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well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light!
本站所有作品仅供同好之间交流,欢迎打赏,禁止转载
【未成年人请自觉回避本站限制級文章】
关注一周以上可添加评论

【Bleach|蓝平】[Macross Paro]钻石星尘(01)

·Macross paro 【蓝染主角向】

·蓝平主,有其他CP我会标注

·文中的ZP机型即为第一部中的VF机型

 

01. The Fifth

距离Soul Society 起飞已经过去了半年多的时间,自从空间跃迁以来,要塞就一直不断受到侵扰。究竟什么时候能够返回地球,山本舰长也不敢妄下断言。

此刻,刚刚结束战斗的第五飞行中队降落在要塞的甲板上。甲板缓缓下降,飞机停入机库中,为首的白色ZP机上,机身印着马醉木的图案。里面的飞行员在停好飞机后就迫不及待地掀开舱盖,摘掉头盔,晃了晃脑袋。

“喂,日世里,快点过来!”他朝着机库内一个小个子女性喊道,细长的眉毛在眉心揪成一团,“快点先来检查我的座机!”

“死开啦秃子,懂不懂什么是先来后到!”扎着两个小辫子的金发女性不耐烦地回头凶狠地大叫,“你再这样我就把你的氧气仓扎个洞让你横死外太空啊!”

第五飞行中队的队长平子中尉对自己的战机爱护非常,每次都是在基本的检查和修理结束后才会回到驻地休息。因为知道男人就是这样的人,名为日世里的女性对旁边的工程师做了几个手势,气呼呼地拎着修理箱向平子所在的方向走去。

飞行员的连体制服显得男人原本就修长的腿更加修长,也让他看起来更加瘦削。日世里搞不懂这个看起来有营养不良嫌疑的男人为什么每次体检都能合格,体脂水平居然保持在正常范围内。

他靠在飞机的机身上,一条胳膊夹着自己的头盔,金色的短发随着他探头的动作微微摇晃。他一条腿伸直,另一条腿曲起,脚尖点在另一只脚的后面。以一种游刃有余的姿态,他看着日世里咧嘴一笑:“这不是乖乖来了嘛!”

“去死吧秃子!”日世里掏出扳手向平子扔过去,平子被猝不及防打中腹部,捂着肚子蹲了下来。不管平子发出痛苦的呜呜声,日世里将座机的梯子拉下来,先爬上去检查机舱。

平子缓了好一会,听到日世里说:“把扳手递给我,秃子。”

乖乖地递上扳手的中尉不敢多言,却听到日世里说:“之后会告诉你座机的状态啦,你现在最好还是先去舰桥报道。”

“欸?为啥啊?”

“你不知道吗?”日世里停下手中的活,将单片镜掀起,回头看着平子,“你要有一个新下属了。”

“哈——?!”平子睁圆了眼睛,惊得合不拢嘴,半晌才跟着爬上梯子扯住日世里的工作服,“为什么啊?!现在就算是我的小队只有两个人,配合的不也是很好吗?突然补充进来一个人什么的——”

“别拽我!”

雪白的制服上印了一个脚印,平子被直接踹了下去。日世里恶狠狠地瞪着他:“说什么傻话,编制是每个小队三人不是没有道理的,缺一个人去执行任务什么的,危险可是成倍增加。就算你没有压力,也要想想你的僚机啊!别磨磨蹭蹭的,快点上去!”

拍掉制服上的灰尘,平子苦笑着将头盔放到一边,先去舰桥报道了。

日世里说的没有错,作为天才飞行员,出战以来从未被击坠,战绩辉煌的王牌飞行员,平子并未从战场上获得过太大的压力。相比之下,他的直属小队内两个僚机却总是在与他磨合好后不是转去别的中队就是战死,平子对此也头痛不已,并且时常进行反思。走在通往舰桥的路上,他心想会不会又是老爷子想要训练新人才给了他新的僚机飞行员,连与其他人打招呼也显得有些乏力。

“喔,真子那家伙,怎么了?”

