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well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light!
本站所有作品仅供同好之间交流,欢迎打赏,禁止转载
【未成年人请自觉回避本站限制級文章】
关注一周以上可添加评论

【Bleach|蓝平】[Macross Paro]钻石星尘(02)

02.Hollow

 

蓝白色涂装的战斗机紧随着黑白色涂装的队长战机飞出,平子打开公共通讯,熟练地向自己的中队布置任务。

“五六七队掩护要塞引擎部分,四队在舰桥外光束炮边待命防止敌军打击光炮装置,七队之后防御阵型……二队进行自由攻击。”

二队的队长有些疑惑,但还是领下平时这项会由平子亲自执行的任务。平子最后一条命令:“包括我在内的第一小队,全体待命。”

蓝色的战机减缓飞行速度,跟在队长机后。关闭公共频道,平子打开与蓝染的通讯。

“你这次并不需要做什么,”平子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冷淡,“待在我后面,观察中队配合。之前的自由狙击任务都是由第一小队担任,下次出战我就不会给你机会再熟悉战场布置了。”

“是!”

蓝染领命后与平子一起呆在机群后方。不多时,一群白色的异形战机向机群袭来,战斗瞬间打响。原本集体警戒的战机三个一组,在对方袭来的瞬间展开攻势。虽然看起来都是在毫无规律没有范围地飞行,但是得益于平子平时训练和指挥的成果,队员们都在自己平时应该守卫的防线周围活动,整体的防御可以说几乎是毫无破绽。

看到外围增加的机群,平子不耐烦地“啧”了一声:“蓝染,鹰宫,提升飞行高度,我们去外围。”

鹰宫显然是犹豫了一下:“队长,蓝染副队长……”

“没关系。”

平子推动手中的操纵杆,从显示屏看过去,戴着头盔只露出两只眼睛的平子,那双眼犀利而带着点讽刺地眯了起来:“惣右介可是天才啊,要相信他。”

三架飞机冲出,面对来势汹汹的庞大的敌机机群,平子微微一笑:“出击吧。”

飞机侧身闪过一道激光束,挂在战机下的炮弹回应一般发射,击爆了刚才图谋不轨的敌方战机。被称为鹰宫的中尉也不甘落后,飞机上下忽高忽低,做出佯攻的姿态,高速飞行时又发射两枚导弹,击中了一架敌机。

通讯被开启,平子抱怨到:“太浪费了,你明明可以连着旁边那架一起击坠啊!”

“抱歉抱歉,队长,我会注意的。”鹰宫看起来既有些得意又有些尴尬。

听到同僚的连声致歉,蓝染皱起眉,关掉了视频通讯,只留下电台仍与平子接通。平子察觉到后,没有任何表示,但余光瞄向作为自己僚机的蓝染,却大吃一惊。

“蓝染副队长,你要去哪里?”

“执行任务,队长。”

还好蓝染只是稍稍偏离了平子的侧翼范围后停下,迎面而来的是大批的敌机。未等平子开口,蓝染的战机灵活地转了个身,向着平子这边飞来。

鹰宫有点不满:“副队长,不要就这么把敌机引过来啊。”

虽然有些不乐意,但是鹰宫没有丝毫慌乱,显然是经验丰富了。平子轻声喝止他:“别说话。”

看似是逃命一样引过来,忽然蓝白色战机机头抬起,瞬间一个九十度升空,只是稍微调整,那些敌机就已经失去了目标,而蓝染出现在他们身后。蓝染的手我住操纵杆,按下发射键。三分之二的没有迅速反应过来的敌机纷纷坠落,另外邻近平子的那三分之一也被平子一气打掉了。

而在舰桥内,所有人屏住呼吸。他们从监视器里看到了蓝染动作的全过程,还有蓝染从头到尾沉着的表现。

最先开口的还是京乐:“啊呀,平子队长现在一定很高兴。”

莉莎的双手扶在指挥台上,愣愣地看着当初那个手忙脚乱的文职人员,如今完全不同的表现。

“比起他的表现……”她斟酌着开口,“这不是很像……”

