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well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light!
本站所有作品仅供同好之间交流,欢迎打赏,禁止转载
【未成年人请自觉回避本站限制級文章】
关注一周以上可添加评论

【蓝平】应许之地(完)

·《既望雪》不会保持稳定状态更新

·本篇阅读注意:蓝染灵王paro,【高能苏】,原创角色出没有


当他走进那纯白的宫殿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

棕色头发的男人在王座上,身着白色的制服,外面是银白色的披风,盖住王座一侧的扶手;另一边的扶手上,一个金色长发人伏在石质的王座扶手上。

两个人都在沉睡着。

他不敢打破这平静,甚至屏住了呼吸。

然而他的到来还是被发觉。最先醒来的是那个金色长发的人,当对方抬起头,睁开眼睛望向他的时候,他才知道这个金色长发,身材瘦削的人,也是一名男性。

被那双棕色的眼眸所注视着,那双眼角微微上挑的眼中,是先是一片空茫,然后才渐渐有了生气。

 

“最近真是身体不太好了呢。”

躺在五番队的寝寮中,他虚弱地对自己的副队长说。

如今他的副队长早已不是桃;现在的桃已经是能够独当一面的八番队队长了。数百年过去,她早已领悟卍解,也成为了一名毋庸置疑的优秀的死神。

而他虽然保持着依旧年轻的外貌,但是身体早已变得虚弱。也许是因为虚化的原因,所有曾被蓝染虚化的队长,都保持着自己最年轻的样貌而去世。

最先离开他们的是罗武;那日他正准备出门虚讨,就收到了浦原的邮件。罗武至死,仍住在空座町,还有日世里在他身边——就连去世时,都没有让日世里通知他们。

新旧更替不可避免,终于他也迎来了这一天。

“您再稍等片刻。”他的副队长说,“灵王陛下正在赶过来。”

“惣右介啊……”

他微微一笑:“那家伙,又想做什么啊?”

话音刚落,门从外面被拉开,灵王大踏步走了进来。五番队的副队长已经习惯了灵王时不时的拜访,所以很熟练地起身,向他鞠了一躬后退出和室,顺手带上门。

蓝染穿着那件灵王下界时特制的披风——这是浦原和千手丸给他制作的隔绝灵压的东西,否则灵王的灵压若是控制不住,会将整个静灵庭“压碎”。将近千年过去,蓝染的实力却一直保持着惊人的增长,几百年过去后甚至到了平子甚至无法舒服地呆在他身边的程度。

白色的披风铺散在榻榻米上,灵王——蓝染惣右介,注视着他。

并不像是自己一样,保持着年轻的容貌,而灵体早已衰老——他还是如自己初见时那般年轻,又像是他们曾经挥刀相向时一般犀利,眼中依然是令他着迷的温柔。

还是蓝染最先伸出手,食指与中指微微并拢,用手指的背面抚过平子的面颊。平子微微笑了一下,然而只是垂下眼睑——他已经没有了抬手的力气。

金色的长发散开,平子面色苍白,唇角犹带着笑意。

“惣右介……”

“嗯,队长。”

将手移开,转而与他十指相扣,蓝染低下头,牵起平子的手,放在自己唇边。

温热的呼吸吐露在平子手上。

“看来我是等不到樱花开放的时候呢,真可惜,而且今年的冬天一直没有下雪啊。”

平子还是先开了口,声音听起来轻快又放松,仿佛只是单纯讨论着天气。

“若是一直不下雪,那也怪冷的。”

蓝染附和道:“不过若是队长想看雪的话,叫日番谷队长来也可以啊。”

日番谷冬狮郎已经成为了静灵庭史上最年轻的总队长,京乐也是在自己临终前与同僚们讨论决定了人选。本来名单中也有平子自己,然而平子觉得太过麻烦,并以“需要给年轻人发挥和成长的空间嘛,我们都会帮他的”为理由,最后也说服了四十六室。

总之,他认为自己度过了充实的一生;算不上顺遂,也无法称之为非常精彩,却让他满足。

“这种事情还是不要麻烦总队长了……”平子虚弱地说,“你也是啊,不要因为自己是灵王就总是……”

“我只是想让你看到雪啊。”

蓝染依然握着平子的手不松开。

“……啧,少来这套……”

和室内一片寂静。

 

男人从王座边站起身。

他身上穿着的是一件白色的单衣——其实下摆的长度上或许是长襦绊——然而非常宽松地穿在他身上。

就算是这样看起来就很懒洋洋的穿法,男人的身形也是相当凛然又美丽的。

“你是谁?桐生他们……让你来做什么?”

