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well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light!
本站所有作品仅供同好之间交流,欢迎打赏,禁止转载
【未成年人请自觉回避本站限制級文章】
关注一周以上可添加评论

【Bleach|蓝平】既望雪(三)

·憋了好久没写连载,一写一章就是快六千字……


十二番队的出勤队员惨死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静灵庭。

“现在的虚,怎么会这么厉害?”“要是轮到我们队当值就惨了。”这样的讨论不绝于耳。

蓝染和平子恰好从拐角处走出,听到了死神们的对话。平子未发一言,倒是蓝染却蹙起眉:“作为死神,难道不就是应该有因与虚战斗而死去的觉悟吗?”

“抱歉,蓝染副队长!”

两名队员急忙鞠躬道歉。

“要你多嘴吗,惣右介?”平子轻哼了一声,“走了。”

“对不起,队长。”

走出去很远后,平子才回头看着蓝染。那温和的眉眼间没有丝毫疑惑或者不满。他只是那样微笑着,甚至还有些不解于为什么自己忽然会站住脚步,回头看着他。

“——就算不说那种话也没关系,我不在意。”

平子只能这样说了一句。

 

(三)

 

试验很成功,蓝染在那之后将实验室清理一空,变回原来远离静灵庭的流魂街某处破旧草房的模样。被放出去的虚也散布在流魂街一些空间薄弱的地方,造成是大虚自虚圈而来的假象。

这无疑是占用精力的一件事情,尤其在他当上副队长后还要兼顾队内的事务,就算是蓝染也已经觉得有些分身乏术了。在又一次忍不住打着哈欠从执务室走出时,他遇上了正从队长室走出来,手里拎着一个食盒的平子。

“早上好,队长。”

“早上好呀惣右介……你怎么看起来那么困?”

听到这话,蓝染放下遮住自己嘴打哈欠的手。迎着他那样的目光,平子不禁感觉到了心虚。

“年末了啊,队长。”蓝染幽幽地说,那眼神让平子感觉到了里面真切的寒意和怨念。

——如果没有做这个人的副队长,就不会三五次拖延标记和放归大虚的计划了。现在突然被静灵庭注意到异动,完全是这个人的错。

平子干笑着挠挠头:“是啊哈哈……年末了事情很多啊,请加油吧惣右介……”

感受到了更为强烈的怨念,五番队的队长大人终于开始动摇:“……我也会分担一些的,所以不要勉强自己。”

蓝染先是绕过平子,把文件放在队长的办公桌上后,才抬起头看着尴尬的队长:“无论如何,今天的份一定要按时做完,拜托你了队长。”

“好吧好吧……”

平子叹着气回到房间内,顺手将食盒给了蓝染。蓝染疑惑地看着手中的食盒。分量很轻,不像是有食物在里面的样子。

“拜托你把这个送去十二番队吧,惣右介——就当是休息了。”

如果自己不去送,显而易见平子自己就会把这东西亲自送去十二番队。队内效率低下也和平子经常四处跑来跑去有关,很多需要队长决断的事务也只能等他回来一一处理。

所以这样的人怎么会当上队长呢?

“我知道了,请加油,队长。”

“别愁眉苦脸的呀——欸?”

刚说完,蓝染就瞬步离开了队长办公室门口。

“怎么这么着急啊……”

平子眨眨眼,放在嘴边作势要喊的手也慢慢放下。望着一片白色的空荡荡的庭院,他看起来有些失落似的,又有点不满地皱起眉。

“所以说为什么这么着急啊……?”

 

蓝染瞬步穿行在静灵庭中。

五番队距离十二番队照实不近,为了能将公务更多更快地尽早完成,蓝染也没有空闲的时间像平子那样游荡在静灵庭中。

“啊——蓝染副队长?”

是谁呢?停下瞬步回头一看,是京乐春水,八番队的队长,一脸讶异看蓝染:“是出什么事了吗?”

