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well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light!
本站所有作品仅供同好之间交流,欢迎打赏,禁止转载
【未成年人请自觉回避本站限制級文章】
关注一周以上可添加评论

【Bleach|蓝平】[Macross Paro]钻石星尘(03)

03. Hollow(02)

门悄无声息滑开,同时电子提示音响起:“身份验证通过,第五飞行中队队长,平子真子中尉,准许进入。”

蓝染跟在他身后,目送平子走进会议室中。他只看到里面大多是要塞上的高级参谋和将领,而门很快就关上了。他侧过头,看到了矢胴丸莉莎也站在外面。蓝染对于这位前辈算不上熟悉,至多知道她在舰桥当作战指挥前,是京乐将军的秘书。

“下午好啊,蓝染君。”莉莎率先向他搭话,“怎么样,工作顺利吗?”

“还好,”蓝染笑着点点头,“除了战斗之外,工作和之前做的没有什么不同。”

莉莎闻言,一边的眉毛挑起:“看样子真子那家伙是吧所有工作都推给你了啊,还真是符合他的一贯作风。”

蓝染闻言也只好苦笑,而莉莎对他招招手:“跟我来吧,他们开会还要相当长一段时间,我们去休息区。”

两个人一前一后离开门前,而紧闭的会议室的门中,散发的严肃气息,目前也就不会被两个人捕捉到了。

 

出于绅士风度和对前辈的尊敬,蓝染为莉莎买了一杯咖啡,自己拿着红茶,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中间放着茶点。在一段略有些微妙的沉默后,莉莎叹了口气。

“做那个人的手下,很累的吧?”

“倒也没什么。”蓝染诚实地说,“队长只是不喜欢有人在他旁边打扰他吧?”

原本并没有副官,工作也随心所欲,忽然来了一个空降的半吊子副官的话,想来无论是谁心里多少还是会有些隔阂的。莉莎摇摇头:“在回到地球之前,就辛苦你了——估计回到地球的时间大概还要两年左右,等重新与地球防卫军联系上后,你就可以去接受正式系统的飞行练习了。”

蓝染的优秀让上级军官们都忍不住侧目。短短的临时训练中,无论是射击还是格斗,这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的年轻人在经过训练后都可以比同级的士兵做的更为优秀,指挥才能也不是没有,他缺少的只是长时间系统的学习与实践。一边感叹着后生可畏的同时,大家一边将目光集中在这个年轻人身上。

“地球防卫军吗……”蓝染喃喃自语。

要塞遭受袭击被迫升空之前,被分配到要塞进行文职工作的他,的确知道要塞其实是属于地球防卫军管理。这样一来等回到地球之后,他就不会在平子手下继续工作了。

“那样的话,平子队长会很高兴吧?”蓝染看着侧过脸看着舷窗外漆黑的宇宙,还有闪烁着的点点的星球的光芒。

莉莎的勺子慢慢搅动着咖啡,她看起来也有些心不在焉:“谁知道呢,上位者的心思总是很难猜。但是真子看起来还是很高兴的……”

平子多次告诉过莉莎不要让她告诉蓝染自己对他很满意的事情,莉莎第一反应很自然地就是“为了保住自己作为上司的面子还真是辛苦”,但现在想想,可能仅仅是因为知道回到地球后两个人就会解除这短暂的上下级关系,为了不让蓝染产生抵触情绪才这样做的。

看起来虽然是个温柔随和的人,但也会有高傲的一面。因为平子一直不承认他,却又使唤他做事的事情,看起来蓝染并不是完全没有想法。

想到那个总是不正经笑着,披着军服大衣的邋遢大叔,莉莎托着腮,也望向漆黑的宇宙。休息区放着悠扬的音乐,其他军官和士兵在不远处小声聊天谈笑着,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平和。要塞内部在准备完工庆祝典礼时,内部就建造好了临时城市,也储存了可以供内部军队和居民消耗五年左右的物资。一切都是那么令人放心,最初因为要塞升空和跃迁流落外太空的恐慌和不安过后,每个人都放松下来,一边抵抗着外星人的骚扰,一面向回家的路上行进。

“你知道吗,要塞内部要举行的太空小姐选美比赛?”