面前的少年红色的头发似乎与遥远记忆中的某个人的脸有着诸多的相似之处,然而那双紫色的眼睛又着实温柔的紧,让他想起一个少女来。

“我是朽木青岚。”少年开口道。

“朽木……啊。”

露琪亚的第一个孩子——是叫莓花的女孩吧?第二个孩子似乎随了母亲的姓氏,后来继承了朽木家。

这样的话,也说得通了……

男人歪着头,看了少年好一会。他的脸上不见笑容,双眼中也没有软化缓和的神色。但是在少年看来,他却比王座上那个依然在沉睡的男人更温和可亲。

“尸魂界,有什么问题吗?”

“嗯,所以曳舟队长他们说让我来找灵王。”

少年点点头:“尸魂界有个姓黑崎的大逆不道的男人,扬言要统治尸魂界——既有灭却师的血统,又是一名死神,还有其他奇怪的能力。总队长说让我上灵王宫来找灵王,就是这样。”

金色长发的男人低头默默思索着什么,却又听见少年问道。

“您就是……传说中的,灵王的半身吧?”

 

应平子的要求,蓝染将和室的门打开。两个人坐在回廊上,平子靠在蓝染身边,看着庭院中光秃秃的樱树,身上披着羽织。

铅灰色的天空压得很低,似乎马上就要下雪了一般。

“真暖和啊……”

“那就好。”

蓝染的手臂环上平子的肩膀,将他揽入自己怀中。

曾经他问过平子,是否要与他一同生活在灵王宫;数次的询问,皆由平子的拒绝而告终。蓝染身为灵王,只要平子愿意,他就会亲自动手,为平子重塑灵魂,与他生活在灵王宫——作为世界的守护者而活下去,就如同曳舟他们一样。

平子也一并拒绝了。

“想到自己拥有漫长的时间而不会死去就觉得无聊”——他给出了这样的理由,复而又说“灵王陛下就放过我这个曾经的队长吧。”

若是从前的蓝染,定是不愿意放开的;就算是用尽手段,他也要将平子留在自己身边。

然而几百年过去——他已经不再执着于此。

与他的回忆,足够自己在那宫殿中追想与沉思千年了。

“现在想来,死神的一生……不过也就数百年的时间了。”

一边说着,平子呼出一口气:“像是山本总队长那样强大的死神,假若没有和灭却师的一战,说不定还会活上几千年——我这种笨蛋队长可做不到。”

蓝染缄默不语,只是听着平子这样说下去。

实际上也并不是因为平子的灵力不足,而是因为虚化带给死神灵体的负担,远比蓝染和浦原想象的都要巨大。与天生就会虚化的黑崎一护不同,他们的灵魂是被自己后天改造而强制加入了虚的成分,寿命也因此而缩短。

这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平子也明知如此,却没有说破。

“不管怎么说,虽然你做了很多混账的事情……我却觉得和你在一起的时光,也不全是不幸福的。”

感受着对方的温度还有他胸膛中心脏的鼓动,平子又轻快地笑了起来。蓝染心想,大概就是因为他很喜欢这样笑,所以自己有时才对他讨厌又无可奈何吧。

“算了,还是夸你几句吧……和你在一起的时光,真的很幸福,谢谢你。”

“我才是啊,真子君。”

