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well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light!
本站所有作品仅供同好之间交流,欢迎打赏,禁止转载
【未成年人请自觉回避本站限制級文章】
关注一周以上可添加评论

【Bleach|蓝平】[Macross Paro]钻石星尘(05)

05.Valkyrie (02)

机库的门缓缓升起,平子看着面前的两架飞机,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ZP的第十二代要求指纹解锁,夜一小姐——”

“没关系,这两台是我那个副手破解掉的!”

金色涂装的ZP战机和墨绿色涂装的战机并排停放。蓝染听见这句话后脚步一顿,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拉下墨绿色涂装战机的梯子爬上去。战斗机的系统正式启动,蓝染合上机舱盖,开始调试起战机内部的各项数值。

如果之前自己接触到的信息没有错的话……对,就是这里。

在平子尚未发觉自己的动作前,蓝染加快操作的速度。这台战斗机的数据由于经过多次测试和微调,里面储存了大量的测试数据。

在平子和夜一发现自己的举动之前——

“惣右介,怎么样?”

忽然在一边的屏幕上跳出了平子的影像。

蓝染迅速回神,报以一个温和的微笑:“没有问题,一切准备就绪。”

“这次没有头盔,战斗的时候小心不要脑袋磕在哪里。”平子又嘱咐了一句后对着夜一比了一个手势。夜一将与地下测试场的机库大门关闭,而战机前方所面对的大门缓缓打开。平子对蓝染点点头,随即链接舰桥通讯。蓝染的眼睛微微眯起,挑出了一组数据进行飞机内部调试。

在舰桥,莉莎眉头微皱,随即通过了不明战机发来的通讯请求。画面一闪,平子穿着军队制服,没有戴头盔的样子出现在了大屏幕上。

“真子!”莉莎不禁惊呼,“你在哪里?”

“抱歉,我之前在地下实验场,惣右介也跟我一起。”平子收起笑容,他知道此刻山本舰长肯定也在舰桥,“抱歉,因为回去的路会眼中耽误时间,只能先借用这边的测试机。”

山本舰长平时眯成一条缝的眼微微睁开:“此次探测到的敌人非同小可,事急从权,可以理解。但你要保证这次作战的胜利。”

“保证完成任务。”平子点了点头。正巧莉莎接通了另外一架战机的通讯,蓝染也出现在了屏幕上。

注意到通讯设备后,作为作战指挥员,矢胴丸莉莎抿紧嘴唇,看向蓝染:“第十二代战斗机,我记得你的短期课程中也只有这架战斗机理论的操作和介绍。”

“没关系,在这之前平子队长用他的战机做过示范。”

一边的通讯员久南白在这时已经操作将了平子的战斗机的信号接入了第五飞行中队的公共频道,平子查看了显示在自己屏幕上的出战名单后,立刻开始布防,而莉莎将这次遭遇袭击的特殊性简洁地讲明。

“这次出现了不明型号的敌方战斗机,推测是敌方的王牌飞行员。万事多加小心。”

平子点点头:“了解。鹰宫,留在防御线。惣右介,跟我来。”

“是。”

一架白色上带着金色涂装的战斗机和白色上带着流畅的绿色条纹的战斗机升空,平子也看到了对面的“特殊战斗机”。确实,比起平常看到的座舱为原型,下方两个长条推进器结构的敌方战斗机,这架战斗机更像是人形一般,有着四肢,其中下肢为推进器,而上肢应该是用于发射弹药。眼见下面的战斗机像是往常一样开始了进攻与防御,平子对全队下达通讯:“全队保持相对速度,各小队应用阵型17,扩大防御圈,开始逆向加速。”

“明白!”

各个小分队的队长们同时确认命令后,平子安下心来,看着那台像是指挥官一样的战斗机。说是战斗机,更像是战术装甲一样的形态。

“惣右介,呆在这里待命。”

“是。”

不知道是不是心有灵犀一般,在平子刚刚下达命令后,对方的战斗机就冲了过来。一边加速向着对方冲去,平子扬起一个可以说是嚣张的笑容,右手拉动操纵杆。在看似要对撞的瞬间,飞机在空中直接变形为卍解形态。两台战斗机擦肩而过,同时向对方开始了射击。

“等等……”

平子一边射击一边敏锐地察觉到了这台战斗机的不同之处,但是对方攻势凶猛,完全不给他反应的机会。比起那些普通防御力又低下的战斗装甲,对方的战斗装甲显然更为高级,操作也更加灵敏。

在对方发出攻击的瞬间同时发出导弹锁定火力点与敌人展开对射,避开漏掉的火力点,这是战斗的乐趣之一。

“速度太快了……”

平子为难地皱眉,打开通讯:“惣右介,查一下飞机的引擎信息。”

“不用查了。”

一个爽朗的女声忽然响起,通讯被自动接通。平子看清楚来人时忍不住大吃一惊。

“夜一——!?!?”