莉莎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无精打采的金发男人。她旁边的白想了想,睁大眼睛:“对了,拳西说过——真子要有一个新的僚机了!”

“新的下属?难怪真子这么没有干劲。”莉莎理解似的点点头,目送平子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处。

得到允许后,平子真子进入舰桥。头顶的电子音响起:“平子真子、中尉、进入舰桥。”

山本舰长正在与一个年轻人交谈,听到提示后两个人一同向平子看过来。

“山本总舰长!”平子真子认真地敬了个礼后,立刻放松下来看着山本旁边的男人。

棕色的短发,黑框眼镜,男人看起来比起飞行员更像是一个文职人员。年轻人周身的气场温柔极了,对着平子敬礼。

“平子中尉。”

“喔,这是新人了吗,舰长?”

没有还礼,平子直接看向山本舰长。老舰长眯起的眼睛微微睁开:“平子真子,这就是你直属小队的新成员,蓝染惣右介中尉。”

“蓝染惣右介……吗?”平子正在沉吟着的时候,山本又补充了一句:“鉴于你一直都没有能够管理中队的副官,他将同时作为你的副官上任。”

“什么——?!”

平子真子一改之前兴致缺缺的样子,瞪着蓝染,仿佛是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这个看起来软趴趴的老好人要当我的副官吗?绝对不行!舰长,容我拒绝!”

“放心,蓝染中尉无论是工作能力还是飞行技术都是舰内首屈一指的优秀。”

对于任性的王牌飞行员,山本也特别网开一面为蓝染解释到。平子皱起眉:“既然这样,我为什么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舰内飞行技术好的人,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才对。”

“是这样的,队长。”蓝染一只手伸出摊开解释到:“我之前负责的工作一直是文职方面,直到上次——”

上次敌袭时,蓝染工作的C2区遭到了损毁,在附近机库待命的飞行员也被弹片击中死去的情况下,蓝染当机立断地爬上了飞机,驾驶着飞机离开即将坍塌的区域。在飞行过程中出于自卫目的,击落了好几架敌机。舰桥这边也是在打开视频通讯后才确认这架飞机上的飞行员只是一个文职人员,甚至是刚刚上手ZP机型,连如何变换战斗形态都不知道的新人飞行员。

在舰桥指挥官矢胴丸莉莎的指导下迅速上手飞机,漂亮地将前来进犯的虚方的战机击退后,蓝染当即被叫到舰桥。经过模拟测试和系统的学习后,蓝染就站在了平子面前。

“也就是说,你只上过一次战场,甚至实际飞行时间连三个小时都不到……”

平子的嘴角抽搐着,但也在山本舰长威胁性的目光下带走了蓝染。蓝染笑眯眯地走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也没有开口。平子怀着复杂的心情一路走到机库,想要看一看自己的座机,却发现日世里正在等着他。

“哟日世里……”平子有气无力地说。

日世里却只是敷衍地跟他点点头,随即看向他身后的蓝染:“蓝染中尉,跟我来,你的座机已经准备好了。”

平子今天受到的惊吓太多了,他面无表情地带着蓝染跟在日世里身后,看到了停着自己飞机的地方,刚刚旁边的空机位停了一架同样是白色,但是机翼的条纹和马醉木的图案都是蓝色的。

“这就是你的座机了。”日世里对蓝染说。看上去像是淡定,但蓝染的眼中是满足而自信的光芒。

他对日世里诚心诚意地点点头:“谢谢。”

飞行制服和头盔也放在一旁,想来这就是蓝染的新制服了。平子心情复杂地看着这家涂装样式跟自己差不多的飞机,正开口想说什么的时候,被日世里一巴掌拍在背上。

“真子,有了新副官是好事啊!”日世里不怀好意地笑着,“晚上是不是应该请大家吃个饭?”