低头一如往常亲着他柔软的金色发丝,身为灵王的男人也这样低声说道。

“真是温暖啊。”平子又喃喃地说,闭上眼睛。

蓝染一直维持着相同的姿势,而平子也再没说过话。他的头靠在蓝染的肩膀上,呼吸很轻落在蓝染的肩头,胸膛也微微起伏着。

他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了,离去也是早有预兆;然而身为灵王,世界的楔子,蓝染却不能时时刻刻都陪在他身边。

现在想来,他们之间空白的那一百年,竟是如此奢侈的浪费。

“队长,没有你的话,我……”

说道一半,蓝染又停下。他犹豫了再三,最后还是闭口不言,只是再次用空闲的那只手伸过去,用指背抚摸过平子的脸颊。男人的睫毛微微颤动几下,却没有睁开。

呆在蓝染身边本来就是辛苦的事情。

可是他们谁也不想因此而远离对方。

“队长,是第一个能够看透我的人。”

铅灰色的天空渐渐黯淡下来,夜色悄然降临。

有熟悉的灵压接近,却又只是帮他们挂上了灯笼,又远去了。并没有在意自己曾经的副队长的灵压,蓝染继续说着。

“只是知道这一点时,我就已经很高兴了。”

现在看来,那百年的孤独,根本微不足道;可是在发现能够有人了解自己时,那种悸动,就好像是……被人们形容为喜欢一样的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您就是不肯来继续了解我……但是现在不一样,而且已经足够了。”

屋檐下的灯笼摇晃着,灯光照在平子的脸上,他的睫毛投下的阴影中,有些微微反光的湿润的感觉。

“谢谢你,真子君,我已经足够幸福,也不需要其他的东西了。”

 

金发的男人愣在原地,疑惑地看着少年。

“灵王的半身……?”

“嘛……我一开始也不相信,然而见到曳舟队长他们时才确定了传说的所言非虚。”

朽木诚实地复述着:“从黑崎那家伙的嘴里了解到的——三千年前,静灵庭曾经有过一场对灭却师的战争,也是在那一战中灵王被灭却师的始祖杀死,才有了现在的灵王——但是现任的灵王还曾被黑崎家的先祖打败——而黑崎那个男人,现在却说什么尸魂界本应该属于黑崎家……总之,在他这样长篇大论前,除了总队长,大家还都觉得他说的黑崎家先祖打败现任灵王的事情是无稽之谈。”

“三千年过去……连这个都会被忘掉啊。”

金色长发的男人叹了口气,从王座上缓缓走下,来到他面前。

近距离看,仍然觉得这个男人既强大又美丽。用美丽来形容男人是很失礼的事情,朽木自己也清楚,却止不住地这样想。

“嘛,看你的穿着,尸魂界也变成了和现世一样的地方啊……”

少身上是笔挺的黑色西装,里面是白色的衬衫,红色的短发非常耀眼,胸前别着一个椿花的徽章。

“你是六番队的吗?”

“是,我是六番队的副队长。”

男人的表情还是很冷漠,然而少年却放松下来,维持着礼仪,看起来又颇为高兴地回答道。

“后来日番谷总队长又说,大灵书回廊里还记载着的,除了现任灵王的故事外,还有‘灵王的半身’,是非常厉害的死神。”

“这样啊。”

男人淡粉的嘴唇第一次微微弯起:“称不上是厉害,仅仅是一名死神而已。”

尽管听见这样的话,朽木还依旧保持着尊敬的态度。

正在这时,王座上的男人忽然动了一下。

金发的男人回过头去,望着王座上的棕发男人。

纯白的宫殿之中,身着白色制服的灵王缓缓睁开眼睛。

就在他睁开眼睛的刹那,朽木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

那淡棕色的眼中,自己仿佛蝼蚁一般。然而他咬紧牙关,努力挺直脊背。

“惣右介,不要胡闹。”

金发的男人蹙起眉,这样淡淡地说。就在他说完的一霎那,那庞大的恐怖的灵压瞬间消散,棕发的男人从王座上起身。

只是少年的关注点并不在这里。

“灵王……也是有名字的吗?”

