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well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light!
本站所有作品仅供同好之间交流,欢迎打赏,禁止转载
【未成年人请自觉回避本站限制級文章】
关注一周以上可添加评论

【蓝平】花弁(下)

06.

这是一场无止境的战斗。

男人明白这便是身为刀剑的命运,染上鲜血,沾满生者的悲叹,死者的哀嚎。即使是在这没有边际的虚无的世界中,也难逃战斗的宿缘。

无尽的黑影袭来,男人提着刀避开倾泄而下的黑色血水,也避开那些如同利刃一样袭来的黑色的触手。身上多出被利刃造成的伤口渐渐开始无法愈合,他也无暇再在跃起的间隙时,观察少女的表情。

这里仅仅是一片飘着雪的虚无之地,却让他开始感觉到疲惫。这是不应有的;即使是他身为刀魄,擅自入侵了其他斩魄刀的世界,这样令他感到疲倦的入侵还是第一次。作为精神系的斩魄刀,他可以轻易入侵到其他斩魄刀的世界中。每次入侵都是新鲜的,愉悦的,远比呆在他主人的内心中要好过许多。他的主人看起来是个喜爱热闹,精通游乐之事的人——但那也仅仅只是表象而已。那眩晕的令人颠倒的世界,并不是他喜欢的居所。

不得不说,这是他所入侵过的最为空虚的世界,也是最令他满意的世界。与平常那些草草结束,对方表现出兴致缺缺的入侵不同,少女看起来柔弱而温和,但却实在是一个好事之人。

只有相似的灵魂才会互相吸引,他正是被那份与自己相似的特质吸引,才与她共鸣。持有少女的男人与他十分相似,这点已经被自己的主人所知晓。

虽然持续的战斗令他觉得疲倦,但没有丝毫乏味。总有那么一刻,这个少女会出现破绽。穿过重重叠叠的触手,在空中巧妙地侧身,接着一个翻滚避开左右同时袭来的攻击,男人的动作流畅,身后蓄势待发的刀刃瞬间挥出。破碎的黑影之间,飘飞的衣袖后,是眯起的狭长的金色双眸。

这交锋,令人感觉兴奋而颤栗。

黑影倏然间散去,他站在半空中,看向下方院内的少女。少女仰着头看着他,温柔地微笑着。那如梦似幻的微笑,无论是谁看到,都会忍不住心神激荡。

伤痕累累的男人想到这里,也微笑着,挥刀向少女冲去。少女举刀格挡,刀刃间擦出的火花迸发在他们之间。

 

07.

不知从何时起,平子迷恋上了这样的交锋。

无论如何试探,对方都没有丝毫破绽,让他感觉到恼怒,又有一种不可言明的兴奋在其中。男人那绝对完美的面具,即使是有过那么一丝裂痕,破绽也不足以让他将蓝染真正掌控住。

在自己的手下,他看着蓝染一天比一天更加优秀,也更加令他不安。

就连接触时,也会因为对方的抚摸而颤栗。

平子心想,这个男人的嘴唇,原来也是柔软,带有温度的。

——这绝对是不可能给自己带来好下场的开始。

明知如此……纵然平子知道如此,却还是被这个男人深深吸引。回想起来,初次见面那腰间兴奋的颤栗,就已经奠定了自己无不幸的开端。潜藏在心中的自毁性让他不断探索这个男人,从他那如同冬日暖阳的笑容开始,到黄昏之初他眺望天空的眉眼。一边哀叹着为什么其他人都没有察觉这个人的表里不一的同时,又因为只有自己知道这个男人不为人知的隐秘而愉悦。

直到自己迎来真正的痛苦与不幸前,他都不会放弃去寻求这个男人的真实所在。

而在遭受痛苦挣扎时,自己大概也不会对他放手。

 

08.

