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well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light!
本站所有作品仅供同好之间交流,欢迎打赏,禁止转载
【未成年人请自觉回避本站限制級文章】
关注一周以上可添加评论

【野望组中心】吞噬(完)

·六十分题目补档

·无CP极短篇,野望组三人指蓝染东仙和银


酒过三巡,三个人看起来都有些醉意了。

但也只是看起来,而已。

先不说东仙,他颜色较常人略深的皮肤,在灯光下也看不出什么变化;银的笑容不变,只是蓝染怎么看他,都觉得怎么别扭。

蓝染决定自己先开口,毕竟他刚才也着实喝了不少。三个人除了做实验观察以外,很少有这么悠闲的聚在一起的时光。

“不要那么拘谨,银,要。”他率先开口,脸上是惯有的温柔的微笑,“终于银也通过了队长考核,真是可喜可贺。”

昔日那个身形瘦削的少年终于也长成了能够独当一面的青年。不管是从什么角度去看,蓝染都为他感到高兴,真心实意的。

“啊啊,那种无聊的考核,只是稍微应付了一下,很简单就过去啦!”

青年伸出修长的手指指腹摩挲过酒杯的杯口,眼神也不知道看着哪里。他的眼睛一向是眯起来的,蓝染也鲜少见过他睁开眼睛的样子。那冰蓝色确实很会让人过目难忘,所以他也理解了银为什么经常眯起眼睛。

“对待考核不可如此懈怠,市丸!”

旁边的东仙这样说到,但是语气比起平时没有了那种令人不由得挺直脊背的严厉。看起来两个人都在享受这难得放松的时光。

“考核什么的,老实说真的很无聊,但是呢——”

银拉长声音,看起来似乎是斜视着坐在自己对面,继续小酌的蓝染。

“蓝染队长,当队长很有趣吗?”

那称不上是有趣,尤其他发现青年有时候与自己的前上司有着颇多相似之处的时候——比如经常抛下公务跑去出玩什么的。当了队长之后原来期待的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并没有想象中的多,很多实验和计划也因此不得不做出细微的调整。

“如果像是你那种工作态度,那可不会有趣的,银。”

“这是哪里的话,我工作一直都很认真的啊,蓝染队长!”

忍住叹气的冲动,蓝染为自己再次斟上一杯清酒,抿了一口后说。

“像是你那种每天出去,借着虚讨之名实际上常常跑去流魂街的举动,还不足以肩负起队长的责任。”

虽然有着当队长的器量,可是让青年不要这样一直任性下去,无论是作为队长还是作为他追随的人,蓝染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对青年稍作提醒。

“可是平子队长看起来就是那种人啊。”

市丸银说的一脸的理所当然。

本来这个名字对于三个人来说都是禁忌——其实那个晚上尽管计划成功,对于蓝染和东仙来说也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东仙想到的是平子,蓝染想到的是浦原。但是市丸看起来真的是毫不在意地说了出来。出乎意料的是,东仙居然也没有蓝染想象中的过度反应,只是微微皱眉,而眉心又迅速地舒展开。

于是蓝染也决定压下心中的违和感,再次拿起酒杯。明亮的灯光中,自己眼镜的镜片上有着微微的反光。酒液入口带来的刺激感,在他的感受中,似乎连披在身上的五番队的队长羽织,都在灼烧着他的后背一般。

“那个人啊……实在不是什么正面示范,忘掉吧。”

在小小的沉默过后,他继续说到:“队长是肩负整个队伍责任的人,说是引导他们前进,让他们拥有方向的灯塔也不为过。”

“身为队长,既要与这个队伍相配,又要能支配这个队伍,为你所用。如果没有人愿意追随你,也只能说明你并没有作为队长的才能和气度。”

市丸有作为队长的器量,蓝染也相当看好他成为三番队的队长。也许其他队并不适合银,但三番队却是绝对与之相配的一个队伍。

“支援队吗……”银玩着早已经空掉的酒杯,小声地嘟哝着,像是在发问又像是在喃喃自语一般,“三番队啊……当三番队的队长,看起来没有考核那样简单吧?”

到达战场时,往往看到的就是死神们尸横遍野的惨状,因此这个番队的队花是金盏花,意味绝望。

可以拯救,抑或无法拯救。

在前队长凤桥楼十郎在的那段时间里,三番队一贯阴沉的气氛因为这位浪漫的队长而稍稍有了改变。可是随着队长的殉职,阴沉的气氛很快又重新聚拢在三番队中。

对于他们来说,他们所熟悉的很可能只是“市丸副队长”而已,而非“市丸队长”。在命令下达到三番队时,也是市丸银亲自拿着公文到三番队。

“——以上,所以下周开始我就是你们的队长啦,请多指教!”

他还颇有兴致地挥挥手,加深了自己的笑容。

“他们看起来很惊讶……就是说,完全没有高兴的意思啊!”

不知不觉,酒壶已经整齐地码成一排放在桌子上,蓝染依然颇有兴致地一杯接着一杯喝着,东仙虽然看不到身边的市丸的表情,却能从他一向玩世不恭可是今日略显低沉的语气里听出一些端倪。

“队长之道是要靠自己去领悟的,市丸。”他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给自己重新续杯,“即使我和蓝染大人告诉了你我们当队长的心得,也可能并不适合你。”

外面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在东仙说完这句话后,小隔间内一时间只被酒与杯底的碰撞声与雨声所占据。

到底要怎么做才好呢,看起来市丸的确是颇为苦恼。

蓝染没有任何头绪想出市丸苦恼的原因。他天生优秀,连队长“殉职”后迅速接手队长工作,完成考核当上队长这些事情,都掌握的相当地游刃有余。他最开始看起来的生疏和犹豫,多半也都是装出来的。

仔细想想的话,平子那个人也不全是做了没有用又无聊的事情。

“首先你要有点自信。”蓝染一边喝酒,扭头看向窗外,“虽然如果连你自己都不相信你自己,队员又要怎么去相信你呢?”

东仙也难得地用温和地语气表达了赞同:“如果发生什么事情,作为队长,镇定与迅速行动是尤为重要的。无论内心如何犹豫,心里一定要做下决断——事后再来评判那是正确与否也不迟。”

市丸依然趴在桌子上,但是看起来似乎是对于两个先一步当上队长的人的建议有了那么一丝兴趣。

“还有……”

东仙一边说着,又拿起了酒壶,对准杯盏倾下壶口。

酒香弥漫在三个人中间。

 

通过了队长考核,在正式就任队长的前一天,蓝染躺在前队长曾经下榻的寝寮中。

这房间实在是太过空旷了,蓝染难得地感觉到有一点点的不自在;但这是队长的寝寮,或许以后他需要住在这里,这也算是提前适应了。

在成为队长之后,离自己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但是这之前,作为静灵庭五番队队长的蓝染惣右介,也有着相当大的存在的必要。

“真是空旷。”

他静静地说,然而也不期待有谁能够回复他。

明天还是搬回自己的副队长寝室吧。至于这里,改成档案室也好仓库也好,总之能有效地利用上就可以。他作为副队长代理队长的事务已有了一段时间,对于队员们对他的看法他也心知肚明,他们是不会反对自己的决定的。

——那是蓝染惣右介作为五番队副队长的最后一天。


=END=

评论
热度 ( 31 )

© Black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