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well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light!
本站所有作品仅供同好之间交流,欢迎打赏,禁止转载
【未成年人请自觉回避本站限制級文章】
关注一周以上可添加评论

【蓝平】[现代AU]空之镜(1)

·完全不负责任开坑,此坑待遇等同冬季爱情故事……

·社会人平x大学生蓝


柔软的床铺,温柔的亲吻,紊乱的气息,总是令他能够轻易丢失掉自己的思考能力。

平时的牙尖嘴利消失不见,敏锐的感觉此刻飘在皮肤上让他忍不住呻吟出声。

“惣右介……”

忍不住的呼唤让上方青年的唇角不禁弯起。

“前辈,这样就受不了了吗?”

“闭嘴……快点做就是,不要啰嗦!”

遮掩似的抬手挡住自己的眼睛,不想去看那人得意而满足的笑容。每次情事都是如此,尽管作为年长的一方不该有着这样生涩到令人觉得好笑的反应,但是对着这个青年的时候,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像是平常那样游刃有余。对于开始时深信这个人不会喜欢自己的平子真子来说,这本来就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尽管知道对方只是跟自己只有身体上的接触,也仅此而已,然而每次被他抱的时候,还是会有被这个人爱着的错觉。

“请看着我,平子先生。”

手被青年轻柔却强硬地从眼睛上方拿开,那张俊美的脸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他别开头,试图逃避这令他会产生错觉的目光,但是他失败了;他俯下身,与自己唇齿相接,而在惯例的挣扎过后,室内仅剩下了喘息和呻吟的声音。

 

平子从来没有带蓝染回去过自己的家中,而蓝染又不喜欢去宾馆一类的地方。所以每次情事结束,陷在蓝染的床中时,平子总是用一种自暴自弃的态度,将被子蒙在脑袋上。

“平子先生,这样对身体不好啊。”

“要你管。”

结果对方却掀开被子躺进来,也将头蒙在被子里。两个人的呼吸又一次变得炽热起来,在这个狭小而黑暗的空间里,平子摸索着凑过去,手指抚摸过蓝染的脸。触及到他的眼睛时,那颤动的睫毛扫过自己的指腹。这个人的睫毛怎么这样长啊,一边想着,平子的手却不愿意离开了。

他们相识只是因为一次偶然。也并不能说是偶然,只是平子去书店的时候,发现了正在柜台后面工作的蓝染。

明明长得并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一型,却有一种一见钟情的感觉。正好那名店员也抬起头,两个人目光相接时,平子刹那间强迫自己的视线转移到其他地方。

作为已经三十几岁的大叔系男子来讲,突然看上在书店打工的大学生,实在是令人尴尬。一个月来自己去书店的次数猛增,看书速度也越来越快。每次轮到那名收银员的时候,与他的交流始终停留在“需要包书皮吗”“需要,拜托了”这样简单的对话上。直到有一天,他翻开书时,看见了里面夹着一张字条,上面是蓝染的名字和电话号码。

由此,平子知道了蓝染的全名叫做蓝染惣右介,也确定了自己这样像是跟踪狂一样的举动被人注意到了。

连续两天,就连工作时也忍不住想着那名大学生,甚至企划都差点出了差错。当他及时追上莉莎,气喘吁吁地告诉她表单有错,是自己给错了仓库转运的单子后,后者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怎么啦真子,你可没出过这种错喔!是不是最近有什么心事啊!”

手机中早已编辑好的邮件刚刚发出,平子喘着气,眼中却有一种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的光芒。

“已经解决了,没有什么事。”

 

“平子先生,起来吃早餐了。”

“唔,这就起来,等一下……”

已经熨好的衣服挂在不远处的衣架上,疯狂的痕迹早已消失不见,只剩下腰部的酸痛和身上几处吻痕证明昨天他与蓝染发生过什么。与床上那个有些令他无所适从的蓝染不同,平时的蓝染是温和而顺从的,像是静谧燃烧着的温暖的火焰。镜片后的目光柔软安宁,又带着满足感。当他这样看着平子的时候,平子总是感觉自己无法拒绝这个人接下来说出的任何要求。

穿好衣服,拿起公文包打开房门,桌上是散发着香气的煎蛋和吐司,还有一杯咖啡。蓝染正在把蓝莓派端上桌面,见他皱起眉,便将声音放的轻柔起来:“您不喜欢吃这个吗?”