本来应该在堡垒内进行避难,之后准备MissSoul Society总决赛的夜一,此刻却出现在了她绝对不该出现的地方。她戴着头盔穿着飞行制服的样子出现在视频中,不仅是平子,舰桥内所有的指挥人员都大吃一惊。

“四枫院少校!矢胴丸莉莎感觉到自己今晚为了决赛而赌上的工资可能不保,不由得一阵焦头烂额,”你现在已经违反了规定,请立刻返回地下机库。重复一遍,请回到地下机库。“

但是夜一看起来完全就是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别这么严肃嘛指挥官,我就是稍微测试一下这次的新机型而已,申请等这次测试之后再补发给你们。“

眼见平子逐渐适应了这台ZP战斗机的速度和火力后,夜一清清嗓子,告诉平子:“那个,这架飞机是ZP-12改,涡轮和十四代是一样的,引擎是完全核聚变引擎,所以可能灵敏度对你来说有些太高了。”

“没什么,只是这些问题的话,我想我已经适应了。”平子皱起眉,“倒是惣右介……”

即使是三倍,平子也并不是吃不消,他只是在担心后方的蓝染,这个完全是飞行新手的家伙是否可以驾驶,或者说火力暂且不论,是否能避开敌军的袭击呢?

而蓝染听到了夜一的介绍时反而印证了心中的猜想,感觉到不妙的同时知道了这中间的差异很有可能造成了平子在驾驶中的不适。眼见已经变为人形战斗“卍解”状态的ZP-12战机在自己面前灵活地避开敌军战斗装甲的袭击,蓝染眯起眼睛,放在操纵杆上的拇指推动操纵杆上的变形按钮,飞机以能够高速飞行和保持火力的前提下变为始解的半人形战斗状态。从飞机下伸出的机械臂手中握着光束枪,蓝染驾驶着飞机向平子与那架战斗装甲缠斗的方向飞去。似乎是捕捉到了蓝染的踪迹,战斗装甲侧身闪过平子的一波火力压制,向着蓝染飞去。

平子迅速调整方向,变回高速飞行模式向着蓝染飞去:“惣右介!”

频道里金发的男人看起来有些气恼,然而意外地并没有什么担忧的神色。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蓝染嘴角的弧度加深。

“请看好吧,队长。”

ZP战斗机比敌方的战斗装甲要小一圈,因此蓝染轻易躲过了战斗装甲挥过来的一拳后,飞机绕到装甲背后对准战斗装甲下肢关节连接处开了一枪。战斗装甲颤抖了一下,而在他回过身时蓝染早已与他拉开了距离。

“不错嘛,蓝染君。”

夜一刚刚从防卫线边缘回来,在协助击坠了一定数量的敌军后,她返回看到的就是蓝染操纵着战机灵活破坏对方战斗装甲的一幕。舰桥内的京乐和山本舰长也露出了赞赏的神色。

“真是后生可畏啊。”京乐啧啧称奇,“看来最初平子队长那样警惕不是没有道理的。”

正是因为察觉了平子不同寻常的在意和警惕,京乐才会决定调查蓝染惣右介其人。尽管什么都没能调查出来,但是蓝染的才能证明了平子对他的在意并非空穴来风。

平子撇嘴,打开私人频道:“不错嘛,跟你那张老好人的脸完全不像。”

说完,他刚想要推动操纵杆冲上去时,对面敌军的战斗装甲停止了推进,不断抖动着。这让蓝染和平子都感觉到疑惑,因为只是损坏一个装甲的下肢关节后是不会让整个装甲报废的——尤其对方操作的是已经证明科技比地球要先进很多的外星科技制造的战斗装甲,这就更说不通了。

然而就在此刻,夜一却暴喝一声:“快退后捂住耳朵!”

