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well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light!
本站所有作品仅供同好之间交流,欢迎打赏,禁止转载
【未成年人请自觉回避本站限制級文章】
关注一周以上可添加评论

【五番队中心】花之背荫(完)

·60分稿,冬季决战后背景

 

“呐,井鹤,现在有时间吗?”

那是一个夏日里普通的,微不足道的下午。银发的男人笑着向他挥了挥手,他上身赤裸,一只手抹着脸颊边淌下的汗水,带着几分愉快地问他。

他露出了为难的神色:“但是,这里还有几份公文需要送出去——”

对方听到了他的话,似乎是有几分遗憾。

“是吗,那你就先去工作吧……”男人看起来是真的有点失落。队长也会失落吗?他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因为任何时候队长看起来都是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面对着形形色色的人或者事。

他为此打心底感觉到了抱歉。

“对不起,队长……”

“没什么,之后想来也可以喔!我还是很期待的!指导别人的剑术——什么的!”

对他挥了挥手中的木刀,男人似乎又重新振作起来,笑意加深。他看起来虽然瘦削,却肌肉结实,手臂上的肌肉线条因为汗水的缘故,反射着点点的微光。树荫在道场外的木质地板上投下斑驳的阴影,微风吹过时,那阴影之间发出窸窸窣窣的温柔的声响。

与这份安宁所相配的,是银发男人一个十足的期待的笑容。

可惜吉良井鹤再也没机会跟自己的队长讨教剑术了。

 

“真是难得,最近瀞灵廷内外,很少能看得见副队长们的踪迹呢。”

冬季决战刚过,一切尘埃落定,蓝染也被关进了无间监狱之中。将事务加紧处理,好不容易过了新年后,瀞灵廷内的书面工作的节奏,总算是缓和了一些。

面对着冲他豪爽地笑着,又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的石严,吉良也极力露出一个笑容:“他们……大概是在某处修行吧。”

“说的也是。”石严点了点头,却没有再多说什么。

大逆不道的恶人蓝染惣右介,曾经就是石严,也是整个五番队的队长。

虽然四十六室的判决还隐藏了诸多的真相,然而曾经温柔和善的蓝染队长成为了瀞灵廷大逆不道的叛徒,对于五番队来说是很难接受的事情。

石严作为五番队的三席,自然对此无话可说——倒不如说,他那困扰的样子看起来,就是在极力回避着这个问题。

“那么,平子队长呢?”

“队长啊……”面对吉良的疑惑,石严重新露出笑容,“虽然不怎么干活,但意外地很可靠呢!”

吉良有些汗颜:“你这是在夸他吗?”

平子真子是五番队曾经的队长,因为遭受蓝染暗害,才被瀞灵廷下令追杀,不得不逃去了现世。自己的新队长凤桥楼十郎也是曾经被蓝染暗害的其中一人。吉良承认,自己对于这些通过引继的形式重新回到瀞灵廷的队长,还不怎么熟悉。

并且也并不是不认同他们,只是多少需要花费一些时间,才能接受自己的队长已经不在了的事实。

陪伴着乱菊小姐,前往流魂街埋葬队长的情形,就像是在昨天一样。

“居然只通过对话,就能够让雏森副队长重新振作起来!五番队上下都很感激他——并且,他似乎没有看起来那么散漫啦!”

似乎像是要说服自己,又像是要让吉良安心一样,石严又抬手拍了拍吉良的肩膀:“安心吧!说起来,最近也有队员特意去咨询已经退队的老队员们,关于平子队长以前是一个怎样的人。你如果不是很安心的话,也可以去找一下三番队以前的老队员喔!”

其实并不用这么做,只是为了不再让石严担心,吉良还是点了点头。转过一条回廊,吉良抬眼就看到了五番队的道场,门打开着,里面是雏森的身影。

“雏森……?”

“啊,副队长她呀……”

石严也迷惑地抬手挠了挠头:“明明鬼道已经非常厉害了,剑术也非常优秀——最近不知道为什么,经常来到道场这里。”

吉良当然知道曾经是他同届的同学的雏森是有多么的优秀。斩拳鬼走全部以优秀的成绩毕业,进入五番队后颇受蓝染的器重,无论是工作能力还是作战经验,都不得不令人赞叹。

“最近的副队长会用比平常还要高的效率处理好公文,然后就会来道场和队士们切磋。”石严看着道场内的雏森,用着敬佩的语气说,“不愧是副队长。”

头发已经剪短,死霸装的袖子也用绳子束起,英气十足地与队士们切磋着,汗水从她的鬓角流下。雏森桃喘息着,抬手抹去汗水,面带微笑:“下一个!”