“大早上就吃这么甜啊……”平子玩着手中的叉子,眼睛盯着那散发着甜美香气的蓝莓派。

“那我要去做别的吗?我会尽量快一点——”

“不用了,反正是你做的东西,我一定会吃。”

平子扯了扯嘴角,像是要笑一样,但又失败了。他并不想告诉蓝染自己喜欢在早上吃一点甜食,他也不知道这是蓝染自己猜出来的,还是仅仅是一个巧合。

“今天学校有活动呢,是关于即将到来的学园祭的事情。”

“哦,这样啊。组织大型活动的话,注意细节就好。这样每年都会举办的活动,学校的前辈们肯定都有经验。要是惣右介有拿不准的地方,就去问一下。”

随口这样嘱咐着对方,平子一边怀念着自己的大学时光。那个时候自己也算是学生会的干部,不过在学园祭时通常都是负责想出些新点子,让前来参观的人印象深刻,从而增加生源的。若是说到组织表演啊,指挥其他学生工作什么的,通常都是喜助来帮忙。

想必蓝染应该跟自己的好朋友那时候做的工作都差不多吧?喝下咖啡,抬眼看着蓝染,却发现对方托着腮,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干嘛啊,那个眼神!”

“是想听平子先生说的再多一点的眼神。”

心突然漏跳一拍。

平子掩饰一般地放下马克杯,站起身拿着公文包,西服挂在胳膊上,俯身亲了下蓝染的额头。

“我走了。”

“路上小心。”

直到门关上,都无法回头去看那温柔的满含期待的脸。感觉到自己的皮肤正在慢慢烧起来的时候,他用手背贴住自己的嘴,看着电梯镜子中的自己。明明脸上没什么,金色短发下的耳根却早已烧的通红。

“我真是……我真是个没用的男人。”

这样喃喃地说着,嘴角却忍不住扬起。

早上起来看见蓝染的每一天,都会有这样的感觉。自己已经是个无药可救的男人了吧,平子一边不知所措的同时,一边唾弃着自己的容易满足。明明已经努力控制了见他的次数,结果却一天比一天更喜欢这个青年。

每一天的喜欢叠加起来,每一天都比昨天感觉到更苦涩也更幸福。

虽然从交往开始,就明白自己与这个青年并不合拍;然而每次见到他,一边享受着他的体贴,平子就一边绝望地想着,若是以后分开了该怎么办才好。如果到了某一天自己已经完全离不开他了,作为年长一方的脸面会丢尽不说——就算是想一下假如他忽然有一天对自己说“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所以我们分手吧”,都觉得是一件会令自己大受打击的事情。

那令人难以捉摸的态度,还有那虚伪的微笑,本该是平子最为讨厌的东西。

“我该用什么态度来对待你啊,惣右介。”

小声地叹着气,平子将公文包和西服丢在副驾驶位上。

只能希望以后分手的时候,自己能够稍微有些自制力……

 

本来还以为是跟自己年龄差不多的人,结果贸贸然地塞进了自己的联系方式时,蓝染惣右介难得地感觉到了一丝违和。

在那之后,对方连续两天都没有再光临自己所在的书店。蓝染一边心不在焉地给顾客包书皮,一边思考着自己的做法是否妥当。那个金发男人一直在注意着自己,自己的感觉肯定是不会有错的。虽然一开始对于那种像是跟踪狂一样的行为多少有些不耐烦,可是除了买书以外,对方居然什么额外的话都没有再说过。

到底是为什么没有再来呢?蓝染根本没有怀疑过自己的感觉,而是思考着对方究竟会怎样应对。直到第三天,手机上接到了一个陌生的邮件,上面也只是写着一个咖啡厅的名字和地址,还有见面的时间。如果只是一夜情的话,大可不必如此正式地约在这样一个时间和地点。那个咖啡厅蓝染是知道的,去了以后,便看见一身休闲装的男人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他在男人的对面坐下,而男人的表情一瞬间便变得有趣起来。他像是有些尴尬,但看起来心情的确是很不错的。

“我是蓝染惣右介。”

“我是平子真子。”

对面金发的男人甚至还掏出了名片推给他。这样坦然的态度,令蓝染大吃一惊。并不是因为他的态度,而是因为对方已经是一名社会人了。名片上的头衔也让他有些惊讶——居然是大公司销售部门的部长么?

