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well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light!
本站所有作品仅供同好之间交流,欢迎打赏,禁止转载
【未成年人请自觉回避本站限制級文章】
关注一周以上可添加评论

【BLEACH】刀魂暁華錄01:花天狂骨枯松心中

·原典系列同人故事,不定时更新

 

与灭却师的血战结束后——

迎来盛夏的瀞灵廷,此刻已经修复好了一些必须要用的主体建筑。在这场战斗过后,剩余的死神们都团结起来,齐心协力重建瀞灵廷。

但是,他们的力量还是远远不够。待到灭却师的无形帝国对瀞灵廷的侵蚀完全消退后,他们发现对新世界城造成的损伤,同样也反映到了瀞灵廷的本身来。在重新组织起来的中央四十六室的协调下,瀞灵廷重新开始思考同外界接触的可能。

这里的外界,并不是指现世,而是存留于尸魂界中的其他组织。作为现世人们口中的“往生世界”,其范围也不仅仅限于日本一处。作为原称的“东梢局”的瀞灵廷与护廷十三队,不得不在这种狼狈的情况下考虑起重新与其他三局接触的可能性。

 

夏日的热风吹拂过建筑的残骸,原本这个庭院有着一棵巨大的树木。茂密的树荫延伸开来,枝叶越过墙壁,曾为匆匆经过这里的死神们带来一抹清凉。如今这清凉已不复存在,只剩下两名死神徒然惆怅地望着折断的树木。

“这样的损毁,该怎么处理呢?”

苦恼地看着折断的树木,朽木露琪亚抬手挡住来自上方的耀眼阳光。

“啊啊,之前总队长说,‘如果可以作为建筑用的木材,就找人处理后作为材料吧’。但这样拦腰折断的树,似乎没什么用处了。”

对着自己的同伴点了点头,阿散井恋次的目光转移回到折断的树木上。

两个人如今正带着工作,探索瀞灵廷损毁严重的区域,并进行修复的优先考量。

跳过一段较为高的建筑残骸,两个人一前一后地来到了庭院中。一边查看着手中的地图,露琪亚喃喃自语。

“这里,原来是八番队啊。”

本来偌大的瀞灵廷,平时也会有很多队士不常用的区域。就算是最忙碌的五番队的队士,也不敢说自己可以跑遍全瀞灵廷。

环视着四周,两个人不难联想出这里还未被毁坏前的景色。

遗憾地呼出小小的吐息,露琪亚的目光落在已经被严重损毁的木制回廊的地板上。在午后的日光之中,原本应该是通透的庭院,因为失去了树木的庇荫,连断层的木刺都凸显出一股干燥的气息。带着若有所思的表情,露琪亚开口。

“地板不也是可以的吗?”

“这么一说,也确实——”

干燥的尘土随着脚步而扬起,恋次的手扶上那只剩下半截的树干。

“干燥的正好啊,让九番队的队士带着平民们处理吧。”他满意地说。

从前与露琪亚一同生活在流魂街的时光,也给了他们不少生活的经验。露琪亚并没有任何质疑,掏出自己的传令神机,记录并将这个建议发送给了九番队的副队长·桧佐木修兵。

“不知道还有多少这样损毁的地方,我们继续走吧,恋次。”

“说的也是。”

两个年轻的死神正要离开时,跃上断壁后,才发现树木缺失的另外一截。松针早已枯黄,原本应该是形状优雅的茂密的松树的树冠,被瓦砾整片压住,只有在两个人略微驻足时才得以窥见一隅。

“原来是松树啊。”恋次一边摸着下巴,“说起来,听说总队长的斩魄刀,听说就和松树什么的有关呐!”

但具体的他们也并不清楚,这只是副队长们的聚会上,伊势副队长在回忆之时,不小心说出来的话语。她原本并不是这样会疏忽细节的人,大概是因为想到了什么,又略略轻啜了几杯清酒。在闭口不言后,她也不再继续举杯,而是非常巧妙地转移了话题。若不是在八番队的庭院内看到了松树,两个人许是想不起来这段小小的插曲。

“但怎么说呢,现在的京乐队长,感觉变了很多。”

“嗯?哪里变了?”

