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well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light!
本站所有作品仅供同好之间交流,欢迎打赏,禁止转载
【未成年人请自觉回避本站限制級文章】
关注一周以上可添加评论

【蓝平】How does the moment last forever(上)

 

·SCP基金会AU,不明白SCP的亲可以先搜索一下有助于更好地阅读本文

 

01.

虽然已经在瀞灵廷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蓝染惣右介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奇怪的要求。

“把……他,带回去?”蓝染狐疑地看着自己哈哈干笑着的同事,“我吗?浦原君?”

浦原困扰地笑了,与其说这是蓝染的疑问带给他的困扰,不如说是这个决定本身给这个经手了很多研究却仍然保持闪亮乐观的心态的他带来的困扰:“蓝染君,这不是我的决定,而是研究院的决定……你也应该知道为什么。”

最后他又补了一句:“我很抱歉,蓝染君。”

两个人一起发现了能够改造人体的不明物质“崩玉”,并且用在了禁忌的实验上。由于蓝染先一步将“崩玉”用在了研究院收留的不明生物身上导致了他们的进化,这样未经过讨论就做出的实验令研究院的管理层大为震怒。现在让蓝染直接将一个不明生物带回去,恐怕也是对这个天才研究员的一种试探和惩罚。

看向水晶棺里的人形,蓝染沉默了良久。

这个人形生物的脸上覆盖着宛若古代武士一样的白色的假面,身上是华丽的大正时代的和服,金色的长发散开铺在身下,除去那个面具的话,看起来的确是即为美丽的。这具棺材被工人们在施工时从地下发现,经过检查后发现这个人形生物的生命体征依然存在。

但之所以被列为神秘生物,原因在于那个假面。不是没有研究员试图去触碰和摘下那个神秘的假面,然而他们无一例外地都被凭空出现的金色的火焰烧灼,最后化为灰烬消散在了空中。

对于好奇心与求知欲比任何人都要强的蓝染来说,放这样一个生物在他身边,对他而言恐怕是一种折磨。而对于研究员管理层的人来说,假如这个天才研究员忍不住想要去揭开那层面具,那么最后落得化为灰烬的下场也是咎由自取——毕竟蓝染惣右介给他们带来了那么大的麻烦。

长久而沉默地盯着那个棺材,蓝染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让浦原随着他一起将棺材运回了她的住处。

与其说是住处,不如说是一个外表像是别墅,里面完全就是实验室的地方。

“不管看多少次都觉得蓝染君真是一个好学的人呢。”

浦原一手叉腰,环视着周围的仪器。客厅里竖着几排的书架,日常用的家具的颜色都是蓝染中意的白色。每次来到这里,他都忍不住怀疑自己来到了一间白色大理石打造的毫无生气的宫殿之中。

“至少不会像你那样杂乱无章,浦原君。”蓝染语气中带着些不满,像是浦原一样把自己的住处弄得比实验室还危险,并且比狗窝还要乱,那才叫不可理喻。

两个损友互相揶揄了一会,等到搬运的工人和记录员都走了以后,他们看着好不容易腾出来的实验室中,棺材里沉睡的人形生物。

“……要打开看看吗?”浦原有些不安稳地挪了挪屁股。

他这样跃跃欲试的神情只是换来了后辈一个鄙视的眼神,随即他也被轰了出去。

“别轻易打开啊!”浦原还不放心地在窗外喊到,“我明天要看见你准时出现在实验室,惣右介君!”

“我跟你关系没有好到可以直接喊名字。”屋内蓝染一贯温和沉稳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地危险。

 

02.

怎么可能忍得住,蓝染心想。

他早就对这个代号为“VISORD”,编号为SS-0510的生物感到好奇了,没想到管理层那些老不死的居然主动把这个生物送过来给自己研究。

华丽的改良过的外套是一种沉着的黑色,掐着金色反光的边缘,隐隐能看到他的和服上绣着的像是什么花朵一样的暗纹。根据蓝染自己的知识,那似乎是一种叫做马醉木的植物。人形生物的和服外套里面是一件立领的白色衬衫,朴素的衬衫和华丽的外套互相映衬,显示出衣服主人的不俗品味。

但是那个面具,为什么不能触碰呢?

推开沉重的棺材盖子,蓝染注视着这个人形生物。这个生物一定是活着的,他身上的神秘对自己散发出致命的诱惑力。在看到那个面具时,他就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揭开,看那面具下的容貌。第一次地,蓝染惣右介,一个从有记忆开始就保持着十足的求知欲与好奇心,对一切所见事物都抱有极强的掌控欲的男人,想到了一个他从未想到过的形容。

美丽。

那金色的缠惓的长发,细长瘦削的手指,还有这个未知生物的气质,都显示出了他独有的美丽。一旦明白了这一点,蓝染对于面具的好奇心减退的同时,却无可抑制地伸出手,捧起了人形生物的手。

“童话原来并不是没有意义的啊。”年轻的男人发出喟叹,那被自己拖住的手虽然有些凉,但仍有着属于人类的温度,而非死物的冰冷。

这不是什么神秘的生物,也不是什么危险的,需要被监管的东西。

这是……

“您叫什么名字呢?”对沉睡着的人用起敬称,蓝染镜片后的双眼微微眯起。若是任何在研究室工作的年轻姑娘看到了他现在的表情,一定会对他更加地倾心。那十足的温柔的模样,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仿佛不是询问,而是在对人娓娓道来情话。

那个人没有回应,蓝染却已经很满足了。比起之前那些没有头脑自寻死路的人来说,自己接触了他却并没有死亡,这比什么都好。

合上棺材的盖子,蓝染锁好门,向着自己卧室走去。

那瘦削的手指冰冷的触感,仿佛还印刻在自己的心里。

 

03.