“是啊……”

京乐阻断他的话,一手捏着下巴,军帽投下的阴影让他双眼中闪烁的神色更加晦暗不明。

技术含量极高,带有挑衅敌军的成分,更考验队长的配合与反应能力——这个战术并非是蓝染的独创。在这之前,京乐和莉莎都曾在军方储存战术和装备资料的“大灵书回廊”中看到过记录这个飞行战术的影像。但是无论如何,看似无害的蓝染中尉是不会有机会,也是无权浏览“大灵书回廊”,更是作为前文职人员,不应该知道这样操作难度极高的战术。

京乐说的话正好是相反的意思。按照他对于平子的了解,平子在回来后一定会火冒三丈。蓝染中尉毕竟还是个年轻人,也并不了解自己的上司是一个怎样的人。

“就算是表达尊敬……这样也不会令平子队长高兴啊。”

——那曾是平子自己自创的战术,基于他出色的飞行技术,带有炫耀与挑衅的成分,戏耍前来侵犯的敌机。

而当时能够配合他做出战术反映的,也只有那个男人,平子殉职的前上司。

战场形式良好,看样子这次敌机也是试图入侵或者毁坏要塞,而平子率领的飞行中队圆满完成了这个任务。

在敌机溃退后,视频通讯重新被蓝染打开。头盔玻璃后他的双眼似乎在发亮一般。

“不愧是队长,”他真心实意地称赞道,“我……”

视频里的平子却直接打断他:“返航。”

蓝染一愣,但是自己左前方的队长战机已经调转机头返航。蓝染也只得跟上去。自己的飞机刚刚进入机库,他从飞机上下来后,就被队员们团团围住。

“不愧是副队长——”

“我们都看到了,与队长配合真是完美啊!”

蓝染笑着一边说出符合自己形象的谦虚的话语,却听见外面的队长冷哼一声。年轻的副队长不明所以般向队长看去,得到的却是金发男人冷淡的眼神。

“想要得意的话,未免太早了,惣右介。”

男人的腋下夹着自己的头盔,向电梯走去:“跟我来,去舰桥复命。”

那被团团围住的情景,在平子眼前闪过。只是那时被队员围住的并不是蓝染而是自己……在外面看着自己的是一个高大英俊的红发男人,那是自己的队长。

炫技一样做出了令人不禁侧目的飞行动作,华丽流畅的打击,还有迷惑敌人的飞行路线。

平子皱紧眉,看着跟着他进入电梯的蓝染。察觉到队长的目光,虽然迷惑,但蓝染仍旧微微歪头,对着平子温柔地一笑。

……嘁。

平子别过头去,看着自己侧边电梯壁上的镜子。

 

作为文职人员,蓝染怎么可能接触到大灵书回廊的机密资料呢?

不仅仅是京乐百思不得其解,资料库的管理人曳舟桐生也迷惑起来。

“我已经查过了,大灵书回廊的防御机制完好,没有任何漏洞。”曳舟双臂环在胸前,这位军备开发局局长,同时也是出色的信息技术专家和生物专家的资历颇高的女准将,表达出自己的疑惑:“没有任何资料近期被复制过或者丢失,中央主机的机房监控也被翻查过,没有看到除了值班人员外的可疑人物出入——话说~就不可能是‘心有灵犀’之类的吗?你们这些人就是喜欢朝复杂的方面思考问题!”

若是说复杂的思考,曳舟并没有资格说别人——那些顶尖的技术装备都有她参与研发,包括现在的ZP战机。她用手撩起自己的紫色的卷发,用责怪的眼神看着京乐。

“请再检查一遍……”

“我和日世里已经测试很多次了呀,京乐将军!”

