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well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light!
本站所有作品仅供同好之间交流,欢迎打赏,禁止转载
【未成年人请自觉回避本站限制級文章】
关注一周以上可添加评论

【BLEACH】刀魂暁華錄07:观音开红姬改

·原典系列同人故事,不定期更新

 

护廷大战结束后,夏。

经过护廷大战后,无论是以前经常留守在现世的死神,还是在瀞灵廷内工作的死神,都少了很多。

经过四十六室新组成的贤者集团的裁定,现在的真央生们也开始进行提前实习。空座町作为重灵地之一,自然是他们出勤的首选目的地。原本这里作为重灵地却没有多少大虚作乱就很可疑;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会默默去消灭,或者雇佣空座町第一高中的学生会会长的那个死神,现在还处于养伤的的阶段。

听完自己曾经的副队长的叙述,这名死神也只是拉长了声音。

“是——吗?”

和其他人不同,浦原似乎是有什么顾虑的事,和自己青梅竹马的“瞬神”四枫院夜一早早离开了尸魂界回到现世养伤。

“嘛,就算是你这么说,小日世里,我的伤还没完全好啊。锻炼一下年轻人,这也是好事。”

一边苦笑着,浦原盘腿坐在回廊上,喝了一口手边的绿茶。一边抚摸着怀中的黑猫,他看起来对这种闲适的日子没有任何不满。

“也多少自己活动一下啊秃子!”

虽然也受过伤,但很快就好起来的日世里,一边抱怨着,却依旧在扫着庭院中的落叶。

“那个小丫头和红毛的冒失小鬼呢?他们也能做一些工作吧?”

“从去年开始就已经送他们去上学了,正是成长的时候,基础教育可不能落后的呀!”

故意用调侃的语气说着,他摇晃着手中的折扇。

“小日世里也是,上学可是很有趣的噗咳——!”

话还没有说完,他的背后就遭到了日世里的扫帚攻击。

噗嗤地大吐出一口血,黑猫也受惊地跳开,那黑色的血液像是制不住一样,从浦原的嘴角流了下来。

尽管当时有着自己的斩魄刀的修复,那剧烈可怕的猛毒还是多少残留在他的体内。虽说对浦原现在动不动就吐血的状况习以为常,但日世里还是有那么一两秒变得手足无措。

“——呆子,没、没事吧?”

“哦呀这是小日世里难得关心我,真是高噗咳——!”

浦原对这种情况也已经习以为常,在将自己今天分的毒通过吐血排出后,他和日世里简单收拾了一下被血弄脏的庭院。自始至终,有一把刀都静静地放在刀架上。在回廊下,刀柄末端红色的剑穗随风摇曳。

洗过脸后的浦原,再次回到了自己喜欢的可以享受难得凉风的回廊上。日世里结束了清扫的工作,眼睛瞟向那把刀上。

(以前在瀞灵廷,也没有看到过他这样放置着常时解放的斩魄刀呢。)

“对了,我记得桧佐木先生一会要来这里采访呢。”

貌似是不经意地提起这件事,浦原呼出一口气:“小日世里?”

“有死神来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听到会有瀞灵廷的来客,日世里再次起身。她至今依旧会因为蓝染的事情迁怒瀞灵廷,对于原谅了瀞灵廷的平子真子等人,她不能理解,只是选择了尊重他们,然后和爱川罗武与有昭田钵玄一起留在现世生活。

“不要这样呀,小日世里。我可是刚刚虚弱的不得了的人呢~”

“恶心死了,你这秃子!”

这次日世里的重击没能给浦原造成什么上海。淡金色头发的男人嘿嘿一笑,摸着被击打过的头顶,看着自己的前副队长离开了自己的住处。

 

“小日世里,还是不肯原谅瀞灵廷呢。”

他这样叹息着,从屋里拿出了保养斩魄刀的工具。

“说不定也只是不想回去而已。”旁边用着年长的大叔音的黑猫夜一,晃动着自己的尾巴。

因为他们也是一样,如果选择了回去,就没有容身之处。现在的瀞灵廷,也已经不需要他们了——或者说,现在的瀞灵廷与现世的他们,因为已经不再是敌对或者漠视的关系,所以无论是留在现世还是留在尸魂界,都没有什么差别。