 

晚上在餐厅,到场的也都是和平子邀请的同级的军官们。所以矢胴丸中尉来的时候,后面跟着的京乐将军看到平子正在对猿柿日世里变脸搞怪时,忍不住笑出声来。

“京乐将军!”

看起来平子是自然地收起表情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行了个礼,京乐却很容易地看出了平子的紧张。

“抱歉抱歉。”

京乐回礼后放下手干笑着:“我这样不请自来实在是打扰了。”

“哪里,反正今天的主角也不是我。”平子笑了笑,扬声叫到,“惣右介——快点过来!”

正在与人交谈的蓝染对那人点了点头后,结束谈话,立刻走到平子面前。看到了前来的京乐将军,也是恭恭敬敬地行了礼。

“这么年轻,真是不错啊。”

京乐这样感叹着:“我看过你的资料,学生时代就连跳三集,考入联合大学,毕业后又做了文职人员——居然对飞机这么上手啊,还是最新型号的战斗机,也只能说是天赋了。”

话语实在是有些意味深长,但蓝染听后,像是受宠若惊一样,绷紧身体回答:“都是联合军的各位提携,我也才能有机会成为飞行员——”

话未说完,平子一巴掌拍在蓝染的后背上:“说你什么就谢谢对方然后承认就好了!”

京乐又豪爽地笑了起来,看向蓝染的眼神中也有了几分欣赏。少顷,他把目光投向平子。

“老爷子的决定也真是奇妙,说实话,你就是需要这样一个可靠的副官,平子中尉。”

“请饶了我吧!”平子苦笑着,“我能做的也只有在上战场之前尽量训练他,半吊子飞行员什么的,听起来就很危险啊。”

蓝染看起来很无奈似的,但是确实如平子所言,他实际飞行时间也只有最开始的那一次,其他时候因为没有自己的专属战机,只能依靠要塞内的模拟训练完成测试。

“当年你的理论考试才是勉强及格吧?”京乐摸着下巴,“蓝染君只用了一个星期而已,理论就全部满分……”

“喂喂!太夸张了吧!”

平子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回答他的只有京乐的笑声。

“其实没有满分。”蓝染叹了口气,“只是全部优秀而已……”

平子恶狠狠地磨牙,瞪着蓝染:“要你补充吗,啊?”

总算是将关于蓝染的事情略过后,平子还是带着点若有所思的表情看着窗外。永夜的宇宙中,群星在视野中闪耀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金发的中尉这样说到,“坐标已经确定好,要不是那些外星生物莫名其妙的袭击,按照要塞行进的速度,怎么说应该剩三分之一的距离就能回去了……结果连五分之二的路都没能走完呢吧?”

京乐从路过的侍者手里拿过一杯酒,抿了一口后,也向着窗外望去:“也是呢,就算发出了想要交流的信号,对方也没有做过应答。看起来,是接收到之后,却不打算放过我们的样子。”

蓝染看起来有些惊讶:“是这样吗?之前我听说,我们并没有与敌军进行过交流——”

“呆子!”平子呵斥他,“这种事情不该是你询问的。”

平子明确的言下之意令蓝染不知所措,但京乐却摆摆手:“没关系,这些迟早也要与下级军官说明的吧!”

出于礼貌和上司看起来明显是不悦的表情,蓝染为自己的失言做出了道歉:“抱歉将军,是我过于冒失了。”

“我看我还是带着他四处转转吧,将军。”

平子抬手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对京乐点点头:“失礼了。”

正巧这时候,京乐的下级,矢胴丸中尉,对他招了招手:“不要缠着蓝染君了,稍微过来这边一下,将军。”

“看来我也得过去了。”

京乐微笑着点头回礼,随即走向了矢胴丸莉莎所在的方向。留在原地的第五中队队长和副队长面面相觑,平子忍住叹气的冲动,面对蓝染那闪烁着无辜又掩饰不住好奇的眼神,只好做出解释。

“就算是我这个阶层,知道的也很少……听好了,对方只是一心想要把我们剿灭而已,说不定还会入侵要塞,查到地球的坐标。他们至今没有对要塞本体发动过真正的攻击就是证明,作为首脑所在的舰桥一直被敌人规避开攻击。”

蓝染皱起眉:“那么,有任何头绪,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吗?”