不满玉京乐的怀疑,曳舟叹气:“即使有漏洞,连我都无法检测出来,而那位年轻的中尉却可以的话,我倒是想要见一见他。”

京乐皱起眉:“他的履历里两次跳级,进入军部做文职工作时也极其年轻,就算是再怎么天才,我也不会怀疑他的技术能力在你之上。”

更何况比起他在校内表现出来的课程上的优秀和人际关系处理的得当程度,他在飞行上的天赋可以说是出类拔萃。难得这样一名天才,居然在被军部点明一跃成为副队长后还保持着谦虚谨慎,如果说是心机,未免也太过可怕;但如果说是本性,京乐也并不相信。

不仅仅京乐不相信,平子同样也不相信。

当天,去向山本舰长汇报此次战果后,山本也夸赞了蓝染几句,这让平子的心情变得更加差劲。可是偏偏蓝染看起来就是一脸无辜的样子,令平子感觉无可奈何。

就这样气闷地回去,一路上蓝染仍然跟在平子后面。

“跟着我干什么啊,呆子!”

平子终于忍无可忍地回头朝蓝染斥责到。想不到蓝染看起来更加迷惑,似乎还有点委屈:“我的新房间就在您的房间旁边啊……”

年轻人眼中的神采慢慢消失不见,脸上的微笑却还保持着。那笑容在平子看来实在是虚伪的要命,但如果今晚发生的这一切真的只是巧合的话,蓝染可算是受到了无妄之灾。

“队长……是因为……我今天飞行出了问题吗?”蓝染小心翼翼地问到。

不傻嘛,平子在心里这样评价到。

但是真正的原因,透露给蓝染未免为时过早,平子只好龇牙,威胁蓝染:“第一次上战场就想要炫技?下次再让我看到你把敌机引过来,我是不会配合你的!”

蓝染先是一愣,眼中的神采却渐渐复苏,看起来像是年轻人特有的得意样子,让平子更加不爽了。

“是,队长。下次我不会这么做了。”

蓝染笑着应下,看起来心情似乎是迅速地好了起来。平子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头也不回地大步走向自己的房间,刷卡进入后气冲冲地关上了门。蓝染看着平子紧闭的房间大门若有所思。

那气冲冲的样子,实在是有些让他心情愉悦。站在原地的蓝染看着房门,回想着刚才平子那看起来不爽到极点的表情,又驻足了好一会后,才回到自己的房间中。

而在房间内,平子靠着房门,唇紧紧抿起,直到听到隔壁的门的响动后才缓缓吐出一口气。

从蓝染拉起机头飞起时,他便明白了蓝染的做法。虽说看起来战术是完全一样的,但总有一种微妙的截然不同的感觉在其中。如果说平子只是将这种飞行方式当作炫技的话,蓝染却是在实实在在将这套飞行方法当作自己的战术。而最关键的一点是,平子并没有使用过多少次这样的飞行方法。自从朱司波队长殉职后,平子真子率领飞行中队随SS要塞出航,他就再也没有使用过这套飞行方法,影像被保留在要塞的中心主机大灵书回廊中。蓝染是作为新入队的文职人员随SS出航,并没有机会接触到主机,更不要说平子展示这套飞行技术时,他还在军校上学。

平子想了很多,但毫无头绪。为什么蓝染会这样的飞行方式?他真的是第一次正式出战吗?他从前真的只是一个毫无飞行经验的文职人员吗?既然他如此天才,为什么会甘心去当一名文职人员?

直到换了衣服躺下,平子的脑海中仍然是蓝染那带着迷茫甚至可以说是委屈的表情。从前要是看到自己哪个属下被自己训斥后还露出委屈的神色,平子肯定会毫不留情地训斥那人,直到他完全低头承认自己的错误。

然而自己这个新的副手露出这样的神色时,平子却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心虚感。想来想去,都是因为这个新下属长得太过温和,毫无威慑力的缘故。

脑海中那委屈迷茫的双眼掠过,又变成了前上司的笑容。那个红发的男人最终陨落,离开了他所挚爱的天空……虽然悲伤,但是平子并不为他感觉到遗憾,因为这也是那个男人的夙愿。

时间流逝,平子渐渐地进入了平稳温暖的黑暗中。

 

在平子收到了京乐的调查结果后,报告的结尾还有曳舟的附注。

“真是巧合,这位中尉真是与你心有灵犀啊真子!好好珍惜他吧!”

