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well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light!
本站所有作品仅供同好之间交流,欢迎打赏,禁止转载
【未成年人请自觉回避本站限制級文章】
关注一周以上可添加评论

【蓝平】百年先も爱を誓うよ(完)

·开车

·灵王蓝设定

·如果你点击了以下链接表示你已经看过上面两条并且同意阅读,阅读中出现的任何不适作者不负任何道德和法律上的责任,谢绝道德槽,谢谢合作。


虽然已是春天,室内却依旧有着丝丝凉意。披着羽织,在灯下阅读着公文的平子,总是感觉有凉风从脖子后面掠过。

“蓝染,帮我把门关一下。”他随口嘱咐到。

于是门被悄然合拢,然而被呼唤到名字的人却走到了他身边坐下。

“还在看啊。”

“是啊,比不得灵王大人清闲嘛。”

抱怨一样地说着,平子摘下自己鼻梁上架着的眼镜。他一边捏着鼻梁,一边不耐烦地说着:“真是的,如果你不放九十九号鬼道,说不定现在我已经看完这些公文然后睡觉了——”

九十九号鬼道真的是给静灵庭造成了很大的破坏,至少本来还能看的静灵庭的地面已经完全不能看了。

一双手臂环住平子的腰,蓝染将下巴放在平子肩头:“原谅我吧。”

“死心吧,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他说话的时候头微微动了一下,于是那金色的略长的发丝扫在蓝染的脸颊边,触感柔软的不可思议。

五番队作为协调各个队活动,组织重建的中枢番队,需要做大量的文书工作。别说是平子,小桃也好,五番队的队员们也好,经常需要加班到深夜才能把调度工作处理完毕。战后重建工作十分繁琐,平子就算是想偷懒也找不到任何机会。

然而作为灵王的蓝染,倒不是说没有想要帮忙的意思,只是平子不想让他插手而已。蓝染一边抱着平子,看他重新戴上眼镜,看起了公文,心里默默思忖。没办法,这个男人有的地方就是让人觉得……过分有原则,到了愚蠢的地步。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眼睛都开始花了。”平子一边看一边说着。语气这时倒说不上是抱怨,只不过有些淡淡的无奈,“果然——上了年纪眼神也开始不好使了吗?”

“现世不是有那个叫台灯的东西吗?光是要比烛光亮的吧?”蓝染说着,“回到尸魂界的时候没带过来吗?”

“那是需要用电的啊!尸魂界也没有电……嘛,虽然的确有充电型号的……不过会比较麻烦吧?”翻过一页公文,平子继续说,“这个节骨眼无论是麻烦莉莎,还是麻烦喜助,都不太好……话说回来,喜助的伤到现在还没痊愈吧?”

因为全身中毒的原因走着走着就会大吐一口血出来,看的人心惊肉跳。蓝染没有理会平子的问话而是直接伸出手。

“还是稍微休息一下吧,嗯?”

抽走平子手里的公文,蓝染再次抱紧平子的腰。隔着布料,那份柔韧的热度令他有些蠢蠢欲动。似乎是看出了蓝染的心思,平子的脸一瞬间黑了下来:“我警告你不要乱来啊!”

“怎么会呢,就是稍微抱一会。”

“谁会信你啊!”平子摘下无框眼镜,折好放在桌上后,才开始死命地想要推开蓝染枕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

蓝染的头发被弄的有些凌乱,然而他脸上依然是那令平子生厌的微笑:“那么这次呢?”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平子看起来都要抓狂了,“今天就算了吧!明天还有一堆事要做呢!”

“您要是委托我做的话,很快就能完成了……”

“都说了不会让你做的,你老老实实当你的灵王不好吗?”

——不知怎么两个人纠缠着早已离开了办公桌边,回过神时就已经躺在了被褥上。

距离那场大战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而他们也交往了不少时日。

究竟这个男人对自己抱有的是怎样的心思呢?平子并不清楚。但是他只是明白,自己对这个男人已经恨不起来了。

也许就像是一护所说的那样,现在自己的朋友们都还活的好好的,所以谈不上什么原谅不原谅的——假如要恨的话,也要恨那些轻信了蓝染的人,跟随蓝染的人,还有当初想要将他们赶尽杀绝的四十六室。

一旦解开了心结后,就会发现自己其实很喜欢同蓝染相处的时光,甚至于以前压在心底的悸动,都一并重见天日……令他无所适从,直到与灭却师的战争结束,看到了伤痕累累的蓝染之时。

而且为什么这个人会想要跟自己交往呢?自己又是为什么答应了呢?