“来之前队长刚刚跟我说过。”蓝染点了点头,“军部也有女性军官去参加了吧?”

“是的,就是四枫院夜一小姐。”莉莎微笑起来,“十分优秀的女性,也让军部很多女孩子向往。在ZP战斗机正式量产前,都是她进行试飞。飞行技术高超,格斗的话很多男人也未必可以打倒她。”

蓝染点点头:“确实是令人敬佩的女性。”

“不过太空小姐的话,除了选美之外还要唱歌……从来没听说四枫院少校有过这样的特长。”

说到这里,莉莎的红框眼镜上的镜片反着光:“这次赌选美比赛结果我可是把两个月的工资都押在了她身上——”

蓝染举起茶杯,将自己无奈的干笑声堵在喉中,取而代之的是微微带着植物清香的红茶。

两个人的终端同时响起,这是在告诉他们,长官们的会议已经结束。并肩返回的途中,两个人愉快地聊着天,却在离会议室还有一段距离的走廊转角碰到了平子和京乐。面对笑容中又出现自己所讨厌的深意的京乐,莉莎只能同蓝染先行道别,而平子大步上前,语气很是奇怪:“跟人聊的不错嘛,惣右介。”

刚走出几步的莉莎回头,抬手扶了下眼镜框:“平子中尉,请不要随便吃醋,蓝染君又不是你一个人的。”

停顿了一下,她对蓝染点点头:“蓝染君,回见了。”

“回见。”蓝染微笑着点头示意,而平子走向蓝染的脚步一顿,随即回身对着跟着京乐离开的莉莎嚷嚷道:“谁吃醋了啊喂!话说我为什么要因为这家伙吃醋!”

莉莎不屑地笑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跟着全程忍笑忍得很辛苦因此没有回头看热闹的京乐进入走廊尽头的电梯。为了安抚有些恼怒的上司,蓝染走到平子面前:“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

“回办公室。”

平子撒气一样地瞪了蓝染一眼,想起刚才会议的内容,又看看蓝染一贯没有丝毫破绽的笑容,最后什么也没有说。

 

会议刚开始,曳舟就抛出了一个重磅消息。

“已经查清了外星人的身份。”

会议室中的军官们紧皱眉头,看着曳舟展示的外星人的遗体。

“在上一次的大规模战斗中,我们的后续部队终于有幸回收到了一具相对完整的外星人的尸体进行研究和解剖。”

曳舟一边放着幻灯片,还好心提醒了平子一句:“就是你的副官上任的那个晚上。”

看着男人因为其他高级官员在场,而只能轻轻发出“啧”的一声表示不爽后,曳舟微笑着继续展示她的发现结果。

“由于炮弹击碎了对方战斗装置的外体却并没有击穿驾驶舱,我们回收到了这具尸体。尸体的外形特征与人类别无二致,只是在表面取代皮肤器官的是骨质,全身骨质覆盖率达到百分之九十。”

画面一闪,展示出的一直骚扰着要塞的外星人部队的士兵遗体,看起来构成与人类相差无几,只是全身被白色的骨头所覆盖,脸上则是厚厚的白色的骨质面具。

“我们暂时将这种外星人的名字定为虚(Hollow),”曳舟继续说,并且展示着实验结果,“测试结果标明虚的基因和人类的基因相似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除去骨质的皮肤器官之外,他们的大脑和人类也差不多,但因为实验体已经死亡,无法得出更多信息。在扫描中,我们推断他们的前额叶皮层与颞叶要比人类更加敏感和发达,但具体情况无从得知。”

山本点点头,对于曳舟的发现表示了满意,又向她提问:“这样看来,对方确实是存在交流的可能,是吗?”