平子摇摇头:“不,至今为止,因为是在宇宙间的战斗,别说头绪……敌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我们都尚不明确。智慧生物是一定的,但是究竟为什么……”

话语又一次被打断,全舰忽然响起了警报声。

“是敌袭!”

平子立刻紧张起来,回头看着蓝染:“你留在这里待命。”

“不行!”

蓝染拉住平子:“队长,请下指示!”

平子不耐烦地想要挣脱蓝染:“今天可是你正式上任第一天,我还不想你上任第一天就殉职……听见了吗?原地待命!”

蓝染固执地看着平子,手紧紧抓住平子的手腕不松开,依旧固执地重复:“请队长指示!”

平子凝视着他,在红色的警报灯闪烁的此刻,暗红色一次又一次掠过他棕色的眼中。

“记住,死了的话,就没有任何机会了。”

此刻,平子所能做的,只有给予蓝染忠告。随即,他甩开蓝染。

“蓝染副队长,随我去机库准备迎击!”

“是!”

京乐转过身时,看到的就是一前一后跑出去的两个人。

他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抬手扶了扶军帽:“上任第一天就殉职的话,也算是男人的浪漫吧?”

“说什么啊你!”

莉莎毫不留情地一巴掌拍在他头上,接着也匆忙跑出去,准备去舰桥待命。

高跟鞋并不能阻止这位女中尉跑步的速度,倒不如说她已经习惯了穿着高跟鞋在各种应该休息的时段时跑去舰桥的事情发生。矢胴丸莉莎跑到舰桥门口,先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后,才走进去报道。舰桥内山本舰长和雀部副舰长已经在室内,同僚们也随即赶来。

打开通讯器,莉莎看到平子已经戴好头盔,对她比了个拇指。

“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小莉莎。”

“这个时候请叫我矢胴丸中尉,平子队长。”

莉莎抬手扶了下黑色的细边眼镜的镜框,另一侧已经许久未亮起的屏幕中,亮起后显示的正是蓝染戴上头盔的样子。

“蓝染中尉?!”

莉莎着实吃了一惊,虽然之后会被责问,但是因为上次给蓝染做新手教学的经历实在是让她印象深刻,她不由得发问:“你让你第一天上任的副官跟着你一起去?!真子,你……”

屏幕里的平子毫不迟疑地挥挥手:“我相信他不会死的——打开机库,是时候我们去迎战了!”

女性特有的细心让莉莎在发出打开舱门命令的同时,忍不住向蓝染确认:“蓝染中尉,这次‘始解’与‘卍解’的操作,你应该熟练了吧?”

因为上次毫无准备,就让战斗机进行了初级形态变换‘始解’,莉莎不知道是应该担心蓝染的安危还是应该为上次被战斗机变形撞坏的舰内的设备默哀。而屏幕里,蓝染点点头,却说出了让她更觉得危险的话。

“我的战斗机的‘卍解’形态我还是未能完全掌握,但是普通形态和‘始解’都是没有问题的,请放心,中尉。”

平子听到后,忍不住轻哼一声:“那么,该走了,惣右介。”

白色的印着马醉木图案的战机引擎发动,飞出要塞外部。没有像是平常一样紧跟在队长后面,飞行中队精英小队的另一位飞行员看着他们新上任的副队长的飞机滑行至跑道上,蓝色的涂装配合引擎发动时战机后高温喷射发出蓝色光芒的火焰,显得尤其美丽。

望着漆黑的星空,蓝染将操纵杆向前一推。

今夜的此刻,也就是一切的开始。



=TBC=

评论 ( 6 )
热度 ( 18 )

© Black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