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well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light!
本站所有作品仅供同好之间交流,欢迎打赏,禁止转载
【未成年人请自觉回避本站限制級文章】
关注一周以上可添加评论

【Bleach|蓝平】既望雪(二)

地上已经积了薄薄的一层雪,平子总算知道为什么正式文书下发后自己的副队长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举行就职仪式了。

“所以拳西是——考核去了?”

小心避开自家副队长的注意,平子小声地问京乐。

“这也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事情,大概队员们很快就会知道了吧?”

用着这样暧昧的话回答平子,京乐举起碗,喝了一口拉面汤,满足地眯起眼睛。

平子侧过头,像是恰好一般,蓝染也侧过脸,两个人目光相接,他微微一笑。

还挺像那么一回事的嘛,看起来就是人们理想中的“副队长”。

宴会已经接近尾声,去老板娘那里付过钱,大家也互相寒暄着走到门口。

“走了哦,惣右介!”

他抬高声音。

“是。”

男人微笑着同四番队的副队长山田清之介告别,走到他身后。

自己踩在雪地上而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似乎有了回响一般。

 

(二)

 

很快,自家副队长的就职仪式同好友的就职仪式一起举行了。果不其然,那日没有到来的队长们是作为六车拳西升职考核的见证人而缺席了——这不包括十一番队的那个剑八,平子一向不喜欢他的,其他人也都知道。

给蓝染送去的庆祝升职的礼物堆在他们的办公室里,平子不时就扬声问到“惣右介,我尝尝这个可以吗?”,蓝染每每都是应下的,并且带着奇怪的神情看着平子将那些糕点吃下去。

在平子又愉快地吹着口哨,拆开礼盒,开始大吃特吃红豆大福时,蓝染终于忍不住说:“您已经吃了很多了,平子队长。”

“怎么,你不也是同意我吃了吗?”

“不……您还打算吃晚饭吗,这样吃下去您大概就没什么胃口吃晚饭了吧?”

“那就不吃吧。”平子随意地说,然后将手中剩下的半个大福也一口吞掉。然而他吞的有些着急了,因此拍着桌子,憋红了脸,半天也没说出话来。蓝染赶紧起身,从桌子后面绕出,给平子倒上茶水。温热的茶水灌下去,平子可算没有成为第一个因为吃东西噎死而殉职的队长。

蓝染伸出手,轻轻拍打着平子的后背:“您别着急啊,还有很多点心呢。”

平子的眼圈已经红了,他仰头看着蓝染,半天说不出话来;等到他反应过来,蓝染的手正在他的背后一遍遍地抚摸时,他的身体顿时僵住。

“我没事。”他把手放在嘴边干咳一声,于是蓝染的手也收了回去。他的副队长站在他旁边,眼神变换不定,像是无可奈何一般叹着气。

“都归您了,我不太爱吃甜点。”他这样说着,走回自己的办公桌后坐下,又开始批改公文。虽说自己选择他为队长的原因只是监视,更多地也许是一时兴起……平子真子还是不由自主地有了些罪恶感。

只见他拿出手帕擦擦嘴后,抬头挺胸地坐在办公桌后,对蓝染说:“你还是先去用些点心吧,这里就交给我好了。”

对此,蓝染只是抬头,向平子发射了怀疑的目光。交给您真的没问题吗?镜片后的双眼中明明白白写着这样的话。平子有些发窘,于是在罪恶感被这充满吐槽欲望的目光盯到消磨殆尽前,他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这是队长命令,去公共休息室休息一个小时再回来!”

“您真是随随便便就用了队长命令啊。”蓝染还是忍不住吐槽。

“你懂什么!”平子龇牙,“队长命令不是什么时候该用,而是想用就用啊!”