“你看过童话吗?”

蓝染忽然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浦原手一抖,显微镜差点压碎了载玻片。

“蓝染君,你说什么?”他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蓝染,“童话?”

“啊,是的。”

一边记录着实验的数据,蓝染一边语气愉快地说,“你觉得靠人类的想象力,会凭空创造出他们从未见过的东西嘛?故事也是一样,只是一个载体,一定是因为他们见过这样的实例,才会不断美化加以传颂下来。”

浦原移走载玻片,仔细清理着显微镜,重新专注在自己手头的工作上:“说的也是呢?所以蓝染君,你想要表达什么?”

“我的住处说不定放的是一名睡美人。”蓝染轻描淡写地说。

浦原拿着镊子的手一抖,第二枚载玻片差点又横死当场。为了自己的心脏着想,浦原决定多问一些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童话里要吻公主才会醒吧?你吻……他了?”

“不一定要亲吻,总之是交流就可以了。”蓝染合上手中的档案,看起来胸有成竹,“你觉得怎么样,浦原君?”

这种自信的态度,其实完全没有真正询问浦原的意思,只是一种炫耀而已。自己这名聪明的后辈和损友总是在一些别人应该谨慎的方面显示出毫无根据的自信,最后也每每证明他没有错误。

“好啊,如果你真的吻醒了他,我会承认那是睡美人的。”浦原露出一个促狭的笑容。

 

04.

——浦原喜助绝对是在故意激怒自己!况且童话只是童话,怎么可能真的用吻唤醒对方!

刚回到自己的实验室中,蓝染就冷静了下来。毕竟对方那种总是将自己当做后辈的态度,着实令他不爽。

但如果真的是用吻唤醒的话……

再次看向那骨质的面具时,蓝染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05.

这不是什么人形生物,看起来这就是一个正常的人类而已。除了他沉睡长达将近两百年以外,这完全就是一个普通的,甚至还有些令人烦躁的男人!

这个自称平子真子的男人自从醒来以后,就侵占了原本蓝染的生活空间。在某一日回到家中,发现自己客厅里中意的白色完全消失后,蓝染看向米色沙发里抱着一桶冰淇淋,看着电视节目的平子真子。

“平子先生……”蓝染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喔,惣右介,辛苦啦!不用太感谢我,虽然一个下午就收拾好客厅对我来说难度的确有点大。”平子心不在焉地吃着冰淇淋一边说,“晚上想吃什么?”

蓝染沉吟了一会:“……拉面吧。”

睡美人一点都不像是童话里那么美好。眼下,自己家的睡美人是个喜欢听爵士乐,说话是大阪腔,且追求一切蓝染看来毫无意义的舒适生活的男人。醒来后男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剪掉自己的头发,那一头短发后白皙的脖颈,随着他的动作在发丝下时隐时现。

这些对于蓝染来说,并没有什么吸引力。相反,隐瞒下平子醒来的消息后,他独自一人开始了对于这位“睡美人”的研究。

无论如何检测,看起来他都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唯一有问题的,就只有可能是哪个面具了。

“喂,惣右介!”

拿起手边的面具仔细端详时,楼下传来平子的声音:“快点下来,你不是说要吃拉面吗——唔,门铃?”

最后那一句声音还未来得及调低,蓝染也捕捉到了门外传来的门铃声。下班后这个时间来找自己的人只有可能是浦原,如果让他发现了平子醒来的事的话……

平子打开门,外面是一个淡金色头发,下巴上有着胡茬的男人,手里还拎着一壶清酒。

“蓝染君,怎么样,最近……嗯?”

看清楚面前的人时,浦原呆在原地,困惑地眨了眨眼。

蓝染面无表情的脸很快就出现在了了浦原面前,他一手将平子挡在身后,看着还处于迷茫之中的浦原喜助。霎时间,浦原就明白了那个男人是谁。

“他是……VISORD?”浦原压低声音,灰色的双眸紧盯着蓝染,“他醒了?”

“我问过你的吧,关于童话的事情。”

蓝染冷淡地开口:“他是我的‘睡美人’,就是这么简单。”

这个一向崇尚科学,倨傲而理性的男人,居然说出了这样感性的形容。

一时间,浦原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TBC=

 

儿童节贺文,下篇等我睡一觉写完就发。写作节奏问题这篇分成上下看比较好。

宿舍网断了,插着手机4G发的文OTZ不知道明天上午网能不能好。

评论 ( 8 )
热度 ( 33 )

© Black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