悬在廊下的玻璃风铃随着微风摇晃,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这样也好。”浦原察觉到那话语中的深意,也跟着露出了笑容。

并没有其他的斩魄刀一样拥有优美的弧度与似乎是煅烧留下的刀纹,红姬的刀尖是平整的像是断层一样的截面,而煅烧的花纹也是一条笔直的线,区分了黑色的刀背与银色的刀刃。拿起造型怪异却不失优雅的略有弯曲的刀柄,浦原在那银白色的刀身上看到了自己平静却又充满喜悦的双眼。

“真是帮了大忙,红姬。”

 

正是毕业入队的时候,浦原带着虚狩的真央生回到瀞灵廷的途中,一个真央生对他的斩魄刀提出了疑问。“每个人的斩魄刀,始解后都有自己不同的状态;和虚战斗,总要有自己合适的战斗方法”——自己确实是这样解释的。

 

第一次令刀刃深入虚的假面时,那种战栗的感觉从刀身传到他的手臂上。

这就是战斗,而战斗必须要夺取性命——无论是虚还是死神,作为“生”的存在这一平等的观念不会被改变。无论再怎样美化这是拯救与净化的过程,浦原都无法习惯这种由自己动手夺取性命的感觉。

在经过现世的街道,死神化的他看着刀剑的店铺中售卖的锋利的普通太刀时,无法忘记那刀尖闪烁的光芒,映入眼帘的感觉。

似乎是在那之后,红姬开始变得不同了。不知道是因为察觉了主人的心思还是其他原因,红姬的能力变得更为巧妙,更为美丽,更令浦原安心。

长长的红色的斩击,飞驰向怒嚎的大虚。

这红色的斩击,暗色的火焰,同样夺走了无数死神的性命。加入了隐秘机动的他,也帮助瀞灵廷处理了许多反叛的死神。究竟是真的反叛,还是有其他的原因?浦原从来没有过任何动摇。

无论是看到过什么,经由他的手制造出了什么,直到崩玉的创生前,他都没有过丝毫的,对于未来的恐惧与怀疑。

 

“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啊,喜助。”

放下蘸着刀油的棉棒,浦原叼着擦拭刀身的白色棉布;挡住了他下面斑驳的胡茬,他那圆而下垂的眼角,让他有了几分无害的气息。

看到浦原带着怀念的神色凝视着手中的刀,夜一也不禁感叹起来。

在夏日的难得会带来一丝清凉的风中,树荫温柔的沙沙作响下,金发男人的神情,是放松和与安稳的闲适。

“幸好有转神体的帮助,我也看到了红姬对我提出的意见。”

浦原张开嘴说话的时候,白色的棉布轻飘飘地掉在他的腿上。

他第一次看到红姬的实体时,被那空洞的,又充满悲悯的美所震撼;那便是他的斩魄刀的实体,是一直以来自己写入的作为死神的精髓的具现化。

虽然没有迷茫,浦原却也因此开始思考自己生存的意义。

即使是犯下了错误,陷入他人的阴谋之中,仍旧不会放弃希望,这是红姬带给他的前行的动力。

“我也是可以用刀,拯救别人的性命啊——”

他的双手,并不仅仅会收割作为“生”的存在,也不是会一直创造出令人恐惧有满怀欲望的存在。

那曾经写满了他的空洞的刀身中,衍生出的却是他的期望——是为了守护和拯救,才怀着必死的信念与取人性命的觉悟而踏上战场。

“而且最后也达到了目的,还看到了久违的夜一小姐那样的嘶哈——!痛痛痛!”

被谈到了不能谈论的禁忌的话题,黑猫的猫爪毫不留情地挠上了浦原的脸。

实话讲,看到过她那个模样的死神们,之前都被她揍到了失忆的程度。

常时解放的红姬早就被主人顺手放回了刀架上,就像是陪伴着主人一般,坐在回廊下,刀身反射出的夏日的光景,仿若眺望一般。

 

傀儡伽蓝堂,其心则为刀之魂;空洞是其慈悲,心怀觉悟亦能重塑性命。

绽裂血霞,游走啼鸣,变化莫测,锋锐艳丽。

此刀名为红姬,其主人正是护廷十三队前十二番队队长浦原喜助——

卍解真名·观音开红姬改。

 

=END=

评论 ( 2 )
热度 ( 24 )

© Black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