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well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light!
本站所有作品仅供同好之间交流,欢迎打赏,禁止转载
【未成年人请自觉回避本站限制級文章】
关注一周以上可添加评论

【五番队中心】VOICES(完)

·情人节的后篇/微平桃

 

天气倒是很快转暖了,平子望着蓝的近乎透明的天空,还有不时随着微风飘来的一丝丝的薄云,心情难得地不错。这个时候,现世想必也是一番生机勃勃的景象。

“……所以,刚刚回来我也没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东西……”

很快他又难为情地低下头,看着身边的副队长:“没有像样的回礼,真的很抱歉。”

雏森摇了摇头,温柔地笑笑:“没有关系,送给队长巧克力的时候,也不是抱着想要回礼的目的呀。”

“什么嘛!”平子有些孩子气地瘪嘴,“就是说完全没有期待我的回礼吗?”

他故意做出的失望的表情让他年轻的副队长慌张起来,急忙摆着手:“不是的,队长!那个……能送给队长巧克力我就很开心了!我……那个……也不是没有……”

“那就是期待咯?”

“也,嗯……也许吧……”

虽然觉得自己的副队长这样很可爱,但再逗弄下去,说不定她会更加慌张吧?

抬手摸了摸雏森的头,平子露出点好笑的神色:“前段时间我就想好了,送你这个的话一定很不错——桃没有去过现世吧?”

雏森看起来有些茫然:“那个,冬季的时候,不是去过……”

平子叹了口气:“不是那个啊,是去现世体验真正的,人类的生活!作为回礼,今天跟我去现世吧!无论想要什么——我都可以买给你!”

这话正巧被从外面走进来,手里拎着发给五番队队员以及他们的队长的现世杂志的莉莎听了个清楚。女人放下杂志,抬手推了下自己的眼镜:“真子,这是约会吧?跟副队长约会这种事你很喜欢做吗?”

雏森的脸瞬间红了起来,平子转过头龇牙:“想什么呢,就是带这孩子去现世玩玩而已!”他的大部分储蓄都留在现世,也没办法立刻转换成在尸魂界的财产如果不用就可惜了。

莉莎对他的回答不置可否:“你还没说呢,你是很喜欢跟副队长约会吗?”

“都说了不是约会,是情人节的回礼啊!”

“怎么看都是你占便宜了,那明年我会给你巧克力,能预支一下回礼吗?今年去C79我一个人拿不过来那么多本子……”

平子想起从前陪莉莎去漫展时那汹涌的人潮和人类们前赴后继的热情,不禁冷汗连连。那样浩大的场面和人类狂热的表情,堪比蓝染从黑腔里放出的那堆基里安。

莉莎的眼镜可疑地反光:“你看,所以还是约会啊?这也算是回礼吗?”

平子举手投降,拉起自己还在脸上冒烟的副队长,忙不迭地去了队内的穿界门处。

到了浦原商店,换上义骸,穿上自己已经非常熟悉的现世的衣服,平子大步从和室中走了出来。接过浦原给他的车钥匙,平子咧开嘴:“谢啦,喜助!”

回应他的是浦原用扇子遮住嘴,目光中满是玩味:“是约会吗?”

平子头皮发麻:“真的不是!”

 

开车带着雏森来到了空座的商店街,平子找地方将车停了下来。走在他身边的雏森好奇地看着周围的景象,欢笑的人们,闪亮的橱窗,一切都沉浸在平和与喜悦之中。

“这就是现世啊……”她不禁感叹出声。

三月中旬,樱前线已经推进到了空座町。旁边种着的染井吉野樱落下淡粉色的花瓣,街道被一片淡粉色的雪覆盖。走在男人身边的少女穿着长靴,天蓝色的连衣裙里是一件白衬衫,头上还带着一顶蓝色的贝雷帽。夜一在旁边指导她穿上的时候也忍不住说“完全就是真子的审美啊”,想不到也是异常地合适。

樱花的花瓣有几片飘落在了她的贝雷帽上,又因为重新吹拂起的微风而飘走。

“是啊,怎么样,很棒吧?”平子愉快地眯起眼睛,“人类真是不可思议,明明一百年前时没有这样的节日,也没有这样宽敞干净的街道。”