“我不是很确定——”

露琪亚沉吟着:“——感觉像是,变了回去?”

失去了一只眼睛,但是戴上眼罩后,却丝毫不给人违和感;那严肃起来,下定决断的模样,也给人一种“正是如此”的感觉。

“毕竟是总队长……四十六室也认定了这一点。京乐队长,有着作为总队长的气度吧?”

“被这么说,我很高兴哦,阿散井君?”

未等露琪亚有所回答,下方一个熟悉的人声令两位副队长都回过神来。

“总队长!”

“总队长!”

虽然受到惊吓,但是两个人都未做出失礼的举动。露琪亚与恋次一起跳下断壁,站在京乐春水的面前。因为是在议论长官的时候被长官偷听到,他们还显得很不好意思的模样,脊背微微绷紧。

“最近还真是热啊。”

体贴地说着不相干的话,京乐春水没有丝毫责问的意思。正相反,看到那断掉的松树时,他的眼中也只是闪过一丝淡淡的寂寥。

“本来是想要回到自己从前偷懒的地方,没想到这里也损毁了。”

(偷懒吗?这里原来是总队长经常使用的地方?)

恋次与露琪亚交换了一个眼神。

“躲避小七绪的时候,我会到这里来。”

双手拢在队长羽织中,京乐感慨地抬起头,望着已经不复存在的树荫。

“从前浮竹也会来到这里,虽然是劝我回去工作,不要让莉莎或者小七绪太为难,但是最后总会妥协呢。”

在庭院之中,还有已经被压在瓦砾之下的水池和假山。不难想象,从前的京乐与浮竹,两个人坐在午后阳光下的回廊阴影中,谈笑着属于他们的话题。

露琪亚以前作为普通队员,自然是不知道这些事情;她作为浮竹的副队长的时间也有限,因此也没能够注意到这些细节。

“本来还抱着侥幸的心理,只可惜看起来这里也没能幸免啊。”

男人的眼神中浮现出温柔和无奈,注视着两位后辈。

“确实,我的卍解多少也跟松树之类的有关。可惜并不是能在人前展示的卍解,就不方便告知各位了。”

“哪里的话!”露琪亚抬起头,有些慌张地说,“是我们失礼了,总队长!”

有些队长的卍解确实是为队士们所称道的,甚至会津津乐道地宣传一番;也有像是京乐这样,不适合展示在人前的卍解,其他死神们也十分理解。就好像是从前山本总队长没有给小辈们展示过自己的卍解一样,想必是因为种种原因,是会误伤到他人的能力吧?

尽管前面的揣测没有错误,但两个人不知道,京乐不展示自己的卍解给他们,还有另一层缘由。

“不用这样慌张,原本如果是华丽的卍解,展示的话也无妨。”

京乐摆摆手,示意自己并不在意。

他的手扶上自己的刀,粗糙的拇指若有所思一般,慢慢拂过两把刀的刀镡。

“实在是辛苦你们了,接下来还有工作吗?”

“是!今天预定的勘察路线是经过八番队后,处理八番队与九番队之间的建筑修复测定!”露琪亚说完,挺直了脊背。

“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啦!”

苦笑着的京乐,压低自己头上的斗笠,晋升一只眼睛的笑容,看起来也一如往常:“等到闲暇的时候,有时间就去我那里喝茶吧,朽木君与阿散井君。”

“是!”

“是!”

男人的拇指还在慢慢摩挲着已经泛出铜色的刀镡。在从前的瀞灵廷,只有两个死神得到的斩魄刀是成对的双刀;如今,也只剩下一位了。

那披着羽织的身影慢慢走远,轻轻吐出一口气后,两位副队长对视了一眼。

“这里已经处理完毕,那么下一处是——”

 

如今只剩下的,尸魂界唯一的成对的双刀斩魄刀,花天狂骨。

其拥有者为护廷十三队总队长·京乐春水。

花风缭乱,花神啼鸣,天风紊乱,天魔嗤笑——

卍解真名·花天狂骨枯松心中。

 

 

=花天狂骨枯松心中·完=

评论 ( 10 )
热度 ( 24 )

© Black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