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well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light!
本站所有作品仅供同好之间交流,欢迎打赏,禁止转载
【未成年人请自觉回避本站限制級文章】
关注一周以上可添加评论

【蓝平】老师是禁忌的野兽!(上)

·现代paro 精英教师蓝x大叔侦探(伪装学生)平

·车速很急请大家系好安全带!

·在日本情人节是女孩子送男孩子巧克力,我应该没出bug?

·如果你点击了以下文字中的任何链接表示你已经看过注意事项并且同意阅读,阅读中出现的任何不适作者不负任何道德和法律上的责任,谢绝道德槽,本文架空设定谢不代表作者认同或故意宣扬这种行为,谢谢合作。


(上)

 

当平子真子剪掉自己的长发时,多少还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心痛。毕竟人到中年,以后头发再长会原来的长度时也不知道会是何年何月了。

不过确实如罗兹所建议的,自己剪掉了头发后,看起来确实年轻了许多——准确地说,年轻了二十多岁。剪掉头发的原因是因为他需要潜入一所高中里对一个教师进行调查。不得不说,京乐财团的总裁对于自己的侄女,他的兄长留下的唯一的孩子,有着全方位的关心和担忧。百忙之中的京乐春水甚至专门抽空作为真央高等学园的董事之一亲自前去学校看了一圈。

“有一个叫做蓝染惣右介的教师令我很在意,他同时也是七绪的班主任——就请平子先生帮忙,调查一下这个人吧!”

毕竟日理万机,京乐也只得把这件事交给了自己信得过的侦探先生,并且开出的价格绝对值得平子亲自动手减掉自己的长发。后脖子感觉一阵冰凉,他摇了摇自己的一头金色的刚刚过耳垂的短发,看着变为妹妹头的自己,长长地叹了口气。

穿着校服衬衫,手上是运动腕带,背着一个学生手提书包的自己,确实非常像一个高中生。还好他要潜入的不是女校,否则不剪长发他就必须穿着女装潜入,那样的话他情愿先留住自己最后的底线。

背着书包,以转学生身份来到了教师办公室。那个在自己的调查档案里出现过的男人正坐在办公桌前认真书写着什么。

不得不说,本人的样貌虽然和档案中的照片一模一样,但是散发出来的气质却令人捉摸不透,也难怪京乐春水会如此忌惮这个普通的教师。他的履历可以说是完美至极,出色的成绩考入东大数学系,在完成了修士课程*后拒绝了导师的邀请,到了真央高等学院当起了一名普通的老师。长相俊美文雅,颇受欢迎,唯一可能算得上是异常的是他完全没有过恋爱经历,无论怎么调查这里都是一片空白。

“不会是一个自己不行又喜欢对女高中生下手的变态吧……?”

但是见到真人时,平子背后汗毛倒竖,因为这个人绝对不可能是自己的所想的那种普通的变态。绝对算不上好人,却令人捉摸不透,难怪京乐春水一直对此表示不安。

听到门口的响动,几个老师同时看向平子真子,蓝染也在其中。看到平子时,他镜片微微反光,一瞬间令平子无法看清楚他的神情。

“是平子同学啊!来吧,我带你去班级。”

他站起身,浅棕色的西服穿在他身上,衬托出他的儒雅。这个颜色的西服,如果不是气质出众又身材匀称的人穿着,很可能显得身形宽大而又土气。但是穿在蓝染的身上,却只会令蓝染显得更加的温柔和彬彬有礼。

“是,蓝染老师。”

对比自己小的人叫老师是一种很新奇的体验,平子愣愣地跟在蓝染身后,注视着蓝染的后背。

无论怎么看都太危险了,浑身散发出不容抗拒的气势,沉稳,自然,有一种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的气场。

这样的人怎么会出现在一个普通的高中学园里?该不会装作是普通人,实际上却策划着什么吧?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糟糕了。

话说这家伙还有连续三年获得优秀教师的记录,这所学校的老师还有校长难道都是瞎子吗?