“不,并没有。”蓝染恭恭敬敬地微鞠一躬,“日安,京乐队长。”

“日安!”京乐回头示意身边的副队长矢胴丸莉莎先行一步后,走到蓝染身边,“还以为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呢,居然在瞬步啊。”

蓝染摇摇头:“没事,只是平子队长让我给十二番队送一个东西。”

看到蓝染手中的食盒,京乐露出了然的神色:“这样啊……那也不必着急啊。”

年末事务繁多,蓝染很想这样直接地告诉京乐。不过考虑再三后,他还是说:“抱歉,令您误解了。”

“不不不,没事啦蓝染君,就在刚刚我也想起有事情需要问曳舟队长,一起去吧。”

京乐这样说完就自顾自向前走去,蓝染也不方便使用瞬步,也只能选择慢慢跟在京乐身后。

真是碰到了不该碰到的人呢,蓝染苦笑着走在后面。

“到了年末,实在是很忙啊。”

“确实是呢,感觉一下——都忙了起来!对了,今天的新年番队轮值表出来了,你看到了吗,蓝染君?”

“对不起,还没有。”

轮值表已经出来了吗?现在十番队没有负责人,因此廷内的护卫工作安排和外部巡逻都交给了一番队安排。负责一番队交涉的是哪位席官,他作为副队长居然完全没有收到通知,真是太失职了。

“啊啊,忘记了忘记了,队长开会时才发给我们的。”

京乐一拍脑门,从怀里掏出了轮值单。蓝染一脸的无奈,但能看得出来,他在极力忍耐自己想要吐槽的欲望。

“新年的第一天是五番队。”

“为什么?”

新年的第一天——虽然看起来和所有人的人缘都很不错,但是私下里蓝染心中“能够一起过新年”的人选挑来挑去也只有东仙。也许是因为共享着叛逆又隐秘的谋划的缘故,蓝染想着“第一天放假的话,就和阿要一起喝点酒庆祝吧”。

连这种愿望都被轮值给破坏了,但也无可奈何。喝酒之类的计划也只能放到第二天了。

“这个是临时计划的啊,蓝染君,打起精神来,我知道谁都不希望新年第一天就工作的。”

拍了拍无意中加快脚步走在自己身边的蓝染副队长的肩膀,京乐收回手捏着自己的下巴:“我们队是第四天当值,第二天和第三天分别是九番队和七番队……怎么了,蓝染君?”

这样的话也不可能在第二天约对方出来,第三天又显得自己的邀请会过于刻意。蓝染摇摇头,想来想去,只有叹气才是当下唯一的选择了。

“看样子,蓝染副队长是有约好的想要过年的人了吗?”

“是的。”蓝染回答道,“没办法,既然是队长的意思的话。”

京乐看着蓝染那看似淡定实际上却有些忧郁的表情,忍不住说:“嘛,你要是请个假的话,平子队长不会不同意吧?”

“那怎么能行呢!”蓝染反驳他,“队长都在上班,而副队长却在休假,这实在是不符合情理。”

一边说着,本来有些急促的步伐速度变得和京乐一致起来。京乐将轮值单塞回怀中,摸摸下巴上的胡茬。

“怎么说呢……大概是因为没有人一起过新年,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吧?”

“队长可是人缘很好的啊。”

蓝染并不相信这个猜想;倒不如说,如果这个猜测成立,他才会感觉到更为恼火。

“自从朱司波队长去世后,几乎每次平子队长都是自己过新年。”京乐解释道,带着无奈的笑容,“我也是看着平子君从席官成长到队长的——从前朱司波队长在的时候,这家伙虽然看起来不情愿,却也喜欢跟朱思波队长和他的妹妹一起过年。然而自从朱司波队长去世后,他最初还是会和朱司波伊花*——也就是队长的妹妹一起过年。然而毕竟对方是贵族家庭,所以也不好前去叨扰。几年前对方又有了未婚夫,于是平子队长也就不再前去了。”

蓝染蹙起眉:“这样吗……”

“你是想说他看起来人缘非常不错吧?”京乐又伸手拍了拍蓝染的后背。蓝染连续被震了两次,空余的那只手伸出来抬起扶正眼镜。他看着京乐的侧脸,而京乐继续说:“嘛,不知道是不是不走运,每次被他约到的人最后都会以各种各样的理由不得不缺席,今年听说是约了猿柿副队长和曳舟队长,结果两个人都因为最近大虚异动,不得不全天驻守在队内观察异变。”

“这还真是……遗憾啊。”蓝染适当地露出同情的神色。

也就是说如果自己不放出那些虚,或许新年当天就不会失去放假的机会。想来以前队内的新年也差不多,自己考上席官的位次后,每逢新年也是第三天或者第二天就要去值班——究竟有没有新年第一天就值班的经历呢?蓝染自己也不太记得了。

“看,我们到了。”

十二番队的大门就在眼前,两个人一前一后与队员打过招呼,向队长室走去。走到半路上,恰好看到了背着实验仪器怒气冲冲从执务室走出来的猿柿日世里。

刚走出执务室,她又很不高兴地转身——那巨大的仪器也顺势一转,差点与京乐和蓝染的脸做“亲密接触”。

“听好了你们这些秃子!新年是不会给你们放假的!都把数据整理出来!队务相关今天必须送到我那里!听到没有!”