“啊呀,你们没有听说过吗?运动也可以有效发泄压力的哦。”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随意地插入了他们的谈话中。

平子真子站在他们身后,目光又转回雏森的身上。

“那孩子还真是努力啊。”

石严迅速挺起腰板:“下午好,平子队长!”

吉良抱着公文,也略微弯腰,同平子真子打了声招呼:“下午好,平子队长。”

“别这么严肃嘛!”平子摆了摆手,从他们身边的空隙处钻了过去,径自走向道场,还不忘对他们勾了勾手,“稍微休息一下也可以哦,我记得桃说过今天的公文已经处理完了。”

吉良低头看了眼自己怀中的公文:“确实没错,这些是需要……”

“那就来吧!”

打断了吉良的叙述,平子迈进了道场中。刚刚击退了一个队士的攻击的雏森也停了下来,转头看向门口,露出高兴的表情:“队长!”

一边脱下队长羽织挂在门口的衣架上,平子甩掉脚上的草鞋,随手拿起墙上的刀架中的一把木刀,慢慢地走进道场中。

看到了平子的动作,雏森似乎是有一瞬间的怔忪。

但很快地,她调整了一下呼吸,双手举起木刀,面对着平子。

“喔,看起来已经很熟悉了啊。”平子单手持刀,侧身站着,看起来浑身都是破绽,“体力没问题吗?”

“是!没有问题!”雏森朗声回答到。

吉良有些不明所以地眨眨眼睛,迷茫地看着道场中的情景。

察觉到了吉良的疑惑,石严压低声音,对他解释道:“以前蓝染队长……蓝染在的时候,有时也会对副队长进行剑术指导。”

明明五番队并不是一个擅长剑术的队,吉良也曾在五番队待过一段时日,也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或许是因为自己离开五番队时雏森才刚刚就职副队长的缘故,他也没有听过雏森提起关于剑术指导的事情。

道场内其他的队员们也纷纷让开,给两个人留出足够的空间。

“那么,队长,我要上了——哈呀!”

挥刀冲向平子,但还未等吉良反应过来,刚才看起来随意又散漫的平子真子,单手提刀,轻松地架住了雏森的攻击。抬起手臂时,死霸装的袖子从他的胳膊上滑下来,露出精瘦却有着流畅的肌肉线条的手臂。

如果说在蓝染假死那时,自己尚可以挡住狂怒的雏森的攻击,那么现在吉良自己也不确定,对上这样的雏森,自己是否还可以横刀挡下对方的攻击。

更何况,平子真子只用一只手斜架,就化解了雏森的的正横切攻势。不愧是队长级别的人物,刚刚还像是没有防备一般浑身都是破绽,转眼之间却已经防下了雏森的第一击。

“以前蓝染就提倡过,敌人不会在你有防备的时候才攻过来,所以无论何时都要能做到在被袭击的一瞬间就能够进行反击。”石严解释说,“和十一番队的人不同,五番队的队员们比较中意的就是居合道。”

“这样吗?”吉良喃喃地说。

的确,按照居合的理论,使用者就是要从平时的状态能够瞬间切换到反击的架势中。

只是平子真子在斜架住雏森的攻势后,却示意雏森放下刀,平时的笑容也微微收起,只是垂下眼看着雏森:“不够快,再来。”

见他刚落下木刀,雏森便又举刀轻喝一声冲了上去。平子这次露出赞许的笑容,这才开始对雏森进行剑术的指导。一边化解着雏森的攻势,他一边心情颇好地说:“刚才的架势不错……就是这样,左构的姿势很不错……用横切!好!”

但是居合道所看中的还是一击必杀。

无法想象,原来在自己离开五番队后,蓝染还有过这么多的,看起来与他的气质和行为不相符的建议吗?

雏森的攻势也越来越迅速和凶狠,她紧皱起眉,一个添手切向平子真子砍去;左手虽然没有武器,但是雏森用拳向平子的小腹揍去,右手中的木刀也在向左划过一道弧线,后刃部向下砍向平子。

——雏森即使是最暴怒的时候,也不曾对自己使用过这一招。

吉良还是第一次看到,雏森这样认真的,似乎是赌上性命一样的攻击。

然而平子真子却只是反手用自己的木刀架住雏森的攻击,侧身再次绕到雏森的左边避开了雏森的拳头。

周围的队士们都倒吸了一口气,看起来和自己想的差不多的也大有人在。

“喝啊——!”