平子一概不知道,也懒得去想了。事到如今,这家伙已经变成了灵王,自己身上没有他想要索取的东西;又看当时断了胳膊胸口一个洞的他实在是可怜,嘴上就说着“先治好自己再说吧”——哪能想到这个本该回到大牢里的人突然就变成了灵王呢?

“在想什么?”

灯还未熄,暖色的光中,背后的热度让他感觉到了疲倦。明明刚才已经累到眼花,这时候却又没了多少倦意。

“没想什么。”平子快速地说。

“在想关于我的事吗?”

“没有。”

蓝染又是一阵惹他烦躁的低笑:“在想关于我的什么?”

“都说了没有啊!”

刚刚否认,那双本来环住他,放在他腹部的手就开始不安分地游走起来。

蓝染只是在猜测而已,本来他只是随口问了问。

“跟我相处的时候,我也不希望队长想关于别人的事情。”

男人背对着他,身体微微绷紧。他原本的短发似乎有些长了,但丝丝缕缕滑下时,扔能看到他的脖颈。听到自己的话,平子不知道是气恼还是惊吓,大阪腔更明显了:“我就是在想关于别人的事情那有怎样啊?……啧,别摸了……”

“来做嘛,怎么样,这个时候队长也睡不着了吧?”

平子真子不知道自己对他觊觎已久。

他也不知道他对自己那放松的态度,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多么大的诱惑。不再像以前一样针锋相对,两个人像现在这样躺在一起,蓝染自己也没能想到仅仅是一年,自己就这样得到了他。

从身体……到心灵,也许吧?

心灵和身体越是交叠,越会无法自制。这一点曾经的他并不知道,也不曾体会过。

“来做吧?”

“你好烦啊!”

平子僵着身体,挣扎了几下后最终干咳一声。

蓝染露出了计谋得逞的笑容。

“那就……抱我吧……”

他说出这话的时候是无奈更多还是害羞更多一些呢?

 

滴滴滴

 

虽然很舒服,但是快感的叠加也很要命。

躺在被褥里,平子自暴自弃地想着。

那在之后,无论怎么哀求,蓝染都不管不顾地做着;如果不是明知道这是自己默许的后果,平子醒来第一件事大概就是指着蓝染说他强|奸自己。

可惜平子做不出来那种反复的事情,而蓝染看起来显然是心满意足,正坐在矮桌前批阅着公文。

最后已经没有了其他的感知,只有不断冲击着身体的快感。平子心想,这种事情果然是做一次就知道了……很折磨人啊!

但是他也不会承认,和蓝染做这种事的感觉,真的很舒服……

“醒了啊?”

蓝染背对着他,手中的笔没有停顿,不过从说话人的声音来听,蓝染现在的心情似乎不是一般的好。

“安心休息吧。”蓝染愉快地说,“似乎是因为前几日过于劳累,你睡了整整一天——要是想吃东西的话,我去厨房给您拿。”

“怎么敢劳灵王陛下大驾啊……”

他这么嘟哝着爬起身,一边说着,穿上旁边蓝染给他叠起放在暖炉不远处的衣服,眨了眨眼睛。他并没有发现自己昔日的副队长,现任的灵王大人,已经转过身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等注意到蓝染时,平子无奈地叹气:“剩下的工作交给我来吧。”

“您不怪我擅自就接手了队务吗?”蓝染问他。

“怎么会,本来你就熟悉这些吧?有你在的话正大光明偷懒也不错嘛,桃也不会说……”

平子说着,忽然停下来。

——自己已经可以信任蓝染了吗?

转过头去,蓝染也看着他。

“您发现了啊?”

那不是他所揣测的得意的表情,只是自己忽然被男人抱住,拥入怀中。

自己看不到蓝染的表情,然而男人抱着自己,许久都没有放手。平子抬起手环住蓝染的脊背,从腰部抚摸而上,最终停留在他的脖颈后。

“安心吧。”他也放松地说着,抚摸着蓝染的头发。

想必这个男人不会让自己看到他现在的表情吧?

即使被小小地隐瞒了,平子却还是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


=END=

评论 ( 16 )
热度 ( 67 )
  1. anna4153Blackwell 转载了此文字

© Black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