“我们手上都握着操纵杆呢怎么——”

平子的吐槽还没有说完,那装甲停止了抖动,接着发出了震天动地的咆哮。

太空中没有空气,所以声音无法传播,理论上应当是这样的。蓝染无法思考,那咆哮的声音像是穿过了真空,直进入机舱内震撼着大脑。全身上下都被麻痹,手指明明已经放在炮弹的发射键上,却无法按下去。不仅仅是蓝染出现了这样迟滞的状况,平子,以及其他正在迎战普通敌军的飞行员几乎都遭受到了这样的影响。仅仅是几个犹豫的瞬间,几架战机就被敌方的炮火击中后爆炸。

在穿透了鼓膜的刺耳咆哮中,蓝染的意识一时化为空白,但很快他便挣扎着回过神来。第一看看过去平子的影像中,平子双目无神,像是被钉在了座位上一样。眼看着那个装甲向着平子的方向冲去,蓝染皱着眉,努力活动着自己的手。

再不动起来的话——

在要塞之中,看着要塞被迫升空,而外星战舰支配了整个天空的场景,浮现在蓝染眼前。就是从那一日开始,他心中长久以来的某种东西因为见证了这样的入侵而动摇了。

如今这片漆黑无光的宇宙中,又被外星人轻而易举地制服,自己的上司会死,之后便要轮到自己……

“醒过来,蓝染中尉!”

女人清脆的呼喝声在耳边响起,随着这一声,蓝染全身像是在一瞬间解冻一样,而他条件反射的举动便是右手推动操纵杆,在那台战斗装甲撞上平子之前将平子的战机推开,同时变形为卍解形态,人形的战斗机左手的护盾展开,卸掉了对方装甲部分冲击。

“……唔。”

抵挡着冲击,蓝染的战斗机向旁边一闪,拉着平子的战斗机与那台装甲拉开距离。舰桥上的人均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数而惊恐,却发现蓝染和平子都安然无恙。

但也只是暂时。蓝染打开通讯,呼叫着平子:“队长?队长能听见吗?”

“他可能暂时听不见。”

夜一皱紧眉头:“他离那台装甲最近,收到的冲击也最大。”

“那要怎么办?”

望着下面失去大半战斗力的机群,夜一金色的双眼中闪动着奇怪的光芒。她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为什么下定决心。

“没办法,”她微微一笑,恢复了平常自信潇洒的神采,“唱歌吧!”

蓝染:“……什么?”

 

舰桥上的人也惊呆了,而夜一随后联系舰桥:“矢胴丸小姐,可以把我的频道连接到第五中队全体队员的飞机上吗?”

“什么……四枫院少校,你知道你在——?”

“照她说的做,小莉莎。”

莉莎回过头看着京乐,京乐却只是望着窗外的战火和机群:“按她说的做。”

“是。”

莉莎没有追问下去,而是直接动用特权,绕过平子的权限,将第五飞行中队的频道与夜一的频道接通。夜一在战机的触控屏上轻触几下,一边对蓝染解释着:“本来是想要开这台战机在比赛现场唱的啊……看起来总决赛缺席,听众就换成你们了。”

电吉他的音色回响在每个飞行员的战机中,夜一最后拜托蓝染:“记得保护好真子,顺便支援我啊。”

“了解!”

蓝染将私人频道打开,紧紧盯着平子的脸。那失神的双眼没有丝毫神采,与平时那个搞怪又喜欢嘲讽别人的队长判若两人。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敌人。”他轻声自言自语道。

然后耳边响起的,是夜一的歌声。

“夜空を见上げ、一人ほうき星を见たの( 抬头仰望夜空,看见一颗流星)”

“一瞬ではじけては 消えてしまったけど (仅仅闪现一瞬,顷刻消失不见)”

在蓝染看不见的角度,平子的手指轻微动了动。

夜一一边驾驶着战斗机与那台战斗装甲缠斗着,一边放声歌唱。这确实需要她高度警惕,而到目前为止,她做的十分出色。

在舰桥方面负责联络的久南白忽然惊叫起来:“他们……醒了?”

刚才受到声波冲击而失神的飞行员们,陆陆续续清醒过来。其他控制员也发现了这一点,检测中停止行动的战机纷纷重新开始活动,守住了防御线。

“あなたのこと想うと、胸が痛くなるの(每次想起你,胸中都隐隐作痛)”

“今すぐ会いたいよ、だけど空は飞べないから(现在想要马上见到你,但我却无法飞上天空)”

随着音乐的行进,刚刚被冲击到的队员接连恢复了神智投入到作战之中。在尾音消逝之时,蓝染看到了平子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眼中也渐渐恢复了神彩。

“队长!”