蓝染只能叹着气站起身来:“您可真是任性。”

随手拿了一盒糕点,他拉开门走出去,回手关上门时,目光中仍然写满对于平子的控诉。

于是平子把笔一扔,自己也看起了静灵庭月刊的连载——蓝染回来时他正为了一个连载上写的绝妙的情节而哈哈大笑。

这一幕变成了蓝染惣右介心中寥寥无几的“人生中最绝望的时刻”之一。

 

“这是这周的工作报告。”

字迹工整的报告被放在了队长的办公桌上。蓝染拿着工作报告的副本,在队长面前读着:“一番队本周没有项目积压,二番队的出动报告也已经……”

“咔嚓咔嚓——”

室内回响着语气毫无起伏的报告声和单调咀嚼声。

“七番队没有任何项目积压,但是下周将会进行廷内护卫的调整,以确保更多的人手可以正常负责起队务。七番队的副队长表示,不会继续再借用五番队的人手……”

“咔嚓咔嚓……憋这嘛不竟银情(别这么不近人情)惣右……嗝……惣右介。”

平子停下咀嚼,严肃地打断了蓝染的报告;不过他嘴边残留着的食物渣滓看得蓝染真的很难受。

“就算是借给七番队一些人手又怎么样,五番队的文职人员比其他队多很多了啊。”

“因为八番队的队长也和您一样,所以没办法,我们现在需要的人手更多,要抽调一部分回来才行。”

蓝染忍无可忍地闭了闭眼睛,整理了一下心绪后,继续说:“八番队的文书还是我们在做,九番队队长刚上任,工作完成状况还算良好——”

平子把手里的脆片吃光,拍了拍手,剩余的碎屑纷纷落在蓝染递过去的工作报告的封面上。

“十一番队没有异常……”

平子托着下巴嘴边的食物碎屑也没有擦干净,蓝染似乎是再也忍不了了一般,从怀中掏出手绢,把手中的报告放下转而托起平子的下巴,眉头皱起,擦干净了平子的嘴边,又将自己递过去的报告拿起,将上面的碎屑倾倒在垃圾桶中后,才拿起报告继续读。

平子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副队长刚才做了什么,他撇着嘴瞪着蓝染,那么看了好一会。

“十二番队的曳舟队长托我将最新的大虚出没检测报告以尽量简单易懂的方式告知各位队长,大概来说就是黑腔被频繁开启造成各区灵子分布不正常,需要人工的方式——”

平子摸着自己的下巴,默默思考应该给蓝染盖一个忤逆上司的罪名,还是办公室骚扰……

五番队队长平子真子,不为人知的地方之一就是虽然平时有些口花花的但实际上喜欢男人。知道这件事的也寥寥无几——但话说回来,这跟他是否有资格当队长并没有任何关系。

“——以上,本周的工作报告完毕,有什么疑问吗,平子队长?”

平子托腮看着蓝染,蓝染感觉那目光怪怪的,似乎是在认真打量他,思考着什么;有一点蓝染可以肯定,绝对不是在想关于工作的事情。

“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我和春水一样,嗯?”

他眯起眼睛,唇角的微笑有些不怀好意的成分在其中。蓝染看得出来,这位队长又在想什么捉弄自己的主意了。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喔,可是我既不扎头发,也不会披着花色的羽织,也不喝酒呀。”

“不是这些地方一样。”

蓝染温柔又坚决地说:“队长,请您稍微正经一些吧。”

被指责为不正经的平子惊奇地看着蓝染,蓝染说的那么义正辞严,仿佛刚才捏住自己下巴的人不是他似的。

那双眼中透露的尽是疲惫和指责,然而平子却始终觉得,那有些捉弄和反击的意味在其中。

“啊啊,你真是的,哪有说自家队长不正经的——”

一边抱怨着,平子低下头,刘海遮住了眼中的光芒。

“刚才,你说到流魂街的异动?”

“是的。”

蓝染迅速翻开报告书,确认后向平子详细叙述起来。

“本周曳舟队长因为二番队和十番队的报告,派人去大虚出没的地点收集灵子数据,发现事发区域的灵子浓度与其他地方不同,有着高浓度的灵子聚集。”

平子皱起眉,看着报告中的字句。蓝染尽量将这些冗长的报告简化,向平子汇报到:“十二番队已经派人加固了与虚圈之间的防御,十二番队表示,这些袭击整和有灵力的魂魄的大虚,与以往稍有不同——按照十二番队对于虚的评级,这些虚是‘进化’了的。”

“进化……吗?以前从来都没听说过呢。”

看着自己的队长喃喃自语,蓝染安抚性地笑笑:“好在发现的及时,曳舟队长也说是最近才发现,之前她一直在研究一个全新的技术,这才忽视了对于流魂街的灵子流动分析。”

平子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朝蓝染挥挥手,示意他可以将总报告送到一番队去了。

“等等,队长——”蓝染不禁笑了出来,“您要签字啊。”

“哦,这样?”