看到蓝染拉开教室的门走进去,平子等在门口,看着站在讲台上的蓝染拍了拍手,带着温和的笑容:“同学们,安静一下,今天我们迎来了一名转学生——”

阔别了校园十几年,平子忽然有些怀念曾经的校园生活。趁着这个机会,体验一下也不算太坏,就当作是放松好了。

走进教室,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利落里写下了镜像反字,他潇洒地将粉笔扔回粉笔盒,对下面的同学们笑容满面地开始了搞怪的自我介绍:“扁平足的平,小野妹子的子,真性包|皮的真,辣味明太子的子——我是平子真子,请大家多多指教啦~”

蓝染的镜片又是一阵反光,指着黑板上的字无奈地说:“平子同学,你写的是反过来的字……”

“这是我的特殊技能哦,老师!”

对面的男人看起来非常无奈,但也只能点了点头,为他指了座位:“平子同学,你就坐在……”

前面实在是没有位置了,蓝染只能将平子安排在了靠窗户倒数第二排的座位上。刚一坐下,他就跟自己前面和旁边另外一排的人都热情地打了招呼。而第一节国文课的老师也到了教室门口,蓝染嘱咐了一下同学们之后,和等在门外的国文老师简单交代了一番,便离开了教室。

虽然重返校园令人觉得新奇,但平子还是用余光盯着蓝染,直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门口。而坐在教室中的平子真子也并不知道,蓝染在回到办公室前,经过教室的后门时,似是不经意地瞥了自己的新学生一眼,又脚步不停地匆匆离开了。

 

潜伏了一个多月,平子非但没能够抓住蓝染的马脚,反倒是从同学们的只言片语中拼凑出了教职工和学生们对于他的评价。男同学们在痛恨蓝染抢走了女孩子们的目光时又不得不用佩服的语气说“蓝染老师真的很厉害”,而女生们则是陷入了各种粉红色的幻想中,少数没有的也都是以崇敬之情看待蓝染的,比如京乐春水的侄女伊势七绪。虽然这个阶段性调查结果令京乐大松了一口气,但他们都疑惑起来,这真是蓝染的真实性格吗?无论是温柔还是耐心,批评虽然严厉但也带着对于学生的关怀教人心服口服,教职工们更是对于他赋予了前所未有的信赖。甚至在校园中还有蓝染老师后援团这样奇怪的社团存在。社长是一个学习成绩优秀,长得漂亮可爱,可以说是学园偶像级别的少女雏森桃。平子曾经见过这个女孩,在没有蓝染的场合中她温柔里带着强势,个性是顺从中带着不服输,偶尔会因为一些她觉得“不应该”的事情而做出一些小叛逆的举动,但在教师面前永远是乖乖女的形象。

这孩子真的不是看透了蓝染后学习他吗?无语之中,当他收到了这孩子的情人节的义理巧克力,打开发现是手工制作的黑框眼镜黑巧克力时,这种无语的情绪被放大到了顶峰。

当然,他在享受校园生活时也没有忘记顺便给自己认识的每一个女孩子都送上了义理巧克力,当然是出于对女孩子们怜爱和长辈一般的疼惜的情绪,也被男生评价为“是花心”“是在钓鱼吧”——这一天他也收到了很多回赠的巧克力,以及没有写名字,估计是告白成分的巧克力,令他大为头疼。被日世里看见的话,就会被说“多大年纪了居然还去勾|引小孩子”一边暴揍他吧。这么多的巧克力到底要怎么处理呢?将巧克力都塞入了自己的鞋柜中后,平子陷入了沉思。

忽然,他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今天是情人节,当然也有送给老师的义理巧克力。默许了这一点的老师们为了防止尴尬,在放课后的这段时间里,没有社团指导的老师通常都会早早离校选择无视会在校园里约会的学生情侣们,而有社团指导的老师也不会在办公室——根据平子真子十多年前对于高中的记忆,这个时候通常教师办公室的门也不会锁,老师们会很体贴地给学生们留出送巧克力的时间。

毕竟看到了脸冒蒸汽徘徊在办公室门外,最后被来开门的蓝染收了巧克力还摸了摸头后兴奋地像是一只快要爆炸的小鸟一样的雏森后,平子觉得按照常理,老师们也会体贴地留门给那些没法鼓起勇气亲手送巧克力的女孩子们的。

