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well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light!
本站所有作品仅供同好之间交流,欢迎打赏,禁止转载
【未成年人请自觉回避本站限制級文章】
关注一周以上可添加评论

【超短】Nothing Can Be Explained(完)

镜子中那个站在门口,微笑着等自己转头的副队长,眨了眨眼睛。有时候平子真子觉得这件事太奇怪了,这样一个人怎么会有那种恶劣的内在呢?

然而即便没有斩魄刀,自己也无法相信这样一个完美的,时时带着和煦温柔的微笑,如同理想一般的人。他毫无缺点,这便成为了最大的破绽。真的会有人相信这样的他吗?逆着晨光而立的背影中,他垂下眼帘的刹那,长而细密的睫毛投下一闪即逝的灰色的影子;待他再抬眸时,那其中真挚的仰慕令人无从分辨真假。他转过头,试图证明镜子中的那个蓝染只是一个虚幻的影像。

“队长,时间差不多了。”见他回过头,青年便适时开口,低沉醇厚的嗓音随着爵士乐一起钻入耳中,无可挑剔地令人感觉到愉悦。

蓝染又眨了眨眼,像是在等待他的回答。

每一天都看着这样的光景,无数个清晨或是午后他带着些许皂角香味的衣袖,灰尘落在黑色死霸装的肩头,微微卷起的棕色发丝看起来柔软极了。提防着这样的人简直是罪过,他最应该被世界原谅,无论他做出什么事来;假使那时候他仍然带着这副无辜的表情,从不知情的人的角度看来,也应当被原谅的吧?


这才是蓝染惣右介最不可原谅的地方。

越是温柔完美,越是黑暗而可怖。一定要说蓝染什么地方符合平子预想的概念的话,他一定是与队花最为合适。

危险的,有毒的,收取别人清纯的爱。

他自己的心到底有没有被一并收走,平子真子对此的回答肯定是否认的。“每天都是这么无聊啊,惣右介”,不自觉的,就脱口而出了如细针一样抱怨的话语。

“工作本身并不是乐趣颇多的事情,但还是要做的吧?”青年还是微笑着,寻求他的意见似的陈述道。

平子穿上羽织,宽大的白色遮掩住了他瘦削的身形。

“你可是模范副队长喔,说这样的话不太好吧?”他吐槽到,“难道平时热心工作的样子都是假装出来的吗?”

他想看蓝染因此被逼迫到发窘的面色,但也期待着蓝染给他一个圆滑的,不着痕迹就能略过这个话题的巧妙回答。果不其然,青年叹息着说:“如果您能够热心工作的话,我就不用假装了。”

“真是过分,你这是在说我偷懒吗?”

“怎么会呢,队长?”

明知故问的话语,和明知故问的回答。在言语的间隙之间,他便有一次捕捉到了那浅灰色的影子微微颤动又消失的痕迹。

“走吧——啊啊,惣右介,你可真无聊。”

“让队长感觉到无聊了么?”


金色的长发从眼前飘过,眨眼之间白色的羽织已经飞扬在他的身前。

“走吧——啊啊,惣右介,你可真无聊。”

“让队长感觉到无聊了么?”

蓝染惣右介的笑容中,终于有了几分男人冀求却未曾得见的真实。

“那在下……非常抱歉。”


=END=


有时候写不出来故事,我就想写写这种纯片段描述了

欢迎大家点梗,如果合手的话我会写出来的,到时候整理在一起发出来~

评论
热度 ( 18 )

© Black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