”平子感叹道。

此刻正巧两个军官结束了对战,赢的那一方的全息战机里钻出一个驾驶员来,一个穿着军装,黑色皮肤紫色短发的女孩形象扑上去对着驾驶员来了一个亲亲。

“……还真是蛮时髦的啊!”

平子嘴角抽搐着,看着那个和夜一相似度高达百分之九十的全息形象,这要是被本人看到了可真是尴尬了。

刚刚就是为了避免风头,夜一可是带着口罩,被浦原和蓝染夹在中间掩护着走进来的。成为了Miss Soul Society冠军的夜一,目前日常需要做ZP系列新战机的测试以外,还要练习唱歌,并且拍广告。军部似乎对扩大自己影响力的这样的情景感觉到满意,私底下也给了夜一不少支持。

夜一本人却开始对这种生活感觉到不耐烦。她就像是一只猫一样,对于喜欢的东西会乐于尝试,好奇心旺盛,然而却不喜欢因此被束缚住。这也就是为什么作为战机测试员时她最为活跃,而在尝试着参加了Miss Soul Society活动还拿了冠军后却开始兴致缺缺。

让平子感觉到更为疑惑的是,为什么在声波的攻击下,只有夜一一个人还能保持清醒,并且她的声音可以唤醒其他的人呢?

直觉告诉他这不是自己应该了解的事情;而且即便夜一身上有着诸多的秘密,这也无法阻止他和夜一继续以好朋友的身份来往。

“刚才我在楼下居然看到了空中全息对战的街机啊!刚才上来的时候太匆忙了,完全没来得及看啊!”

将这件事当作新鲜事一样说出,然而蓝染和浦原一致地向他看了过来:“可是我在进门时就看到了啊,平子队长(平子先生)……”

本来因为吃饭而活跃起来的气氛又一次尴尬地凝滞在空中。平子刚坐在蓝染身边抬起筷子,听到他们异口同声的话时,筷子僵在半空中,嘴角抽搐地扭头看向这两个人。

这到底怎么回事?之前在医院的时候,惣右介进去做核磁共振检查时,等在外面的他们聊了一会。从大概的聊天中,平子发现浦原虽然颇有才华,但某些时候总是对自己莫名其妙地感觉到信心不足。不过因为某些方面与自己还是蛮像的,所以平子还多少给了他一些建议和赞赏。

只是从惣右介出来,看到他们在谈话时,走过来自然而然地接过话题,随即与浦原攀谈起来之后,他们四个人之间就开始凝聚起了古怪的气氛。

夜一的嘴角似乎也有着抽搐,但是比起这两个人之间的微妙情绪,她更是对下面那个可以对战的街机感兴趣。

“是什么样的,真子你见到了嘛?”

“大概是ZP第七代的模拟舱吧——”平子从善如流地开启了新话题,“如果这种模拟对战能够引入军队的话也不错,不过老实说我们现在是跟外星人打仗,和自己人打的话可要等很长时间啊。”

像是被平子的这句话启发了一样,蓝染镜片后的双眼眨了眨。他看向浦原,微笑温柔而无害:“浦原君的话,因为是ZP战机的开发成员,想必对战机的操作也十分上手吧?”

浦原抬起手,一边挠着后脑勺:“哎呀这个么,那是当然的啦,虽然没有上过战场,但是最基本的操作都是可以的。”

——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不快。

一向喜欢帮助别人,头脑聪明,又颇为乐观对自己的头脑抱有自信的浦原喜助,惊讶于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

然而看向那个男人,蓝染惣右介时,他就知道了对方也怀着相同的感觉。

在他们的长官面前,两个人同时站了起来,还肩并肩地走出隔间,背影看起来散发着亲密无间的杀气。

平子已经看的呆了:“不会出人命吧?”

这是他的第一反应。

“安啦,我也下去看!反正已经吃的差不多了!”