“谁要珍惜那家伙啊!”

平子差点把手里的终端摔到地面上。想到这是军方给他配备的最新型号的终端,平子到底还是忍住了摔东西的冲动。正巧这时外面传来了蓝染的声音。

“队长,请您帮我开一下门好吗?”

平子没有理他,门明明没锁,刷个卡就能进来。

“队长,我双手都拿着东西,能帮我开一下门吗?”

平子这才不情不愿地从办公桌后站起来,走到门边给蓝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成堆的文件,蓝染的另一只手还提着平子跟他说过的“顺路带的”茶点。

“……辛苦你了啊。”平子接过茶点,蓝染保持着平衡走进来,小心地将文件放到自己的办公桌上。

自从有了蓝染之后,平子的工作陡然清闲了不少。不愧是文职人员出身,办事效率是一等一的快。在与地球防卫军的几名同僚通话时,平子没少炫耀自己的副官,被莉莎知道后甚至对平子做了鄙视的眼神。不过这些举动,平子都是背着蓝染偷偷进行的。不知为何,平子总是不想让蓝染在自己这里过得太如意。

在上次的袭击后,又陆陆续续来了几次敌方的骚扰。说实话,对于敌军这样的进攻行为,要塞所有的干部们都百思不得其解。从一开始SS要塞发动之时,就招来了这些外星人袭击地球。地球防卫军不得已之下,命令要塞升空对抗敌军,却因为在紧急回避敌军的攻击时进行了跃迁。在回去地球的路上,遭受到了各种各样规模的袭击。发出了通讯信号明明被接受到,却一直没有回应。

平子一边听着爵士乐,喝着红茶,手中是要塞最新发行的内部杂志。要塞内部也自带城市和各种资源,正是这些资源以及从太空回收回来的材料,支撑他们一直前行到现在。

“喔,现在要塞内部正在评选太空小姐喔。”

一边喝着红茶,平子一边读出来:“日前,在SoulSociety的城市内,为了丰富市民的娱乐活动,举办了太空小姐的选美比赛——四枫院夜一?没记错的话,她可是军部出身啊……”

虽然是少有的女性军官,又是军部家族出身,但是这位胆识过人,身手不凡的家族大小姐,却分外喜欢做一些出格的事情。

“上次给她试用了改进后速度是原来三倍的ZP机后,她可适应了呢……”一边嘟哝着,平子有喝了一口红茶。

虽然对于任何机型都十分上手,但是不知为何,在实战中,总给人一种她与战机并不适合的感觉。

蓝染埋头奋笔疾书,成叠的数据板堆在他的桌面上。他不时低头看着数据板,然后抬起头手速飞快地在虚拟键盘上敲打着。没有听到下属的附和,平子不满地抬眼看去,看到的是蓝染心无旁骛努力工作的样子。

还真是适合文职工作啊,这家伙,但飞行技术也好的不得了。

真的是心有灵犀吗……

想到这点不知为什么,平子迅速垂下眼喝了口红茶,却听见蓝染忽然开口。

“然后呢?”他的眼神没有离开过屏幕,却向平子发问,“听起来您和这位四枫院小姐很熟啊。”

“是四枫院少校。”平子纠正他,“什么啊原来你在听……她进入决赛了,似乎在民间人气还很高的样子。”

“这样啊……”

正在工作的蓝染手下忽然一滞,抬头看向平子。

“队长,您有一封邮件,上面写的是特急,您最好打开看一下。”

“……你看 就好了啊……”

平子懒洋洋地窝在椅子中,蓝染却拒绝了:“我这个等级无法点开邮件,是只给干部们的加密邮件。”

平子只好打开电脑,透明的显示屏上浮现色彩,平子点开邮件,漫不经心地输入了密码后,却震惊地坐起身体。

“惣右介。”

他看向蓝染,表情严肃起来。

“关于敌人是什么样的存在,我们已经有进展了。”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Black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