一边拉开教室办公室的门,手里拿着不知道是谁送给他的义理巧克力打掩护,平子真子走进了教师办公室,轻车熟路地找到蓝染的办公桌开始翻找起来。

各种数学书,平子对上面的公式一无所知;草稿纸,同样地只有数学演算,以防万一平子先拍下了这几张草稿纸,毕竟高中数学他能看懂,但是一个高中教师用着他看不懂的公式进行验算,不知道是蓝染老师出于一个数学系高材生的兴趣爱好还是高材生用这些作为暗号想要传达什么东西。能打开的三个抽屉里都是巧克力,下面是卷子和教案,放不下的多余的巧克力被扔在桌面的一个箱子中,看样子已经堆不下了,新送来的巧克力散乱地放在箱子旁边。桌子上唯一有价值的就是蓝染标记了行程的台历和一张照片。照片中他站在一个武家大宅前,左边是一个面色冰冷的黑发男人,右边是一个黑皮肤的男子,黑皮肤男子的旁边是一个眯着眼睛冲着镜头招手的银发男人,看起来比蓝染还高上一点点,照相时却故意弓着脊背,不知道是为什么。

他拿出手机迅速照下了那张照片,刚想要离开时却听到了门口传来了响动。他二话不说抛下巧克力,躲进了隔壁另外一个老师的办公桌下面。

“……那就多谢了,早点回家吧,路上要小心哦。”

蓝染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温柔,而对话的那个女生带着快乐的“是”也证明了蓝染的确是魅力不凡。平子屏住呼吸,听着蓝染的皮鞋声逐渐接近。

看到自己桌面上的巧克力,蓝染叹了口气,熟练地从自己刚拎回来的皮包中翻出一个大塑料袋。将抽屉和箱子中的所有甜品全部收进了袋子中。正准备将一个扔到了另外一个地方的巧克力捡起扔进去,准备带着一大袋巧克力下班的蓝染,却拿起那个巧克力,仔细端详着。

平子感觉自己有些紧张,但是被发现的话也没什么好说的,大不了假装“我的性取向就是蓝染老师”,然后趁对方愣神的机会时逃之夭夭,之后再做打算也不迟。

然而蓝染却先是拖着口袋,走到了门口将门反锁,然后走回自己的办公桌前,对着空无一人的办公室说:“出来吧,平子同学。”

这不可能,他就算是发现了有人躲在办公室中,为什么会想到就是自己呢?作为一个侦探的基本心理素质,让他放轻呼吸,同时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巧克力上还有温度,最重要的是包装上虽然没有任何笔迹,但是送你巧克力的女生是在将便条贴在你的巧克力上后写了便签,虽然你摘掉了字条,但是包装的锡纸上留下了你的名字。”

自己这么倒霉的吗?平子暗恨自己没有仔细挑选用来作伪装的巧克力。

蓝染踱步到了隔壁教师的办公桌旁边,那双一尘不染的黑色皮靴就在平子的眼前。自己现在就是个高中生,被发现了也没什么好说的。

然而就这么被发现,自己多年的从业经验不就成了笑话吗?平子坚决不打算出去。

“平子同学,据我所知,射场老师作为体育老师,临下班肯定不会像是其他老师一样,把椅子推进桌子下面。”

平子就这样绝望地看着自己前方的椅子被拉开,而蓝染甚至没有弯下腰,而是笃定地站在办公桌的前方。既然他没有弯下腰,自己就假装没有存在好了。正当平子真子自暴自弃地做着最后的抵抗时,蓝染微微弯腰,向他伸出了手。

“出来吧,平子同学。”

平子犹豫了好一会,最终还是伸出手,从桌底钻了出来,借着蓝染的力量站起身。虽说看起来年轻,但是人到中年还要反应敏捷蜷缩在桌子下面,平子扶着自酸痛的腰部,不可避免地感觉到了岁月的流逝。

然而蓝染却没有立刻放开他的手,无论他抽了几次,他始终牢牢握着平子的手。

“那么,平子同学,为什么来找我呢?”蓝染温柔地发问。

“那个……是给老师送巧克力啊,如你所见。”平子别过头去,不可避免地感觉到了自己风评被害在所难免,这段肯定要掐掉不能报告给自己的客户还有工作室的助手们。

“这样吗?但是用别人的巧克力转赠他人,似乎不太好吧?”蓝染浅笑着,“比起转赠的巧克力,我倒是很期待平子同学能送我亲手制作的巧克力呢。”