用力摔上门后,日世里回过头,这才看到了一位队长和副队长,两个人脸上都是干巴巴的笑容,看着她。

“啊,日安,京乐队长,蓝染副队长——蓝染副队长?这是什么?”

还不等蓝染回答,日世里眉头又皱的更紧了:“什么?这不是前天队长做了点心放进去的那个食盒吗?!那家伙居然打发自己的副队长送过来啊!”

“没办法。”蓝染摇摇头,“我只希望回去的时候队长可以把今天的公务完成至少一半以上……”

“下次还有这种事情,拒绝他不就好了吗!”

日世里瞪着蓝染,仿佛蓝染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一样:“你一定是因为长着一张老好人的脸才被真子选为副队长啊!你是他的副队长又不是他的奴隶*!”

“我……我知道了……”蓝染苦笑着。

日世里气呼呼地又看了他一眼,却没再大声嚷嚷:“就算你这么说,下次肯定也会照着真子说的话去做吧……算了,你们是要找队长吧?”

“是啊,小日世里。”

“把那个‘小’字去掉!”

经过一个实验室,他们又见证了日世里保持着平衡,单脚开门将仪器放进去的绝妙杂技。在两道敬佩的目光中,日世里哼哼着打开了队长室的门。

“队长——有人来了!”

“辛苦了!小日世里!”

曳舟将日世里轻而易举地抱起来搂在怀里,后者唔唔唔闷叫了半天才又重获自由,红着脸又跑出去了。等紫发的女人抬起头时,蓝染早就已经将微微皱起的眉重新舒展开。

“是来送东西吗——啊,辛苦了蓝染君!就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吧!”

“没关系,曳舟队长。”

蓝染迅速地把食盒放下,正欲离开时,却听见曳舟说:“真是的,真子那家伙,净做些别扭的事情……京乐队长,是关于那件事吧?”

京乐点点头:“对,关于大虚异变的问题,四十六室下达了指示。”

四十六室吗?

蓝染禁不住在意起来,然而既然东西已经送还,他就没有理由继续留在这里了。

“四十六室啊。”曳舟也长长地叹了口气,“说什么呢?又要去做无谓的工作了吗?”

“是传统的工作。”京乐摇摇头更正,眉目之间却满是不赞同的神色,“虽然说千年前这样的方法可以勉励维持住两边的平衡,然而现在已经过去这么久,再怎么做也是——”

“您想说‘只能维持一时’吧?”

曳舟也为难地皱起眉。蓝染趁这个时候微微鞠躬向曳舟说:“那么,我就先走了,曳舟队长。”

“欸——别这样!先休息一会吧!”听到这话的曳舟一扫脸上的忧愁,把蓝染按在旁边空出来招待客人的座位上,顺便也示意京乐坐下。蓝染露出几分犹豫:“队长之间的谈话,我还是——”

“别这么说嘛,听听看也好。”京乐给了蓝染一个笑容。

水壶和茶杯就在队长的办公室内,因此两个人坐在会客专用的座位上,分别一左一右坐在小桌边。一边沏茶,曳舟桐生一边说:“真的是很巧合呢,每次大虚出现的地点都是我们探测的尸魂界与虚圈链接的最接近的点。”

“巧合?”京乐的手指敲着桌子,思考起来。

“是的,就仿佛知道我们探测的精准位置一样,无论是方位,还是漏洞数量,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曳舟将红茶的茶包放入杯中,端给两个访客,氤氲的雾气升腾将蓝染的镜片模糊。蓝染端着茶杯,嗅着红茶的香气,一边疑惑地问:“那个,这有什么不对的吗?”

曳舟看着蓝染:“当然不对劲。一般来说,大虚出现的前后我们会收集空间周边的点,再确定尸魂界链接的薄弱之处,加以结界保护,而不是预测。即便是预测,百分之百的正确率,也太过可疑。监视大虚的异动和检测薄弱点之间的先后关系并没有那么死板,但是现在却变成了‘只要是我们预测的薄弱点,就会出现大虚’这样的状况,实在是太过可疑。”

京乐听后哈哈一笑:“啊呀,难不成有虚混入你们队中了吗?”