确实,刚才上来的满满一桌的料理早就已经被他们一扫而光;平子一口喝光了自己杯子中剩下的红茶后,也站起身跟着夜一走出了隔间。紧紧只是晚了他们出门几秒而已,他们已经听见了下面热闹的声音。

“是浦原啊!”

“蓝染副队长!”

平子有些愣神,夜一却是好心地给他到:“虽然上级没有多少知道喜助的,但是他在技术人员和维修人员之间颇有人气——对了,猿柿日世里你应该知道吧,你和蓝染的专属维修专家,喜助跟她的关系还算不错呢。”

他当然知道日世里,每次若是飞机有了什么闪失,自己心疼的同时还要被那家伙先暴打一顿;各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也算是损友了。但是平子却从来没听日世里说过他。

现在并不是疑惑的时候,之间两个人分别在对战机的两边坐下,全息图像升起,蓝染选择了蓝色涂装的战机,浦原则选择了红色的。

因为被店内的热闹惊动,出来查看的朱司波伊花,放下心的同时,还嘱咐了在吧台的服务生将料理店内原本用来展示新菜品的全息影像,连上了街机的的信号。

在餐厅的空中,被放大的街机的全息影像出现在了众人的头顶。

无法责怪伊花,也没法对倚在楼梯上看好戏的夜一生气,平子只好站在蓝染身后,叹了口气。

直觉告诉他,现在的蓝染一定非常兴奋。

尽管站在他的角度,看不到蓝染的表情。他只能看到蓝染靠在座椅上,手放在游戏的曲柄上,作为真正战机的动力和微调的踏板也被他踏在脚下。全息影响开始了倒数,蓝染回头看了平子一眼,又迅速地将目光转回去。

“队长,请看好吧。”

倒数三、二、一、开始——

一红一蓝两架战机升空后都向着对方冲去,在即将相撞的一刻蓝色和红色的战机又双双侧身与对方擦肩而过。平子抬头看向对面的浦原,他原本带着淡淡笑意的鼠灰色眼眸中是全然的认真,想必自己的副队长现在也是如此。蓝染的蓝色战斗机在空中反转,变换为了半机器人半飞机的始解状态,在空中一个三百六十度旋转,弧形飞行避过了浦原的导弹同时发射了自己的追踪导弹。追踪导弹锁定目标需要大概三秒的判定,浦原的战机上下翻飞着,想要甩开蓝染的光标瞄准。就在他飞到了蓝染的战机上方时,蓝色的战机忽然一个水平反转,普通的高速导弹从机体下方射出,直直地冲向了红色的战机。

围观的人群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游戏的判定比较严格,如果是这样的话,蓝色战机自己会因为后坐力直接向下冲去最终坠毁。

然而红色的飞机尽管始料未及,还是变成了卍解状态避开了发射过来的第一枚第二枚导弹,并用激光枪击爆了随之而来的第三枚导弹;蓝色的战机反转回正常飞行的状态,一个拉伸向上飞去,几乎是九十度角拉升上来。

“喔——”

“蓝染副队长不说,那个技师也非常不错啊!”

围观的群众窃窃私语,这里也不乏研究组的技师们来用餐,因此对其他人解释道:“虽然是陆军的隐秘机动出身,但听说是因为研究水平高超,被空军要过来做研究的……”

“是吗?但是蓝染副队长也很厉害,几周之前他还是个文职人员,听京乐将军说他们队长逢人就夸……”

刚刚八卦的人忽然全身一抖,顺着令自己恶寒的方向看过去,一个金色短发的男人正在狠狠地瞪着他。

被八卦的正主平子目前非常的尴尬和恼火。

八卦的人一缩脖子,讪讪地住嘴。但其他平子听不到,或者是不知道是谁在说的地方,仍然充斥着这样的对话。

“……那家伙,别看一副斯文的样子,平时也很老好人,就算是陌生人找他借钱都会借出去的那种……但是打起仗来真是天才的水平……”