平子抬头,正好撞入那双满含笑意的棕色眼眸中。那是对于自己的失误而产生的纯粹的笑意,弱化了那双棕色眼眸中的善良温和,反而有些真实在其中。

“笑什么,我还不太习惯啦,有副队长什么的……之前都是我自己在做报告你也知道啊!收起你的笑容!”

“是是,我知道了,队长。”

拿走平子已经签字过目的报告,蓝染微微鞠了一躬,退出去后不忘带上门。

直到关上门的那一刻,平子都已一种探求好奇又带着欣赏的目光看着蓝染。蓝染并不知道那是不是欣赏的意味,只是觉得奇怪,仅此而已。

 

这日,东仙从九番队走出。天色已经昏暗,虽然对于一个盲人来说没有所谓晨昏之分,然而经由风吹来的温度,还有身边嘈杂的声响,他还是能分辨出白天与黑夜来。

与同伴们别过后,双眼闭合的东仙向着熟悉的方向走去。

“啊,蓝染大人。”

感受到熟悉的灵压,东仙停住脚步。

“之前还未曾找到机会说过,恭喜您成为副队长。”

“谢谢你,要。”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静灵庭的大门,无论是守卫还是死神似乎都对他们视而不见一样。逢魔之时,夕阳的光照在蓝染的臂章上,木牌上细小的划痕也一并沐浴在这看似温暖实则冰冷的光中。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在街上,等走出润林安后,蓝染从怀中掏出了一个东西。

“要,试试这个。”

东仙的手毫不犹豫地伸出,将那东西接过来。那是一副眼镜,还有一个面罩——他没有见过现世的东西,因此也不知道那副眼镜的造型与现世的潜水镜差不多。

“这个是……?”

“戴上。”

在蓝染的命令下,东仙戴上了那副眼镜。

瞬间,眼前似乎出现了什么变化;原本只能感受到的灵压像是具象化一般,一片黑暗之中出现了白色的人影。

“我只是将其他事物的灵压投射到了你的‘眼中’,具体可以清晰到何种程度,还靠你自己对于灵压的感知。”

蓝染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冷淡。

“啊,多谢您,蓝染大人。”

东仙向着蓝染深鞠一躬,而蓝染则偏过头去,望着夕阳的光所照射不到的地方。

“该走了,要。”他平静地说,“先去处理那些十二番队的人,有眼线报告说有一名队员发现了我们贮存实验用大虚的地方,在他赶过去之前,想办法把这个人解决吧。”

他们的身影一前一后融入黑暗之中,有了蓝染给他的眼镜,东仙也得以更好地跟随蓝染,无声地接近了十二番队的驻地。

“要在下去解决他们吗?”

“不,你留在这里。”

蓝染的身影忽然消失,东仙毫无异议地站在原地等待着。少顷,他眼前那些十二番队队员白色的灵压开始了动作,接着便是惨叫声接连响起。

“大虚——是大虚——”

队员们惊恐尖叫着,然而又很快没有了声音。有个人跌跌撞撞地向他跑来,似乎是看到了他一般,那个人哀求着。

“东仙,你是东仙——蓝染大人提到过的吧?我是蓝染大人的手下——大虚——怎么会在这里?”

“要,处理掉他。”

蓝染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东仙毫不犹豫地拔刀,那个人瞬间就没有了声音。

“干得不错,要。”

蓝染拍了拍他的肩膀。东仙“看”的很清楚,那并不是什么大虚。

自始至终,如同鬼魅一般杀掉那些死神的,只有蓝染一个。

“十二番队已经推测出了所谓的虚的‘进化’了,这样的话,只能让他们先捉住一只研究一下。”

那声音低沉又轻柔,背景则是某只大虚的怒吼声。

蓝染转身就走,即使东仙看不见,他的脸上也始终保持着得体的微笑。

“就算是给他们的奖励了。”

在他们离开后不久,附近驻扎的死神便匆匆赶来。两个人都知道,死神们身上的刀伤肯定会引起怀疑。

“蓝染大人,那只大虚的能力是什么?”

“是拥有幻术的那只,要。”

手指搭在镜花水月的刀柄上,蓝染带着东仙,向静灵庭的方向走去。


=TBC=

评论
热度 ( 18 )

© Black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