这话对学生说是不是不太好啊?平子内心警铃大作,再次用力想要抽出自己的手一边说:“老师我错了,那个,明天,不,我现在马上就去买巧克力做给您,您看怎么样——”

“不用那么麻烦,平子同学。”

看着蓝染温柔的浅笑渐渐变为无法令人琢磨的愉悦的微笑,平子一步一步倒退,最终被蓝染逼的坐在了蓝染自己的办公椅中。蓝染放开他的手,抬手摘下了自己的眼镜。

“我注意平子同学很久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一直不信任我这个老师,但是借此机会,我们正好可以谈一谈。”

平子发觉自己大意了,那副眼镜在摘下来之后,看着蓝染仍对焦准确的眼睛,他才意识到那是一副平光镜。这家伙自从上了小学三年级后就带着眼镜,还被他吐槽了“果然书呆子就是要早早戴上眼镜吗”,他完全忽略了蓝染的眼镜,没有对它进行调查。

摘下眼镜的蓝染,平时压抑的气场完全爆发,压迫着平子,原本被眼镜修饰的看起来圆润的眼角此刻犀利地上挑,俊美之中平添一丝侵略野性的感觉。

“哪有,我很仰慕蓝染老师的。”平子真子干巴巴地说,试图令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更加真诚。

“哦?是吗?”

蓝染继续带着压迫感,注视着自己的学生:“我更想知道为什么你不信任我?我觉得作为一个教师,我没有什么值得一个学生特别在意到四处打听我,还要观察我的地方吧?”

自己应该做的完美无缺才是,受到所有人的欢迎,然而这个转学生却从一开始就对自己抱着深深的不信任。那种不信任简直溢于言表,而他还不知道自己倒底哪里做错了,才让这孩子对自己如此在意。

“我……那个……不是的……”

平子只好祭出自己风评被害的借口:“那个,从见到您的第一眼起,我的性取向就是蓝染老师您了。”

瞬间,办公室陷入了一片难以言喻的沉默之中。

蓝染认真地注视了他许久,忽然起身。平子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正打算开溜时,却发现男人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那我可不可以把这句话,当作是学生在勾|引一个老师呢?”蓝染慢悠悠地问到。

勾|引?这家伙脑袋怎么长的?明明为人师表,装的不错,忽然来这么一句,平子自己也宕机了一秒钟。

“本来我还在想,这种事情做出来,未免有损职业道德。”

微微扯了一下领带,蓝染一把拉起平子的手腕,重新将他按在椅子中,发自心底的微笑浮现在他脸上,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既然是学生主动的话,我就没有什么可顾忌的了。”

门距离自己大概有四米远,中间还隔着桌子,而蓝染距离自己不到一米,正在动手解开自己的衬衫纽扣。


开车了!


但是蓝染说完,将最后的那一包巧克力扔进了自己的袋子中后,就拿着袋子走掉了。等平子回过神后,只有手里的纸抽和垃圾桶里的卫生纸团还有体内的阵阵空虚,证明了刚才发生的一切并非虚假。

 

荧幕上闪烁着几行字,被人敲了又改,改了又删。

咬紧牙关,平子真子不得不重新开了一个文档,恶狠狠地输入了一行大写加粗的黑体字:

“蓝染惣右介,一个朝男学生下手的变态禽兽教师!”

虽然直觉告诉他蓝染惣右介肯定不止是一个变态禽兽教师那么简单,但是此刻腰酸背痛,被羞耻和愤怒冲昏头脑的平子真子,完全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分析今天得到的情报。习惯性地打开手机,又习惯性地打开了未读邮件,看到发件人是蓝染惣右介时,平子意识到这邮件可能会进一步激怒他。

而慢慢加载出来的,自己狼狈不堪的照片,让平子真子不由得捏紧了自己的手机。

他一定要,彻底揭露,这个禽兽教师的丑恶嘴脸!

男人恶狠狠的磨牙的声音回荡在他空无一人的办公室中,平子真子皱紧眉头,紧盯着自己电脑屏幕中那个男人的照片。


=TBC=


*修士:就是硕士



想了一下把公共tag删了,我觉得公共tag放车不太好

上车请打卡支持一下作者靴靴~

评论 ( 5 )
热度 ( 68 )

© Black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