他打量着对方,而这时像是有了一些自信一般,平子施施然地开口。

“贸然约你出来真是十分抱歉,蓝染君。”

“并没有……那个,我还以为平子先生是跟我差不多年纪的人呢。”

“是吗,我也只是长得稍微有些年轻啦,哈哈!”

一边从容地笑着,一边招来服务生。以一种成熟的姿态,他问蓝染:“要喝点什么吗,蓝染君?”

“拿铁就可以,谢谢。”

与书店里那短短的几次观察与接触不同,场面迅速地被平子控制住节奏。一边笑着,平子一边问蓝染:“是在上大学吧?是第几年呢?”

“第二年……”

“啊,真是年轻!”

这样感叹着,平子咂咂嘴,忍不住说了一句:“年轻真好啊……”

那一定就是属于社会人的从容与自信吧?

作为学生的自己,可能要学习的还有很多。只是当看到这个男人如此淡定的一面时,就无论如何都想破坏他这淡然自若的表情。

“平子先生,要和我交往吗?”

话语直截了当地问了出来,对面的男人的动作一瞬间僵住。

咖啡被服务生端上来,推到蓝染的面前。而平子正在目不转睛地看着蓝染,半晌才讪讪道:“蓝染君,那个,不用这样……我们才第一次见面呢。这种话不要随便说出来比较好喔。”

“如果我是说我对您一见钟情的话,您会相信我吗?”

世间哪有那么多一见钟情,他从平子的眼中明明白白读到了这句话。

“从第一次在书店看到您时,我就没办法忘掉您。”

像是说着事实一样,蓝染流畅地说着,一边观察着平子表情的变化:“虽然并不知道您已经是社会人了,但您每次读的书都非常有趣,而且您在认真挑选书籍时的表情——”

没有由来地,他停下话语。

因为平子眼中刚才的震惊也好笑意也好,已经因为自己的话消失的一干二净。他垂下眼看着咖啡杯中棕色的液体,一时间,蓝染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可以啊,那就交往好了。”

蓝染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倒不如说,一开始平子那样的举动,不正是对自己有所企图的吗?为什么听见自己这样说,他却会变得很不高兴呢?

这是一次并不愉快的约会,然而从那一天开始,蓝染就与平子交往了。

连拥抱这个男人的时候,蓝染都觉得这个人并不喜欢自己。到底是哪里除了差错,明明一开始的时候他就是那种态度啊。无论做到何种程度,总觉得这个男人对于自己的态度特别的敷衍。

“唉。”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

“怎么啦,蓝染会长?”

“没什么,银,只是稍微有些困扰而已。”

不去管自己的副会长,也没有理会他那兴致勃勃想要继续询问下去的态度,蓝染颇有些头痛地看着面前的学园祭的计划表。

每年至少要向其他人展示一些新东西才好,这种事情根本就没办法去咨询前辈,只能靠自己的能力来达到目的。

“蓝染会长还是考虑一下我说的,让男生们穿上女仆装开女仆咖啡的话——”

“那样其他人会觉得我们学校是变态聚集地的,银。”

“那么穿上偶像服装,临时建一个校园偶像组合吧?距离学园祭还有一个月,怎么说也——”

“驳回。”

“好无情啊,蓝染会长!”

被恋爱困扰到自己的蓝染,心底不由得升起一个疑问。

那么,自己是因为什么才和那个男人交往的呢?是的,他对那个男人并不是很喜欢,至少绝不是普通情侣那样的感觉。

既没有想要跟对方天天形影不离,也没有到每天不抱他就不行的程度。没有简讯,没有通话,只是偶尔的见面而已。那个男人,就像是逃避着自己一样,对着自己也从来都不说工作上的事情。无论是成功还是困扰,都一点没有说过。

究竟这算是交往吗,这样的关系持续下去有什么意义吗?

“要呢?”

“东仙前辈?好像是在上课吧,一会就应该来了。”

思绪回到学校活动的准备工作上,然而对于自己那比自己年长许多的恋人的疑虑,依然在心底挥之不去。


=TBC=

评论 ( 6 )
热度 ( 31 )

© Blackwell | Powered by LOFTER