“仅仅一个月的训练而已,你看到他头上的绷带了吗,上次出战时……”

“……居然用着和队长同型号的战机紧急出动?不愧是副队长……”

连用同型号战机这种事都在下级的士兵口中传开了,一方面确实为蓝染感觉到欣慰,但平子怎么听心里都不太舒服。明明自己当时熟悉十二代时还花费了不少时间,仔细想想,惣右介居然上手就掌握了如何驾驶,那天自己根本没有告诉过他具体怎么操作,那种熟练度已经很可疑了。

全息影像中的对战依旧激烈,此刻两个军官都已经放弃了最开始表现出来的矜持和得体,两个人身体探向前方,都紧皱着眉,用来控制变速和引擎功率的两个踏板被踩的吱嘎作响,平子心想这一场战斗下来,这两个人一定会把这架新机器直接折腾到濒临报废。这一战居然持续了五六分钟,浦原也就罢了,对于蓝染来说五分钟都无法击落指定敌机,如果是在战场上,不难想象平子会把他骂的如何狗血淋头。

尤其此刻平子就在自己身后。

蓝色的战机变成了卍解的机器人形态,和同样卍解的红色战机互相对射;在被击中的前一秒又放弃引擎推进迅速下坠,接着反向推进从下面对着红色战机直冲上来。浦原的手上一阵操作,手柄推拉之后战机变为原始形态,脚下的踏板断断续续地被踩来踩去,战机以一种诡异的弧线飞着避开了蓝染的导弹的攻击。若不是这个游戏里战机的弹药是无限的,只怕刚才一番战斗下来,他们彼此就都已经弹尽粮绝了。

平子绝望地看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甚至两个人都把街机打出了最终倒计时的模式。在对战超过一定时间后为了防止玩家长时间占用机器,街机游戏的系统的特意设置了规定时间。

他还听见了伊花在后面问着自己的员工:“呐呐,有录下来吗?超级刺激啊!”

这台街机的设置是二十分钟自由对战时限,最后五分钟开始倒数。平子还在试想如果这时候开赌盘的话,莉莎那家伙会押谁。

忽然他抬起头,踮起脚向着最里面看去,直觉告诉他,人群里面还有了不得的——

矢胴丸莉莎本来和自己的同事们坐在最里面吃饭,结果就看到了浦原喜助和蓝染惣右介两个人肩并肩下来,决斗一样坐在街机的两边,开始玩街机对战。此刻她旁边的前辈射场千铁正在招呼着准备封赌盘,她和白在一边算着刚刚过去的十五分钟里她们拿到了多少赌金。

平子踮起脚看到了具有黑道气质,会令自己的队长凤桥楼十郎害怕地到处乱窜的射场副队长时,就知道了事情肯定如自己想的一样。

再这样下去,老爷子就该开始整顿军队内赌博的不良风气了啊!

他从兜里摸出了一张纸币,在上面草草地写了一句话后,把钱朝着莉莎的的方向扔了过去。

蓝染的余光中只看到自己的队长扔了个什么过去,一边躲避着浦原的追击,蓝染回想着刚才扔过去的那团花花绿绿的东西是什么。

结合刚才浦原那边乱哄哄,有人掏钱的情况来看,似乎是有人在后面开了赌局。

“惣右介。”

他的长官懒洋洋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虽然我押了你,但是压力别太大。”

 

平子真子是故意的。

蓝染的脑中闪过了这个念头。

 

之间刚才一昧躲避的蓝色战机忽然直直地冲上对战的边界,悬在红色战机的上方。浦原明显是被蓝染摸不着头脑的动作搞得一愣。

紧接着,原本始解状态的战机变回原型机,向着他俯冲过来。

——这家伙是看到时间只剩下两分钟所以开始想要跟自己同归于尽了吗?