在逢魔之时,就着朦胧暧昧的暖黄色的光,洒落在两个人身上。隔着窗纸落下的带着些爱意的吹息,令平子眯起眼睛。

“要是太过分的话,我可是不会原谅你的。”

这样说着,却放任蓝染接近自己。

“啊,请不要原谅我。不想要的话……现在离开也来得及,队长。”

凑近平子,在他的额头上落下轻柔的一吻,男人看起来像是往常一样礼貌而温柔。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这幅表情,所以平子才会下意识地讨厌他的同时,又禁不住寻求他。

“别开玩笑了……”

这么嘟哝着,平子像是很难为情一样别过头去。

事到如今已经没办法离开了,两个人心中都清楚这个事实。明知道这种恋情根本不会有好结果,却不知不觉中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平子心中多少是有些复杂的。原本自己只是为了观察对方,提放又试探着,想要找出对方的破绽。究竟是自己已经接近了他,还是他也利用这一点想要获取自己的信任,抑或顺水推舟,以此与他周旋?这样看来,蓝染其实也并不喜欢他。

“队长。”

棕发青年的叹息声,很快落在他的脸颊边。接着被迫正视着蓝染,平子的脸侧被蓝染的手温柔抚摸着。他低下头,再次接近平子,而平子犹豫着,慢慢闭上了眼睛。

男人紧闭的双眼,眼睑颤抖着,连带着那稍有些长的睫毛一起,阴影浅浅的抖动宛若展翅欲飞的蝴蝶。

 

09.

院落已经被尽数损毁,两个人的交锋像是起舞,但溢满了杀气。两把刀的表情都非常阴沉,而各自也伤痕累累。

那华丽的振袖被割出数道裂口,金色的狩衣下也露出了白色的中衣。

天空的雪不断飘落下来,男人双手握住刀,收起一贯轻浮的姿态,向着少女冲去。

少女也双手持刀,紧皱着眉砍向男人。

胜负便在这一瞬间分出。

雪依然在这个世界中静静飘落,少女的刀剑距离男人的下颌不过毫米之差;而男人的刀刃,深深没入少女的胸前,从她的背后穿出。没有血液的颜色,因为他们是刀魄,而这样的交锋也不会让他们真正受伤,或者就此粉碎。

“……我感觉不到痛。”

少女第一次开口,声音清脆,正如同男人所想象过的那样。

“本来也不是想要伤害你,所以不会痛。”

男人低头,温柔地看着少女。

“不想伤害我的话,你就早该离开的。”

刚刚说完,少女便软倒在地上。逆拂抽出刀,刀刃上流动着的蓝色的光芒在空中消失不见。他抱着少女,探寻似的看着她。

“我从来不知道接近你也算是伤害。”

天空中依然飘落着雪。男人一愣,抬起头仰望着天空。

“你察觉到了啊?”

少女轻声说:“这不是雪,雪花怎么可能是温暖的呢?”

“那么这是什么?”

着急看向少女时,怀中却早已不见了少女的踪影。白色的振袖委顿在手臂上,纯白无物的世界也开始变得黑暗起来。

“我叫镜花水月。”

飘渺的声音回响在黑暗之中。在黑暗侵蚀到身上之前,男人选择离开这里。

金色的身影消散在黑暗之中,不知道隐藏在何处的少女重新出现。白色的雪继续飘落着,像是梦的碎片,又像是微不足道的尘埃。

 

10.

他自然是感觉到了那个男人对自己的怀疑与警惕,这让他突然多出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不仅要继续着自己的计划,也防备着这个男人,挡下他对自己的试探,除去那些不必要的事端。

等到察觉时,才发现自己的生活中,早已充满了这个男人的身影。无论是轻浮,还是严肃,无数次言语间的试探,敏锐的他总是会第一时间察觉到自己微妙的变化。这样很不好,继续放任下去,只会出现更多破绽。替身是有必要的,蓝染也早已找到了替身的人选。

迟迟未能启用替身的原因,却是出于他的犹豫。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想错过这个男人每一分每一秒的笑容或者恼火,也不知道为何自己的目光时常不经意地落在他身上。跟在他身后,即使是看着那金色的长发在风中微微飘动,都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在逢魔之时,橘红色的光中,男人颤抖着闭上眼睛。像是在恐惧,又像是期待。

没有人看到蓝染嘴角的笑容,改变了以往的弧度。

在吻下去的前几秒,蓝染想到了很多被世人形容为美好的事物,比如飘落的樱花,夏日的烟火,或是秋季的红叶,亦或是寂静无声落下的雪花。他不懂得为什么世人会将那些事物形容为美好。

想要将他抱在怀中,想要永远不失去他,想要时间只停留在这一刻。空气中闪光的灰尘,窗外传来的树叶摩擦的沙沙的声响,身下的男人急促的呼吸,都被感官无限放大。

此刻是比梦境还要虚无的存在。

温度重叠的时刻,蓝染听见外面飞鸟振翅而起的声音。

 

=END=



算是白情贺文


评论 ( 4 )
热度 ( 39 )

© Black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