“怎么可能啦,京乐队长!”曳舟笑着上下挥了挥手,“好冷的笑话啦哈哈哈——很有可能只是薄弱点增多了,而我们没有探测出来而已,才变成了预测就会百分百出现大虚的状况。”

待雾气消失,红茶的热度也渐渐降下来时,蓝染和京乐也先后喝光了里面的茶水,京乐还用了一些曳舟的茶点。两个人走出十二番队时,天色已经昏暗下来。

“……不知道队长有没有做完工作啊。”

蓝染还是带着这样忧愁的语气,望着橙红色的天空。

“看起来平子队长真是十分信任你啊。”京乐眯起眼感叹道。

这大概是蓝染今天听到的最可笑的话了。蓝染在内心冷笑了一秒,不过脸上还是十足的担心。

“平子队长这样做是为了让你放松一下喔。”终于,京乐忍不住先这样说道 。

蓝染的表情就如同京乐所想般,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你这两天一直工作到很晚吧,连黑眼圈都出来了,并且看起来就是一种‘我很累’的神情在工作啊。”京乐说着,又忍不住笑了,“昨天你来送文件的时候,那怨气让我们队里的小姑娘们都不敢和你搭话了。”

蓝染依旧困惑不已,仿佛没想明白这跟平子有什么关系。

“让你出来走走,随意活动一下——平子队长也没有说清楚,这真是他的失职。”

但如果说了的话,蓝染是不可能顺遂平子的意思,而是会更快地把东西送回去,然后回到队中继续干活吧?京乐一边笑着一边继续解释:“别看他平时那样,认真工作起来也是很有效率的。”

“是这样吗……?”

看起来蓝染并不怀疑京乐的说辞,他只是在单纯地怀疑平子是否能把公务完成。告别了被前来的矢胴丸副队长揪走的尴尬笑着的京乐春水,蓝染放慢脚步,呼吸着冬日冰冷的空气,一个人走在静灵庭内灯笼昏黄色的光中。

如果真的想让自己休息一下,那么新年就不要接下第一天轮值的任务啊。

这样怀着困扰和迷惑,蓝染回到了队长室的门口。

“队长,我进去了。”

拉开门,果然平子根本没有在工作。被烘烤的热乎乎的队长室里,平子披着队长羽织,正趴在桌上香甜地睡着觉。

看着桌上分量不少的文件,蓝染忍住怒火,拿起第一页。

“嗯?”已经被批示过了?那么下面的呢?

将文件悄悄搬到自己的桌上,一一翻过去,所有文件无一例外都被好好完成了。

被纸页翻动的声音惊醒,平子迷迷糊糊地抬起头,四处张望着,最后目光落在蓝染身上。

“啊,惣右介……你回来了呀……”

未睡醒的平子真子,说话的时候还带鼻音,听起来不像是平时那样肆意又轻佻,柔软极了。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让你去放松一下,也不是这么放松的呀!”

蓝染的手微微一顿,随即似乎又若无其事地查看起文件来。那不满的抱怨声没有平时令他感觉到烦躁的戏弄的意思;明明眼睛也没有在看着平子,却下意识挪开放在文件上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手。

“抱歉,”他听见自己说,“路上遇到了京乐队长,在回来的途中又不得不去了一次十三番队。”

平子揉着眼睛坐起来,放松地靠在椅背上:“这样啊……对了,今早回来忘记跟你说,新年轮值我们队是第一天。”

“啊,我已经听京乐队长说了。”

听到蓝染不急不慢的回答,平子有些惊讶:“怎么,你新年没有约朋友一起去玩吗?想请假的话现在直说喔!队里只留席官也是可以的,不必担心。”

想起京乐的话,蓝染的目光从自己拿着文件的手上又转回到文件上,却没有继续看那些批复的心思了。

“不,没关系的。”

他的语气中带了些笑意,却没有抬头看着平子。

“是吗——?”平子拉长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辛苦你了,惣右介。”

 

=TBC=

 

 

*《死神DSThe 3rd Phantom》中朱司波征源的妹妹,贵族。

*BraveSouls游戏中过去篇三番队相关里日世里形容蓝染为“真子的奴隶副队长”……


评论 ( 1 )
热度 ( 30 )

© Black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