一百年间的日子,回忆起来就如同梦幻般不可思议。初来乍到时因为现实与尸魂界并无太大的区别,要融入人群中也不算是困难。再往后,自己也假装自己是吃了人鱼肉的人类,不断转移着住处,隐姓埋名地生活,看着现实进行着飞速的改变。

等回过神来时,他发现雏森的脚步放缓,扭头看着一边的橱窗。

白色的招牌上写着典雅复古的西洋字,间或有亲密的男女从中走入或者走出。这是一家婚纱店,平子曾经在这里打过工,但那也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也许这里的店员已经又换了一拨,不会有人认识自己。

“想看看吗,桃?”平子低头看着自己的副队长。

“欸,可以吗?”少女露出期待又不安的神情。

她不是一个会在自己面前掩饰的孩子,越是相处,平子就发现自己越喜欢她。

就像是弥补了自己无形中的某些遗憾一般——尽管自己以前认为那是不需要被补偿,完全是自己的选择带来的遗憾,但真正被填补了心中某处令人无数个夜晚中辗转难眠的空洞时,那种感觉与自己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虽然桃穿这个的话可能有些早,但一定很好看吧!”平子带着自己的副队长向里面走去。

雏森一头雾水:“……早?”

“这是现世的人们结婚的时候才会穿的礼服喔!”平子心情颇好地说,“迟早有一天我也会看着桃穿上婚纱吧,作为队长,这个就当做是奖励好了——桃?”

听到结婚这个词的雏森,犹豫地站住脚步,看起来很局促不安。

“还是算了吧……”虽然衣服很好看,但是桃因为得到了预料之外的解释,流露出女孩子才有的害羞的艰难的表情。

并没有抵触,这孩子只是在害羞而已。

“没事的,我不会告诉其他人啦!”平子已经准备好给自己的副队长照上几张,如果下次十番队那个队长再来的话,自己还可以轻描淡写地说出“桃穿着婚纱真的很好看呢”来试试那小子的反应。稍微想想都觉得令人愉快,这种好事绝对不能错过。

况且桃是真的喜欢婚纱——哪有女孩子看到自己心仪的婚纱会移开目光的呢?

被队长劝进了婚纱店中雏森更是注意到了这里试装的男女都是一副亲密无间的样子。

“如果以后桃有了恋人或者是想要结婚的对象,就应该是对方带你来这里的。我这个队长真是有点不太名正言顺呐!”

一边这样感叹着,平子对店员打着招呼:“不好意思,橱窗里那套衣服,麻烦给这孩子看一下啦!”

店员有些为难地点点头:“请稍等,我先问一下店长——那套衣服是店长亲手做的。”

一边理解似的点点头,平子带着雏森在一边坐下,回头对着仍有些局促的雏森说:“我以前在这里打工过,看来我的眼光还是很好的嘛!”

“打工(アルバイト)?”桃歪了歪头,看起来对于外来语还不是很熟悉。

“就是在这里工作,但不是正式员工啦!”平子笑着说,“在现世的时候我也没什么固定工作,也没有固定的居所,就跟漂流(ドリフト)一样。”

“漂……流……”雏森还是一脸迷茫。

“就是……随波逐流,一类的……”平子耐心地解释道。

雏森先是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看起来又有些低落:“抱歉队长,这些我都不太知道,回去后我会多看一些关于现世的书……”

“不看书也没关系喔。”平子随意地说,歪着头,手肘撑在白色的小圆桌上,一手托着下巴,认真地看着雏森,“以后我会慢慢教给你的。”

不像是某个男人,明明对爵士乐不感兴趣,却一定要同自己搭话。

“是带着女朋友约会吗,平子君?”

随着一声爽朗而短促的笑,一个男人走到了平子身边。

“望月先生!”平子不满地皱起眉,脸上却满是笑意,“饶了我吧!今天带这孩子出门,为什么所有人都这样说啊!”

名为望月的男子容貌只能算是普通,周身却散发着柔和又强势的气场。他看着自己的前店员,又看着旁边坐着的少女,搔了搔自己的下巴:“不是女朋友的话,今天约会又来到我的店里,是想干什么啊!”

“这孩子平时一直在工作,难得有机会这样悠闲地出来走走!”平子抗议到,“这是我的下属,请给我留点面子啊!”

望月又是哈哈一笑:“在职场这算是犯错误喔!”