浦原卍解形态的战机机动力毕竟不如初始状态的战机,所以也变回了原型与蓝染缠斗起来。两架飞机螺旋交错着飞上天空,又一瞬间互相远离朝着对方发射导弹。

还剩下一分钟,站在楼梯上的夜一看着放大的全息影像,金色的如猫一般的眼中闪动着疑惑。

蓝色的战机是蓝染吗?为什么忽然发起了如此猛烈的进攻?这样的打法非常的突兀,很多时候需要大量经验累积的判断才能做出正确的应对。是因为时间不够了吗,在这之前他都在试探喜助?

倒计时进入一分钟,两架飞机眼花缭乱地在空中飞行着。平子真子低下头时,看到了蓝染鬓角边有着一点点的水渍一样的反光。

只是玩个游戏,至于吗……平子咂咂嘴,自欺欺人地想着。

三十秒。

蓝染忽然开启了追踪模式,同时向浦原开火;浦原重新变为卍解模式,发射导弹与蓝染开始对轰。

十秒。

平子看到浦原的战机因为变形迟滞了三秒,显然浦原也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迟滞,迅速从蓝染的战机前躲开。

但是蓝染并未发射导弹;相反,他踩下引擎推进,战机飞速地冲向浦原的同时变为卍解形态,蓝色的机器人手持粒子枪抵住了飞到他侧边的红色战机的头部,也就是驾驶舱的位置。

五秒。

——蓝染扣下扳机,浦原的战机的驾驶舱被一枪爆头。

战斗画面定格在蓝染的战机近距离爆头浦原的战机上,接着就是最后三秒的慢动作回放,全息影像上蓝色的战机降落,出现了WINNER的字样。

“喔哦哦哦——!”

“精彩!”

“厉害啊副队长!”

“浦原也是,居然能和一个副队长僵持了那么长时间!”

餐厅里的气氛一下就沸腾了,蓝染也成为了众人包围赞赏的对象,大家甚至都忘了旁边蓝染的队长的存在,平子一愣之下就被人群给冲开,瞬间就只能看到蓝染比其他人高出来的那一截头上缠的绷带了。

除去这是一场街机对战之外,平子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场极为精彩的战斗。假如真把这两个人放在敌对的位置上,让他们真枪实弹地打一场,恐怕就会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很多需要经验预判的地方,蓝染居然出色地用直觉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平子不由得叹气,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年龄比蓝染大了很多。一边感叹着年轻人的才华的同时,平子抬头看到夜一指了指外面,随即会意地穿过人群,走到蓝染的旁边,拉起他的手腕。

“走啦走啦,别在这里得意了!”

“是,队长。”

看到队长来领自己的副队长了,众人也纷纷散去。不去管后面莉莎她们正在做统计——反正明天钱会到账的——平子对朱司波伊花挥挥手,后者甜美地对他们微笑起来:“欢迎下次光临哦,真子君,蓝染君,还有浦原君!机器随时都会为你们准备好的~”

夜晚已经悄然来临,人造的天幕也换成了夜晚,流动的空气中也还原了地球上夜风带来的寒意。平子深吸了一口气,看向蓝染。

对着他意味不明地笑了笑,蓝染伸出手,与浦原再次交握。

“很高兴认识你,浦原君。”

“我也是,蓝染副队长,很高兴认识你。”

两个人手心的汗水短暂地重合了一瞬间,被对方所感知到。

夜一看起来也是非常兴奋,为了不引人注目,她只能小声地跟平子挥了挥手,带着浦原先行离开。看着她在浦原旁边嘀嘀咕咕,似乎没有对浦原不满的额意思,反而是在问着刚才那场战斗的诸多细节。

“队长。”

蓝染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腕:“这个……”

平子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这才发现自己还握着他的手腕。

“……怎么,你有意见?”

原本是想要直接放开,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这样,平子不由得懊恼起来。一定是因为刚才呆在人多的地方有些缺氧,才会这样不经过思考地说话。

“没有。”

蓝染眯起的眼睛里满是笑意:“今天我很高兴,队长。”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Black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