“确实是这样的。”曳舟点头,“他们是与人类相差无几的具有高等智慧的生物。”

这样一来,在场的全体军官就陷入了更大的迷惑和担忧之中。迷惑的地方在于袭击人类的居然是这样一个基因与人类相差无几的外星种族;而担忧又在于明明存在交流的可能,对方却拒绝与人类进行交流。况且在要塞跃迁之前,地球防卫部就已经在内部下达戒备通知,称检测到不明生物向地球的方向进发;升空之后,他们更是在太空中看到了包围着地球的外星种族的军队。从源源不断追击着要塞的外星军队来看,包围地球的更像是一支先遣部队。

这个外星种族为什么要对地球发动进攻?是什么将他们吸引到了地球呢?山本陷入沉思之中。从要塞在节揭幕典礼上短暂失去控制,发出不明信号后,那些外星军队就像是加快了速度一般向地球驶来,随后的要塞升空与紧急跃迁更是充满了巧合性。这部要塞是二十年前坠落在地球上的,而地球防卫军也是重重封锁消息,研究并且修复这艘战舰,多年的研究和修复后扩充成了今天的Soul Society太空要塞。

——至于这些,目前还不能让下层的军官知道。在场的高级军官们都发誓了严格保密后,就此散会。

“——就是说发现了外星人究竟长什么样了。”平子对蓝染简单复述了一遍,“就是你上任的当天,后续部队回收到了完整的敌方士兵的遗体,长得很奇怪全身都是骨头覆盖的。”

“这样啊。”蓝染点点头,“跟人类差不多?”

“嗯,差不多,但桐生小姐说什么大脑哪里跟我们不一样,我也听不懂。”平子嘟哝着,“上战场还比较有趣,桐生小姐说起那些时我就想睡觉。”

蓝染失笑,借着整理数据板的动作掩饰住了自己的内心活动。平子百无聊赖地看着终端里要塞内部的新闻,忽然发出“哦——”的一声,听起来很是激动。

“夜一进入总决赛了啊!”平子啧啧感叹着,“我记得上次见到她时还是她在要塞内部的战机测试区测试改装后的ZP-15战机呢。那次还跟我抱怨着ZP-15的速度提升太慢还不如现在的ZP-07之类的——打扮一下还真是美女啊!”

蓝染闻言不由得有些好奇,也打开了自己的电脑。网页中的女人紫色的长发束起,金色的眼瞳闪烁着自信的光芒,皮肤颜色较深,身材曲线完美,妩媚之中举手投足又充满着力量与自信。

战斗机在被批准投入量产前也是要经过重重审查和试飞的。目前在军队中普及的是第七代ZP战机,高级作战人员还可以根据自己的战斗习惯对战机进行适当的装备调整。这么说来军备研发部门已经将战机研发到了第十五代,但看起来是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有申请投入量产。

“你在想什么?”平子敏锐地抬起头,看到了一手捏着下巴,看着屏幕上太空小姐选美新闻陷入沉思的蓝染,“为什么战斗机没有更新换代?”

蓝染陡然一惊,从思考中回过神来:“没,我……”

“别装了。”平子蹙起眉,对他的辩解有些不满,“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因为很多原因虽然一直在改进技术,但ZP-07的操作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更合适,不是所有人都像四枫院少校一样无论什么机型上去就能学会操作的。部分军官的战机也并不是第七代,比如我。”

说到这里他并没有继续往下说,而是站起身双手撑着桌面,看着有些怔忪,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的蓝染。

“惣右介,我不不知道你究竟在隐瞒什么。”平子缓慢地说,“从在舰桥见到你的第一面开始我就是这么想的。如果你一定要这样,那我也没有办法。”

蓝染皱起眉,对于平子的指控透露出不满:“队长,从我——”

话音刚落,警报又一次响起。两个人面面相觑,在震耳欲聋的警报声中互相毫不退让地对视着。最先放弃的是平子,他抓起搭在椅子背后的军服,大步走出办公室。蓝染紧跟着走在他后面。一直到换完飞行制服,两个人乘坐电梯到达机库时,谁都没再开口,直到蓝染站在自己的战机前拉下梯子登机时,平子站在蓝染的飞机旁边,看着自己的副官进入驾驶舱。棕色的眼睛中透露的不愉快被蓝染看的一清二楚。

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平子深深地看了蓝染一眼后,转头拉下自己战斗机的梯子跃进驾驶舱。随着梯子收回,机舱盖缓缓扣拢,蓝染戴上头盔后向着平子的方向看去,可惜平子并没有看他,而是戴上头盔,打开了通讯。

“第五飞行中队,平子真子,准备完毕。”

比起太空中的战斗来说,更为困扰两个人的,还是他们之间那不知从何而起,而距离结束也遥遥无期的斗争。


=TBC=

评论 ( 3 )
热度 ( 16 )

© Black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