“都说了请饶了我吧!全怪您的婚纱做的太漂亮,这孩子移不开眼睛,我就带她进来了!”平子怪叫起来,“这怎么能怪我呢?”

听到自己做的婚纱被人称赞,望月满足地笑了,看向雏森:“那么小姐,请跟我来吧,一定是因为这件婚纱跟你有缘——我觉得那件婚纱跟小姐您也很配喔!”

从椅子上慌张地站起来,桃微鞠一躬:“麻烦您了,店长,真是不好意思!”

对于雏森的举动,望月店长似乎是愣了一下,但又很快笑了起来:“没问题,我先叫美咲小姐带你去换衣服。”

鼓励地朝自己的副队长笑了笑,平子目送着女性店员推着婚纱架子,带着雏森向试衣间走去。

站在平子的旁边,望月低头看着平子金色的发顶:“真的不是女朋友啊?”

“真的不是啊!”平子仰头,眼皮耷拉下来,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那就还是喜欢男人啊,平子君。”

“……随你怎么说。”平子轻轻嘁了一声,掩饰般地转头,端起店员端给他的咖啡喝了一口。

窗外的樱花花瓣随着吹来风飞舞着,有一些轻轻贴在玻璃上,倒映在咖啡的浅褐色中。那惹人怜爱的身影依旧那么美丽,似乎是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将就此结束。

“你看起来精神了不少,很喜欢你的新工作吗?”

没有问平子最近怎样,也没有问平子为什么辞职,更没有问他现在的工作,望月避重就轻地同平子寒暄着。

“是复职。”平子也含糊地说,“之前工作的地方出了很恶劣的事情,没办法只好回去了。”

望月理解似的点点头:“虽然你看起来一副靠不住的样子,但果然还是个责任心很强的人啊。”

“嗯,承你吉言啦。”

平子望着桌上雏森刚才放在这里的蓝色贝雷帽:“我也没想过自己会复职……真是不可思议。”

已经过去了数百年,每个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夜晚,都会有一个男人的存在。对于死神来说,他们的记忆力远比常人要好,所以最开始的十年中,他连看到天空中高悬的银色的月亮时,都会忍不住咬紧牙关。

这样的平和到底能维持多久呢?平子自己也不知道。倘若瀞灵廷又掀起了什么波澜,自己能够抵抗住吗?也许在蓝染被关入无间后,风波就此平息,也不会再有什么惨烈的大战,那样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在久远的过去中,更早的时候,他也并不是没有带着蓝染来到过现世。虽然极力表现出对于一切都很是感兴趣的模样,但平子清楚,那个男人对于平和的场景无动于衷,更乐于掀起一场反乱……欺骗别人,然后再残酷揭开真相,他大概会这样做——他也的确这样做了。

“久等啦!”

店员小姐带着已经换好婚纱的雏森走了出来。

“队,队长……”

雏森看起来有些不适应,她戴着过手肘的丝质手套,白色的婚纱看起来虽然朴素,但设计却不失婉约。本来已经见惯了自己的副队长死霸装的平子,也忍不住晃了下神。

“真漂亮,就是腰部需要改的再细一些。”望月真心地笑了起来,“您真是特别适合这件婚纱!”

名叫美咲的店员小姐也笑了起来:“我已经用别针给雏森小姐稍微改了一下,真是的特别漂亮呢!只可惜现在是短发,如果以后头发稍微长一些,就可以挽个发髻。”

“平子君,怎么样?”望月低下头,看着身边的平子,“平子君,回神啦!”

平子这才轻咳一声:“抱歉……桃,真的很好看!”

“是吗……?”

对着镜子,桃看着穿着婚纱的自己。

就像是以前读过的少数的现世书籍中形容的公主一般——雏森想到这里,脸又微微红了起来。

“想到以后说不定要这样把桃嫁给哪个小子,总觉得有点不爽啊。”平子恢复了一贯的精神劲,起身站在自己的副队长身边,牵起她的手,微微弯下腰:“就像这样,把你交给哪个臭小子的话——真是不甘心!”

在他身后,望月店长和美咲都笑了起来。

“快停下吧,怎么忽然当起了雏森小姐的爸爸!”望月接过另外一个店员递给他的头纱,交给平子,“还没有忘掉打工的时候培训的事情吧?”

平子撇了撇嘴:“难道不可以吗——这种事过一百年我也不会忘掉,放心吧!”