添手切接四方切接平突,雏森的攻势越来越迅速,而平子真子却始终不慌不忙地指导着,单手用木刀架住雏森一次又一次的攻击。他看起来心情颇好,晃动的金色的发丝后,他眉眼之间都是轻松又宽慰的笑意。

在众人都屏住呼吸,等待着他们的副队长再发起一轮更强烈的攻击时,平子却将木刀在手里一转,用刀背敲在了雏森的手腕上。木刀应声落地,雏森这才喘息着停了下来。

从始至终,平子真子都没有用过另外一只手。

雏森低下头,看着地上的木刀,黑色的短发垂下来,让人看不清她脸上的神情。

“真好啊,好久没有这样锻炼过了!”

将木刀放回刀架上,平子赞扬地摸了摸雏森的头。挥了挥手示意队员们正常活动,平子捡起雏森的木刀,递到了她手中。抬起头看着平子,雏森的嘴唇蠕动着,却没再说什么。

“以前是蓝染做你的指导吧?”平子先是跑到一边拿了条干净的毛巾,又递给自己的副队长,一边对自己看起来有些不知所措的副队长说着,“真是不错的剑术!”

他褐色的眼眸中,满是对雏森的信任,和纯粹的关爱。

“是,是的……”雏森点了点头,看着自己的队长,似乎也逐渐恢复了自己的语言能力。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她忽然绽出一个满足的笑容,“谢谢,队长。”

意识到他们两个似乎有点多余,吉良和石严贴着墙根悄悄溜走了。

直到离开了一段距离后,石严才轻轻呼出一口气。

“真是奇妙……”他看着屋檐外无垠的蓝天,“平子队长是怎么知道的呢?原来蓝染……也是喜欢对副队长进行单独的剑术指导。”

提出了就算是每天都在处理公文很少有机会出勤,也一定要保证自己的身体素质,多加锻炼,战力也不可松懈——多次强调了这一点,让他们忠于瀞灵廷的,正是那个背叛了瀞灵廷和整个尸魂界的男人。

“是这样吗?”吉良也有些迷惑了。

但是很快,他想起了似乎是在很久之前,但其实又并没有很久的一件事。

夏日的微风中,赤裸着上身的银发的男人,在光线昏暗空无一人的道场中,对他伸出手。

“呐,井鹤,现在有时间吗?”

 

空无一人的道场中,银发的少年再次爬起,却被棕发的男人止住了动作。

“今天的练习就到这里,银。”

“是——!”

拉长声音,靠着道场的墙壁坐下,市丸银拿起一边的水壶,大口地喝着水。

无论从哪个方向进攻,何时进攻,用何种方式进攻,这个男人始终不曾有一丝破绽。仅仅是用一只手,就挡下了他全部的攻击。这样可怕的男人,或许无论是谁,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呐,我说蓝染队长,该不会以前平子队长也这样做过吧?”银看向蓝染所在的地方,弯起唇角。

男人站在空无一人的道场中,摘下眼镜,从怀中掏出眼镜布,擦拭着不存在度数的镜片,淡淡地说:“所以呢?”

“我看见过哦,被平子队长拿刀打在身上——”

“我不是那种会记恨和将无所谓的怨气发泄在别人身上的人,银。”

外面正值春日,樱花之间细碎的悄然的低语,饱含热烈的冷淡,与即将逝去的温柔。

市丸银看到过,被平子双手持刀进行了剑术指导的蓝染。平子真子虽然鬼道优秀,却不知为何隐藏着自己剑道的实力。两个互相隐藏着实力,提防着彼此的男人,却在如今日一般的春日中,进行着无谓的练习。一举一动,连表演的痕迹都无法看出。棕发的男人像是无奈一样笑着,而高高束起了金色长发的平子真子,带着不耐烦的表情,用木刀敲着蓝染说“给我认真一点啊”。

“我可什么都没说喔,蓝染队长——”银拉长声音,有些不怀好意。

那雀茶色的眼眸极快地瞥了自己一眼,又转回去盯着正在被擦拭的眼镜。

“是吗,银?看起来你还有余力,我们继续吧。”

他知道这个男人的计划。

东仙要也已经如他所愿成为了九番队的副队长,假以时日自己也会去往某一队就职队长吧?

啊啊,到了那时……

他也想这样,对自己的部下,进行剑术指导。

少年拿起木刀,站起身向着已经重新戴好眼镜,看起来温柔又和善的男人走去。

在昏暗的道场中,重新响起了木刀相互碰撞击打,产生的清脆的响声。

 

=END=




石严是we do knot always love you里交代的五番队的三席,后被平子推荐去当了真央的学院长,是吉良学生时代的室友。

我强烈怀疑蓝染以前装模作样接受剑术指导就是为了看平子扎起头发后露出的那一小截脖颈……【喂!

不是五番队所以脑电波对不上吗,吉良你错过了一个亿……

评论 ( 2 )
热度 ( 45 )

© Black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