迅速反应过来的平子,比了个手势,接着对夜一说:“可以了。”

得到指令的夜一迅速远离那台战斗装甲,歌曲也进入高潮。

“もしあたしが、ほうき星になれたならば (如果你变成流星)

空駆け抜け、飞んでいく(一定会穿越天空,飞向远方)”

平子咬牙,推动操纵杆从蓝染的掩护后飞出,咬牙切齿:“打不过居然使用这样的招数……惣右介,我们上。”

“是!”
“どんな明日が来ても この想いは强い(无论会迎来怎样的明天,都会有这样强烈的感觉)
だからほうき星ずっと、壊れないよ(所以流星永远不会消逝的啊)”

蓝染心领神会,两个人在清脆而充满活力的歌声中,在敌军的战斗装甲周围盘旋着。在迷惑了对方的那一瞬间,两个人的拇指都搭在发射键上。平子当机立断:“开火。”

灿烂的火光,为今晚的战斗画上了句号。

 

“辛苦啦!”

一边指挥着各小分队回归要塞,平子一边向夜一道谢:“真是能够唤醒人心的歌声啊!帮大忙了!”

“啊,你之后可要请我吃饭啊!”

夜一哈哈大笑,但随即叹气:“唉,只是这次没有参加总决赛……”

“不,四枫院少校。”蓝染严肃地说,“我看过了,现在去还来得及。”

“看过什么?”夜一有些迷茫。

平子指了指窗外,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夜一看到要塞的上方打开了一个隐蔽的停机口。

“关上下去之后就是城市上空,快一点,听说观众们都在等你呢。”

因为事关自己的积蓄,矢胴丸莉莎在权衡过后,还是说服了舰长给了她打开紧急出口的权限。当主持人等着最后一名参赛者上场时,只见一架ZP战机从天而降,落在了露天剧场中舞台的正中央。

 

战场上轻快的节奏再次响起,那鼓舞人心的歌声在今晚的流魂街市区回荡。一部分观众激动地站起,而打开的机舱盖中,一名飞行员站起身回头,抬手接住扔过来的话筒后,放声歌唱。

“夜空を见上げ、一人ほうき星を见たの( 抬头仰望夜空,看见一颗流星)”

“一瞬ではじけては 消えてしまったけど (仅仅闪现一瞬,顷刻消失不见)”

在不远处的人工山坡上,平子和蓝染站在那里,俯瞰着露天舞台。

“刚才你走过去时他们都在看你啊。”平子双臂环抱在胸前,“在那样的音波攻击下居然没有靠歌声就最先清醒过来,真是不错呢。”

“多谢队长夸奖。”

蓝染笑着应下来。对于平子话语中的深意,和里面所包含的信息量,他罕见地没有升起什么继续询问或者追查的心思。

“あなたのこと想うと(每次想起你),胸が痛くなるの(胸中都隐隐作痛)”

“今すぐ会いたいよ、だけど空は飞べないから(现在想要马上见到你,但我却无法飞上天空)”

用歌声将所有人的情绪推向最高潮,夜一向前伸出手臂,嗓音清澈嘹亮,充满着对于未来的向往。

“もしあたしが、ほうき星になれたならば (如果你变成流星)

空駆け抜け、飞んでいく(一定会穿越天空,飞向远方)”

平子耸耸肩,转身准备回去,于是蓝染跟在他身后。不过刚刚走了几步,平子却又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他。

“你就不想说些什么吗?”

蓝染有些摸不着头脑:“说什么?”

平子一瞬间像是要发火嘲讽他一样,却又硬生生忍了下来。蓝染猜测着各种平子想要让他说什么的原因,会不会是复制数据被发现了?又或者是想要问自己为什么对于跨代的新式战机也能够迅速上手,甚至展现出了比平常训练还要熟练的变形模式的操控技术?

“那啥——”

平子的手握成拳头,放在嘴边,干咳了几声,显得十分不自然。

“我失神的时候……听见你叫我了……”

蓝染不知所以地点点头。

“所以,那个……谢谢你。”

平子快速而小声地说完后,伸手拍了拍蓝染的肩膀,夸张地咧嘴笑着:“在战场上反应的不错,辛苦你了。”

在他的身影迅速融入到黑暗之中前,蓝染听到平子说:“那么,明天见。”

如雷鸣般的喝彩从脚下传来,蓝染听见自己也轻轻说了一句:“明天见,队长。”

引擎声消失不见,蓝染转头看着下面露天舞台上交错的霓虹,还有那架ZP-15上的人影。没有了发梢微卷的长长的假发,短发的四枫院夜一看起来就如同女神一般,站在飞机上接受着众人的欢呼。

一阵人造的风吹过,蓝染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他伸手摸向脑后,那一片黏腻感却令他感觉一阵轻松。

借着微光,他看到手上沾着的暗红色的血迹时,心里松了口气。

那样看来,平子刚才的道谢,说不定只是自己的幻觉。


=TBC=

评论
热度 ( 15 )

© Black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