站在雏森面前,为她披上头纱,平子的表情忽然柔和起来。

“真漂亮,桃。”他轻轻地说。

隔着一层薄薄的纱,雏森看着自己的队长。

那双深褐色的眼中,全然是爱护和欣慰。

他在想些什么呢?雏森忽然很想知道。为什么如此关心我,爱护着我,在自己有时难以掩饰对于蓝染队长的尊敬和遗憾时也不会生气,而是温柔地顺着自己的话语说下去;明明他们之间第一眼相互见面时,她还是只顾着自怨自艾的不负责的副队长,而他是被蓝染队长陷害和伤害,不得不逃亡现世,刚刚归来的一名死神。

她想要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得到这样的爱护。自己真的配得上队长这份爱护吗?队长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总有一天,我会把你这样交到谁的手中吧?”平子轻声说,用着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音量,“店长说的没错,在现世这是长辈才会做的事情……如果桃真的有一天要嫁人,我可以担任这样的角色吗?”

那双犹如静谧的黑夜的双眸,被洁白的头纱隔开。两个人对望着,平子只看到自己的副队长笑的有些苦涩。

“队长……我值得您这样做吗?”她不安地问,“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的副队长,桃。”

平子毫不犹豫地打断雏森的话,这是很少有的事情:“你是我的副队长,我是你的队长。我们是互相信任的对吧?那么我就会一直保护着你……”

他顿了顿,最终没有说出后面的话,只是带着期待,望着自己的副队长。

然后他看见自己的副队长,缓缓绽开一个幸福的笑容。

“我也会……一直守护着您,队长。”雏森小声地说。

无论发生什么,哪怕赌上性命,也会一直守护着您。

 

“说起来,队长当时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我也是听到店员小姐说才感觉到奇怪的。”

最后平子还是花掉了自己的一部分积蓄买下了那件婚纱,带回了浦原商店。在返回瀞灵廷前,雏森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一边看向夜一:“四枫院小姐……队长说了……‘恋人或者是想要结婚的对象’,想要结婚的对象应该也是自己的恋人吧,为什么要分开说呢?”

夜一听到后倒是有些惊讶,挠了挠自己的脸:“好问题呀,雏森!真子只是下意识地那么说了吧!”

“下意识吗?”

在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情况下,雏森的脸上流露出几分震惊和不解。

夜一将自己的叹息掩盖了过去,送走了还在思考的五番队副队长。

在随波逐流的日子里,平子是否从遥远的过去察觉了什么,夜一并不知晓。她很少为了其他人的什么事情而生出叹息之情,对于她来说,某个男人是否对另一个男人怀有着出了上下级之外特别的情绪,并不关她的事。这也只是喜助同她提起的事情,关于某个男人,关于崩玉为什么放弃他,关于真子曾经的选择和理由——对于自己来说无所谓,但是对于面前的少女来说,还太早了一些。

但毫无疑问地是,也许那名少女已经悄悄填补了平子真子内心某个地方。

像是清风一样,带来美丽的风景。

在寂静的黑暗中,那美丽的思绪与感情,像是樱花一般——再随着一阵阵吹来的风,悄然带走男人心中的黑暗。

一直目送着少女跟在男人身后,穿界门缓缓合拢,这场景令夜一忍不住弯起嘴角。

“欸呀,夜一小姐,这么高兴吗?”一边的浦原喜助的双手拢在羽织的袖中,看向一周叉腰似乎是有些满足的夜一。

“看到令人愉快的结局,当然会觉得心满意足——你也是吧,喜助?”

浦原点了点头,帽檐下的灰色双眸中也有着淡淡的释然与欣慰。


=END=



蓝染:我的前男友跟我的前女友在一起了怎么办

其他人:活该!!!

感觉桃对于平子既是蓝染给他造成的伤口的填补,又像是女儿一样需要引导和关爱,又如同一个女人一样在旁边约束着平子(好好工作 队长!)

都怪蓝染,都怪蓝染……

挑婚纱是我突然想到的梗,其实如果是白桃的话,平子吧桃交给小白这个场景我怎么总觉得有点微妙→平子还当了小白的长辈的感觉

补白情的~

 

2018.05.30更新

小桃婚纱我奶的简直八九不离十了,手套,头纱,啊!!!

疯狂摇摆中!!


 

评论 ( 23 )
热度 ( 35 )

© Black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