他呆呆地望着王座上的棕发男人,而男人温柔地微笑着,回望向他。那是一个十分温柔,如同外面暖阳般的笑容,可是那双眼之中,根本没有自己的存在。

这便是灵王。

金发长发的男人的身影瞬间消失,又无声出现在棕发男人的身边。

“我也曾是一名死神,当然是有名字的。”

灵王先是看向旁边的金发男人,复而又看向红发的少年。他那样和善地笑着,如同一名长辈,然而开口之时吗,声音却冷漠又傲慢。

“吾名蓝染惣右介,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者。”

 

晚上的风愈发地冷了。

怀中的男人呼吸越发地轻,蓝染看着灯光所照不见的地方,是无限的黑夜。

就在这时,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落在脸上。

原本还以为是风带来的错觉,然而紧接着,又有冰凉的东西落在手上。

“队长,下雪了。”

他声音很轻,搭在平子肩膀上的手抚摸着他的胳膊。

“我知道。”

平子开口说话,声音有点嘶哑。

“我知道下雪了。”

很快,雪堆积在院子中,薄薄的一层也覆盖在了枝桠上。

平子睁开眼睛,视线转移到蓝染的脸上;那俊美的脸上的表情,让他想起了他们很多个曾经。

“惣右介。”

他声音嘶哑地说,眼睫颤抖着,那片阴影上落下的雪花,很快化为了点点的水珠。

“我应该……选择去灵王宫的。”

蓝染看着他,而他最后才抬起头,看向蓝染。

“抱歉……惣右介……突然就后悔了,不想……留你一个人。”

本来十指相扣的手,此刻有一方慢慢失去力气,最后松开;雪飘落在他的肩头,过了一会也没有再融化。他的眼睫上很快挂了淡淡的霜,眼睑低垂遮住已经失去光彩的深棕色的眼眸。

蓝染看着他,什么也没说。良久的沉默后,他抱起平子的身体,望向漆黑的夜空。

 

——灵王将自己的力量分出三分之一,而被注入了灵王之力的那个死神便成了灵王的半身。每隔十年灵王都会进行一年的沉睡,而灵王的半身在这期间就代行灵王的职责。

这是曳舟队长告诉他的事情。

“灵王的半身是灵王最重要的人,那名死神寿命将尽时,灵王陪在他身边;在他死后便回到灵王宫,抽出自己的肋骨,将那名死神的灵体重塑,只要灵王不死,那么灵王的半身就会一直活着。”

“现在并不知道他们是清醒或者沉睡的状态,若灵王没有苏醒的话,让灵王的半身去静灵庭也已经足够……总之,若是灵王能醒来,将他的力量借给你是最好不过了。”

虽然被嘱咐了很多,然而登上台阶,进入宫殿时,朽木青岚还是被眼前的一幕惊呆,有那么一瞬间忘掉了所有的事情,只能愣在原地。

 

棕发的男人一只手撑在脸边,银白色的披风半幅在身下,半幅搭在王座的扶手之上,俊美的脸上有着温柔的笑意;在他未搭着披风的王座扶手边,一个金色长发的人,身着白色的和服,倚在王座边,双臂交叠,头枕在胳膊上,金色的长发如同阳光倾泄而下。

在纯白的宫殿中,因为他推开门而照射进来的阳光,将金发的人照亮,也照亮了灵王的半边身体;那俊美的脸,半张在阴影之中,半张沐浴在阳光下;金色长发的那人全身沐浴在光中,那头发比阳光还要耀眼;他睫毛投下的阴影,在不时流动过的风中颤抖着,令他移不开目光。

外面天空明亮,细碎的灰尘在纯白的宫殿中闪烁着金色的宛若时间碎片一样的光芒;如同画一般,不禁让人屏住呼吸的场景,就在眼前。

这个世界的王与他的半身,在这天空的宫殿中,纵然千百年过去,日月更替——

 

停止活动,停止呼吸,沉眠于纯白的阗暗中。

不曾停止的,是对你的爱恋。

只愿此刻,化为永恒。


=END=


评论 ( 13 )
热度 ( 69 )

© Black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